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1章851道歉,年少轻狂不是理由!

    第851章 851道歉,年少轻狂不是理由

    济州学子们虽不满纪云开的第二个答案,但在全场学子群嘲下还是败退了,没有再继续追问。不过,看他们的样子,应该是不服气的。

    暖冬才不管这些,待众人安静下来,又道:“我家王妃回答你们第三个问题:万事万物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淫者见淫,贱者见贱……我尊重所有不同的声音,但坚持自己的想法,坚持自己的原则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淫者见淫,贱者见贱,燕北王妃高才。”围观的学子拍手叫好,把济州几个学子羞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们总觉得,燕北王妃那句“淫者见淫,贱者见贱”是在说他们,偏他们不能去问,不然就是对号入座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的想法是什么?原则是什么?”济州的学子压下心中的羞愤,只当听不懂燕北王妃话中的暗示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暖冬没有给他们面子:“这是第四个和第五个问题了,你们的三个问题,我们家王妃已经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王妃再回答这两个问题。”济州学子当即作揖行礼,端得是客气无比。

    暖冬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,坦然自若地受了他们一礼:“你们是不是太高看自己,又太看不起我们王妃了?我们王妃是什么身份?肯停下来回答你们三个问题,是我们王妃对读书人的尊重,你们这是把我们王妃对你们的尊重当好欺吗?”

    “学生没有……”济州学子连忙解释,暖冬却冷傲地打断了他们的话:“你们别急着否认,你们现在的举动是什么?我们家王妃不是你们的夫子,也不是你们的长辈,没有为你们解惑答疑的义务。你们围在这里,不仅挡了我们王妃的车驾,还严重影响了百姓进出城,妨碍京城的秩序。身为读书人,你们自私自利只顾自己,完全不替别人考虑,这就是你们的夫子,你们的长辈对你们的教导吗?如果是的话,那很抱歉……我们家王妃没有必要,尊重你们这种自私自利、自以为是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妨碍他们的意思,这……只是意外。”济州的学子想要辩解,看了一眼里三层、外三层看热闹的人,顿时无话无说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们的本意,但事情却是因为他们而起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就请各位散开……还想要问我们家王妃什么,按规矩去燕北王投帖子。”暖冬俏立立的站在马车上,被这么多人打量,却丝毫不见怯场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马车内,虽没有看到现场情况,但光听就能明白了节奏一直掌控在暖冬手里,济州那群学子完全由暖冬带着走。

    “暖冬很不错。”纪云开难得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用的顺手就好。”燕北王府这些侍女,原不是为了纪云开培养的,现在看纪云开用的顺手,王爷也就歇了再给纪云开培养一批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往燕北王府投帖子,王妃能看到我们的帖子吗?”济州的学子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暖冬没有正面回答,只道:“各位身份够了,我们家王妃自然能看到。”她们家王妃是人不是神仙,要是什么人的帖子都看,这一辈子就只要看帖子就好了,别的什么也不要做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普通学子。”济州几位学子一脸通红,隐有羞愤与难堪。

    “原来各位也知,凭你们的身份没有资格与我们家王妃对话。”暖冬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燕北王妃让你一个奴才给我们回话,是在羞辱我们吗?”济州的学子眼睛都红了,他们原先没有想明白,现在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对大部分自认自己满腹才华的人来说,最恨别人看不起他,这群济州学子显然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如果说,原先来找纪云开的麻烦,还是幕后之人诱人之利,现在就是他们心有不甘了。

    “人贵有自知之名,我知道自己是奴才,所以我认清自己的身份,做自己该做的事了。”暖冬没有否认,“今日我们王妃站出来与你们面对面交谈,改日你们的师长来,由谁来跟他们交谈?莫不是众位认为,你们与你们的师长身份地位相当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看不起我等直说便是,说这些废话做什。”一群清高自傲的学子,当下不干了,一个个义愤填膺瞪着马车,好似要将马车瞪穿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王妃没有看不起你们的意思,只是就事论事,还请各位冷静。”暖冬不认为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这世间的人,一出身就了三六九等,这些人敢对他们王妃呛,敢对王爷呛吗?敢对皇上呛吗?

    想来,这些人……定不知道王爷就在马车内,不然这群人绝不敢。

    这几个学子敢当众拦王妃的马车,不过是看王妃刚从寺庙回来,心怀仁心,不会跟他们计较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就事论事,不过是强词夺理。这城门口又不是谁的城门口,燕北王妃走的,我们走不的?燕北王妃站的,我们站不的?燕北王妃羞辱我们在先,现在又要驱赶我们,我们偏不走,我就不信燕北王妃能奈我们何?”济州几位学子被暖冬打了脸,见看热闹的人纷纷笑话他们,更想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读书人呢,一点道理也不讲。”暖冬气极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讲道理,只要燕北王妃下车跟我们道歉,我们立刻离开。”济州学子强硬的提出自己的要求,暖冬被他们气笑了……

    马车内,王爷听到外面的声音,看了纪云开一眼:“你的退让,没有换来他们的感激,反倒让他们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王爷一开始就劝纪云开不必搭理他们,这些人是什么身份?他萧九安的王妃又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随便什么一个人挡在马车前,就想他的王妃回答他们的问题,简直是好笑。

    “人不轻狂往年少,不过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,何必与他们计较,我本来也就没有期待他们讲道理。”事情变成现在这样,不是纪云开想要的,但她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她纪云开问心无愧,午夜梦回,她不会因为后悔、懊恼而惊醒,或彻夜难眠。

    “不计较,就这么跟他们耗着?”这可不是纪云开的脾气。

    “年少轻狂犯错可以理解,但这并不是他们逃脱处罚的理由,剩下的就交给王爷吧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”不要跟饿了女人讲道理,她现在没有那个心情。

    她记得聚众闹事,冲撞亲王是要坐牢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