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82章182我痛,但我就是不说!

    第182章 182我痛,但我就是不说

    就在萧九安抬脚欲离去时,屋内传来一声低低的闷哼,听声音赫然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脚步一顿,萧九安迟疑片刻,还是抬脚走近,只是屋内一片漆黑,即使走近也看不清什么,只是痛闷声更加明显罢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疑惑,正欲推门而入,就见屋内突然亮起烛光,萧九安闪身避在角落,透过烛光看到右手捂着脸,强忍痛楚的纪云开,正用左手笨拙的打开药箱,想要找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受伤了?为什么没有听暗卫说过?

    萧九安眉头紧皱,而就在此时,纪云开从药箱里拿出了一瓶药,松开右手去拧药瓶,露出了她烙着黑斑却并不丑隔的右脸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烛光的原因还是什么,纪云开脸上的黑斑越发的透亮了,前几天看着还像是最上等的墨汁乌黑透亮,今晚看着却像是乌黑的宝石,神秘通亮,烙在脸上不仅不丑,反倒添了一分姿色。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却无心去欣赏,此刻,他已经可以肯定纪云开脸上的毒素越发的严重了,严重到需要靠药物才能压下。

    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?

    为什么纪云开不说?

    这个女人,先前为了能去天医谷治疗,不惜以身试毒,为什么现在毒素越来越严重了,她却不说呢?

    莫不是在等他发现,好让他愧疚?

    纪云开凭什么认为,他就一定能发现?

    今晚来此全是意外,要是他今晚不出现呢?纪云开准备瞒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等着监视她的人发现吗?

    可这点异常,监视她的人就算发现了,也不会上报,因为他不愿意听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女人的凭仗是什么?

    莫不是这个女人不怕死?

    这一点萧九安是半点不信的,这个女人坚韧不拔,为了活下来什么苦都能吃,怎么可能认命的等死。

    萧九安想不明白,也懒得去想,见纪云开倒了杯水将药送服,然后又带着痛楚入睡,萧九安转身离去……

    再次回到书房,萧九安没有坐下,而是站在书桌前,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,半晌后才招来暗卫,寻问道:“纪云开的脸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暗卫一脸茫然,显然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纪云开脸上的毒素加重,你们不知道吗?”萧九安明显不满,不由得提高了音量。

    暗卫吓了一跳,“咚”的一声跪下:“属下不知,请王爷责罚。”王爷是不是问错问题了?他们没事盯着王妃的脸看干吗?

    显然萧九安也想到了这个问题,换了个方式寻问:“她这是第几次半夜起来?”

    “以前偶尔会起,最近时常有之,听抱琴说王妃晚上容易口渴,所以会经常起夜。”毕竟男女有别,暗卫不可能离得纪云开太近,只能在院外守着,晚上也只能看到纪云开起身喝水的身影,至于痛闷声?

    如果只是轻轻一声,他们又没有千里耳,也没有王爷那等本事,哪能听到……

    真要什么都能听到,那他们就不是暗卫了。

    “时常吗?”萧九安又敲了一下桌面,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闷:“这般严重,为什么从来不说?”

    明明是那么怕死的一个人,为什么就是不说?为什么不来求他呢?

    难道求他,比死更难吗?

    暗卫一头雾水,虽知道此事与王妃有关,但却完全不明白萧九安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萧九安摆了摆手,并没有为难暗卫,只是一个人在书房站了许久。

    暗卫守了大半夜,心里越发的不安了……

    王妃到底做了?让王爷这般难决断?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,可从来都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,天大的事也是抬抬手就决定了,这得发生多大的事,才会让王爷想这么久?

    暗卫很想去查,可事关纪云开,没有萧九安的命令,暗卫又不敢轻易乱动,他们隐约发现王爷对王妃不一般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纪云开连院子里的花草都没有管,一大早就跑去药房找诸葛小大夫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一向早起,最近为了研究南疆的药草,更是睡得少,见到纪云开这么早过来,诸葛小大夫一脸诧异,但看到纪云开的脸,诸葛小大夫立刻就明白了:“王妃,你脸上的毒又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百分百肯定的语气,旁人不会注意纪云开脸上的细微变化,他却是每天都盯着,就怕王妃出事……

    “嗯。昨晚痛得厉害,我在想要不要试着用金针放毒,你上次不是见了凤祁是怎么做的吗?”这段时间脸上的毒素时常发作,每每都痛得她整晚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不行的。”诸葛小大夫连忙摇头:“我做不到。”王妃脸上的毒最近经常发作,频率越来越高,王妃不止一次提过,要让他动手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试过了,在自己身上试了,同样的针法他使出来,连凤祁公子十分之一的效果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行也得行,再这么痛下去,我就算不毒发而死,也会活生生的痛死。”纪云开的脸色很难看,险然不是假话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一阵纠结,想了想还是问道:“王妃,你为什么不告诉王爷呢?”他不是不想帮王妃医治,是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有什么用?他会让我去天医谷?还是会帮我寻凤祁来?我上次为燕北军试毒都不见他心软,你当他现在会心软吗?”她承认她上次是有小心思的,是在算计萧九安,希望萧九安知道她脸上的毒不能再等,让她去天医谷医治,或者把凤祁找来为她医治,可结果如何?

    萧九安只看到了她在算计,却看不到她脸上的毒有多么严重!

    萧九安就是一个暴君,一个唯我独尊的独裁者,他根本不把她的命放在眼里,根本把她当回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心里莫名的心塞,隐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委屈,可却只是一瞬间,纪云开就将那股即将涌出的委屈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在乎她的生死,她就是委屈死也没用,她就是哭到死也没有,她不能因为萧九安救了她两回,就把萧九安当作依靠,从始至终她纪云开能依靠的就只有她自己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