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0章850看法,从上往下看!

    第850章 850看法,从上往下看

    “纪施主有伤在身,不必介怀。”慧言方丈比纪云开想象中的还要好说话,笑起来慈眉和善,真诚无比,让人打从心底喜欢。

    纪云开顿时就松了口气,也不像之前那么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纪施主至诚至孝,佛祖定会听到施主所求,这个平安符是老纳亲自开过光的,施主不要嫌弃。”慧言方丈双手捧着平安符递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纪云开恭敬的接过,道了一声谢。

    慧言方丈笑眯眯地看着纪云开,又说了一句:“纪施主,你心中所求必会灵验。”

    “方丈的意思是?”纪云开震惊地看着对方,心里隐隐有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慧言方丈轻轻点头,笑得高深莫测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方丈,方丈大恩我没齿难忘,待我下山便立刻给佛祖重塑金像。”没有人知道她心中所求,与口中所求不同,慧言方丈却知道,可见他是有本事的。

    反正,纪云开选择相信她。

    “施主不必如此,一切皆是缘法,你与那位施主都是有缘人。”慧言方丈留下一句高深莫测,只有纪云开懂的话,便双手合十离去了。

    慧言方丈一走,纪云开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,转身抱住王爷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:“王爷,我真得太开心了,这一次我跪的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哪怕知道原主已经死了,但占据原主的身体,取代原主而活,纪云开心里多少有些内疚,现在,她终于不用再内疚。

    她纪云开不欠谁的。

    “别闹,佛门重地,端重第一。”王爷左右看了看,一张脸黑黑的,但泛红的耳尖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身后的侍卫、侍女一个个低头闷笑,肩膀不停地抖动,却没有一个人敢笑出声……

    王爷尴尬不知所措的样子,实在是太好笑了,他们还以为王爷一直都是稳重大方的呢,原来还有这么一面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一声,松开王爷,双手合十,念念有词:“佛祖原谅,佛祖原谅,我只是一时间高兴,忘乎所以,没有冒犯您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王爷无奈的摇了摇头,再次抱起纪云开,带着护卫下山……

    王爷一行人比预计的时间,晚了半个时辰出发,也就错过了饭点,午时三刻一行人还在城外,纪云开早上就喝了一碗粥,这会着实有些饿了,偏偏马车一点吃的也没有。

    王爷心疼纪云开,让车夫再快一点,不想眼见着就要进城了,却在城门口被数十人拦了下来:“马车里坐的可是燕北王妃?”

    “是我家王妃,你们是何人?为何拦在马车前。”暖冬看对方做学子打扮,语气还算和善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济州的学子,想问王妃三个问题,不知可否?”开口的学子态度很好,暖冬见状也不敢直接拒绝,而是让几人稍等片刻请示了纪云开,才道:“你们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:王妃明知生父病重不去侍疾而是去寺庙,王妃认为自己这算是孝顺吗?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:王妃对那篇斥责王妃不孝的文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问题:王妃对现在天启最热的孝道之争,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济州的学子一个个看着和气,问题却很犀利,他们三个问题一出,立刻引来了不少学子和路人的围观。

    “果然,来者不善。”马车内,纪云开听到三个问题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叫你闹这么大。”王爷抬了抬手,本想在纪云开的脑袋上敲一记,看到她额头上包的绷带,又生生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闹大,以后麻烦不断,我真的不想再应付纪、云二家。”纪家的事其实很好解决,纪大人病重,要她上门去看,她只要登了纪府的门就行,见没见到纪大人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但她就是不忿纪大人一再用孝道压她,逼她做不愿意做的事。

    为父为仁,为母不慈,纪大人和纪夫人凭什么一再拿孝道压她?

    她纪云开绝不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“这三个问题,你怎么答?”这三个问题不难答,但即要出采又要让人挑不出错来,却很难。

    “很好答呀,暖冬,你听着……”纪云开自是不会出去亲自回答,全权由暖冬转答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暖冬恭敬地弯腰聆听,飞快的默记纪云开的话,转身面对济州学子,不复在马车前的谦卑,背挺的笔直,傲骨铮铮。

    “我家王妃回答你们第一个问题:父亲病重之时,我九死一生从药门回来,大病一场还未痊愈,不敢拖着病体去见父亲,怕让父亲担心,更怕父亲重情加重。在家养病亦不安心,只好去庙里为父亲祈福,是孝还是不孝我亦不知,我只知我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暖冬说完,略顿了一下,又道:“我家王妃回答你们第二个问题:文章不都是从上至下,从右至左的看吗?难道你们还有别的看法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人群中,发出一阵轰笑声,有几个看着出身不错的学子,更是毫不客气调侃道:“好一个从上至下,从右至左……王妃说得太对了。几位济州来的……你们平时看文章是怎么一个看法?说来给我们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之词,燕北王妃这是不敢回答我们的问题吗?”济州几个学子顿时羞的脸通红,但却倨傲的不肯妥协。

    不需要纪云开开口,就有人站出来为她说话:“我说你们真是好笑……纪家都说了,那篇文章不是纪大人写的,你们还问燕北王妃干什么?有人冒用纪大人的名义写文骂王妃,还要燕北王妃道谢不成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燕北王妃那不叫狡辩,那叫机智。我曾听说,燕北王妃在至道学宫,用三个问题把在场的大儒全部问倒了,原先还以为是夸大其辞,现在我相信是真的了。能给出这么精妙的答案,燕北王妃是有大智慧的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跳出问题本身,偷换概念,但又紧扣问题,给出的答案不是提问之人想要的,却叫人挑不出错来,这不是有大智慧是什么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