正文 第852章852莽夫,本王只会打打杀杀!

    第852章 852莽夫,本王只会打打杀杀

    王爷看纪云开气呼呼的样子,不由得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什么年少轻狂不轻狂的,王爷很清楚,纪云开会回答那些书生的问题,除了看在他们年少不懂事外,更重要的原是她饿了,想要快点打发他们,好进城吃东西。

    不想,这些书生不懂事不说,还极不讲道理,生生耽误了她进城的时间。

    知道纪云开想早点进城,王爷干脆的下令:“把人都捆了,丢给衙门,让他们依律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亲卫听到命令,半点也不惊讶。

    当初,王爷要燕北的商人接受王府统一管理,也有人煽动普通百姓拦住王爷的马,要王爷任由商人自由进入燕北,这样他们才能买到便宜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爷当时一句话都没有与他们说,直接叫人亲卫把闹事的人拖走,关牢里,按律法处置。

    当时王爷此举,引起了极大的民愤,后期闹事的人更多了。

    他们总想着法不责众,王爷不能拿什么怎么样,结果王爷完全不妥协,有人闹事就抓起来,依律法处置。

    大牢关不下了?建!建一座新的大牢,有多少犯人都往里面丢,并且规定犯人在坐牢期间吃的、用的都要有银子买,没有银子就去修路、修河道,不然就饿着……

    当时,燕北大牢人满为患,百姓个个惶恐不安,当然他们这些当兵的担心。担心燕北的百姓反了,结果屁事没有,在王爷的铁血镇压下,那些人乖的跟什么似的,从牢里出来后再也不敢闹事。

    从那后,燕北的治安不知道多好,街头的地痞无赖都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后,燕北的百姓发现,自从商人由王府统一管理后,他们买到的东西更便宜了,也更好了,再也没有无良商贩以次充好,更没有商人敢胡乱抬高价了。

    燕北的百姓,真正切切的感受到了,新上任的这位燕北王是个有能力,有魄力的人,也是一个为百姓着想的人。

    闹事的百姓羞愧不已,有些良心不安的,还会悄悄地王府门口,放上一篮子鸡蛋,或者一篮子青菜道歉。那段时间,他们天天都有吃不完的鸡蛋,简直不能更幸福。

    将闹事的人捆起来这种事,亲兵做过不知多少活,熟练的不能再熟练。别说就这么十几个读书人,就是再多十倍,他们也不怕。

    不等挡住马车的几个学子反应过来,亲兵就上前将他们的裤腰带一抽,双手背到身后,麻利地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双手被绑住了,这群学子才反应过来,一个个慌张的大喊,却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裤腰带被抽走了,动作一大,裤子就得掉下来了,着实有辱斯文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聚众闹事,冲撞一品亲王是什么罪?你们读了这么多书,不懂吗?”这群读书人简直是读书了,看看他们王妃,到了燕北王府后,看的第一本书就是天启律法,第二本书就是天武律法,第三本书则是北辰律法,第四本书是南疆律法。

    套他们王妃的话,这叫做知法才能不犯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聚众闹事,我们只是问燕北王妃几个问题,我们也没有冲撞亲王。”十几个学子被抽了裤腰带,被亲卫按倒在地上,早已斯文扫地,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见燕北王府的亲兵,一个个杀伐果断,气势惊人,纷纷后退数步,根本不敢笑,就怕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虽有读书人摇头表示不认同,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,为这些济州的学子说话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明显就是在犯蠢,他们要跟着犯蠢,那就是真蠢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忘了告诉你,我们家王爷在马车上,你们这些人冲撞了我们家王爷。”亲卫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?”侧倒在地上的学子惊吓的大叫一声,随即又愤怒地大吼:“我们并不知燕北王在,我们并无冲撞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与无意,去跟京都府尹说,相信府尹大人会给你们一个公平的判决。”亲卫才懒得搭理这些人,把人都绑了,就一个个拎起来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纷纷后退,给这群如狼的亲卫空出位置。

    这群人身上的裤子,没了腰带的束缚,亲卫一拎起他们,他们的裤子就掉了下来,穿在里面的裤子纷纷露了出来,有的甚至……露出半个屁股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普通百姓一个没有忍住,轰堂大笑。其余读书人则是别过脸,口中大念:“斯文扫地,斯文扫地。”

    “莽夫,你们这群莽夫……你们怎么敢!”被绑的学子羞愤欲死,脸红的能滴血,无脸看人,只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,他们以后还有何脸面,在京城立足,与同窗交往。

    打人不打脸,燕北王实在是……太过了。

    “毕竟是读书人,还请几位大哥能手下留情。”有人看不过去,上前为济州的学子求情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亲兵一个冷眼扫过去:“读书人怎么了?读书人是人,没读书的人就不是人吗?他们犯了法,就该依律法办。天子犯罪都要与庶民同罪,难不成你们这群读书人犯了法,就要与旁人区别开来?”

    有一个懂律法并善用律法的王妃,燕北王府的亲兵也不弱,至少知道怎么拿道理堵死人。

    “学生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你看他们这个样子……这来来往往还有女眷,不能让他们污了王妃的眼。”站出来说话的学子,也不敢与亲兵乱来,只好声劝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,给他们留一份脸面,把他们的裤子穿好。”万一王妃出来看到这一幕,王爷肯定会宰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多谢各位。”那学子也是一个知趣的,并没有再做进一步的要求,当即就退回人群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莽夫,不要碰我……你们肆意羞辱学子,我要告你。燕北王又如何,我就不相信这天下没有王法,没有人治得了燕北王。”被绑的学子见亲卫退让,喊的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亲卫掏了掏耳朵,没有搭理他们,转身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围观的学子和百姓见燕北王府的亲兵,也不是不讲理,而且也没有动他们,稍稍松了口气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