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48章848黑锅,夫妻大抵是如此!

    第848章 848黑锅,夫妻大抵是如此

    看到纪云开突然发脾气,有那一刹那王爷是懵的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,他不知道的事发生了吗?

    随后,心里又有那么一点高兴。

    纪云开终于不对他客客气气的了?

    他觉得他有点犯贱了,可就是这样,他还是小心翼翼地,看着背对他的纪云开,不敢乱来:“云开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有事。我现在不高兴,我很不高兴!”纪云开绷着一口气,气急败坏地说道,气势特别足。

    这时,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这会心有多虚。她极少无理取闹,但今天这事她要不无理取闹,肯定会被王爷笑话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高兴?”王爷仔细回想了,发现他没有勉强云开什么,也没有做什么惹云开不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我在装睡,为什么不点明?看我像傻子一样在你面前装睡,你是不是觉得我那样特别傻,特别蠢?”本来只是装腔作势,越说纪云开越生气了。

    你想想,你自以为聪明地骗过了对方,正得意之际,却发现对方早就心知肚名明,像看傻子一样看你不说,还将计就计,换你你生气不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王爷想了想,发现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没有错,为什么从纪云开口中说出来,他有一种他犯了大错的感觉?

    “好吧,本王错了。”无法解释,王爷果断认错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知道错就好了。”纪云开面上仍旧是一副气垫汹汹的样子,实则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爷认错就好了,认错了,这事……那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为什么,她还是觉得心虚?

    纪云开越想越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,最后只能拍拍脑袋,认为自己这是磕头磕傻了。

    “那啥……你坐了一天,要不要上来睡一会?”莫名其妙的逮着王爷闹了一通,纪云开这会是真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爷迫不急等的应道。

    只要纪云开不生气,别说叫他上床睡,就是叫他跪下,他估计也会跪。

    王爷脱一外衣,上床,拥着纪云开躺在坚硬狭窄的硬木床上,没有一丝嫌弃,纪云开睡了一下午,本没有多少睡意,却不想窝在王爷怀里,居然慢慢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睡前,她还在想她无缘无故的发火又心虚的事,不由得唇角上扬。

    她想,大抵夫妻就是像他们刚刚那样。会为一些奇怪的,在旁人看来完全不值得生气的事争吵,也会莫名的和好。

    要是以后一直如此,她应该不会在意被王爷算计一生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两人一前一后醒来。王爷不着痕迹,揉了揉被纪云开压得发麻的胳膊,在纪云开发现前,又自然的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醒了?头可痛?膝盖可痛?”王爷看着睡眼惺松的纪云开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向是冷静的、理智的,除了刚睡醒那会,极少能看到她发呆、茫然的样子。是以,他很喜欢看纪云开刚醒的样子,只可惜这种机会不多。

    大多数情况下,他起来时纪云开都没有醒,等他练功回来,纪云开已经准备吃早膳了。

    “不痛。”纪云开呆呆地摇了摇脑袋,打了个哈欠,不多时就慢慢清醒了。

    王爷暗道了一声可惜,却先她一步下床,穿戴整齐后,对纪云开道:“别乱动,本王让人来服侍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她腿和膝盖都伤着了,这个时候确实不好下床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外面的暖冬,看到王爷出来了,便捧着温水进来,服侍纪云开梳洗,顺便把她打听到的消息,一一报给纪云开听:“王妃,昨天的事到下午就传开了,现在满京城的人都在热议此事,有王爷的人暗中推波助澜,大多数人都站在你这边,指责纪大人为父不慈,对您没有丝毫父女之情,只有压榨。”

    “纪家那边看情况不对,立刻站出来否认先前那篇讨伐的文章出自纪大人之手,说有人暗中陷害纪家,挑拨纪大人与您的父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本来没有什么,但纪家那群人不知怎么一回事,居然话里话外都暗示旁人,说这一切是王妃你一手主导的,就是为了陷害纪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有王妃你为纪大人祈福,又在佛祖面前发现宏愿在先,大多数人都不相信纪家。”那么孝顺的女儿,怎么可能隐害自己的父亲,这话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,纪家那群傻子。

    不对,应该是说云家那群傻子,云大少以为掌控了纪夫人,就能随便左右纪家的事吗?

    云大少等着,纪家全族都在京城,他们可不会吃这个哑口亏,云家想躲在后面,做梦。

    暖冬在心中暗骂了云大少一句,继续道:“纪家这次怕是惨了,我还听说……澜贵妃本来也打算来皇家寺庙为纪大人祈福的,有王妃三跪九叩在前,她恐怕不会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纪家的族长还没有动作?”纪云开将手上的帕子递给暖冬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云大少代表纪夫人,给纪氏族长奉上了厚礼,纪氏的族长便装聋作哑,现在还没有动作。”不过暖冬相信,纪氏族人去找纪家麻烦,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“嗯,让人把我这些年,在纪家的真实情况散播出去,顺便把我的嫁妆单子也晒出去。”富可敌国的外祖家?天价嫁妆?

    哼,她今天就要把纪、云二家的遮羞布撕开,让满京城的人看看,纪、云二家是怎么对她这个前“准皇后”,现在的燕北王妃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原主生母的身份暴出去,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她,她肯定把事情全部暴出去,然后趁机与纪、云二家脱离关系。

    反正,她从来没有指望过纪、云二家,这两家只要不坑她,她就阿弥陀佛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了。”暖冬脆生生的应了一声,见纪云开梳洗完了,便端着脏水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爷就端着纪云开的早膳来了。

    稀饭一碗。

    纪云开伸手接过准备吃,王爷却躲开了:“本王喂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伤的是膝盖和头,不是手。”这么大人了,纪云开真不习惯像个巨婴一样,被人喂食,但是……

    觉得这个对话,特别符合本章的情况。

    云开:睡觉!

    王爷:好。

    云开:别动手动脚,我叫你睡觉,又不是叫你睡我,我又不叫“觉”。

    王爷:嗯。

    云开:还动!

    王爷:本王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云开:什么意思?

    王爷:你就是本王的床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