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47章847女人,就是不讲道理!

    第847章 847女人,就是不讲道理

    燕北是天启最大的走私之地,也是北辰和南疆普通百姓赖以生存之地,没有燕北的大量走私,可以说天启这几年不会这么平稳,南疆和北辰的百姓,也不会过得这么滋润。

    王爷掌控了燕北,就等于一手扼住了天启商人命脉,一手掐住北辰、南疆的要害。

    前两年,南疆和北辰还想出兵攻打燕北,与王爷抢这个半公开走私地的控制权,在被燕北军打退,又被王爷减少走私的配额后,南疆和北辰只得老老实实的维持表面的和平。

    前不久,北辰的大皇子北辰天阙出兵攻打燕北,最后败北,他输的不仅仅是战事上胜负,还有暗中看不到的较量。

    今年,燕北对北辰出售的粮食、食盐、皮毛、棉布一类的生活必须品大量减少不说,价格还比以往高出一成。而商人手中因此多出来的货品,王爷也没有让商人损失,直接卖给了南疆。

    为此,南疆人民欢心鼓舞,甚至大胆嘲笑北辰得不偿失,幸亏他们当时没有出兵,不然今年不会这么丰盛。

    相比南疆人民的得意,北辰人民就不那么好过了。要不是刘渊从黑石山弄来大批可以燃烧的石头,能取暖还能在室内种植粮食,北辰今年怕是要死很多了。

    资源命脉被人掐住,可以想象南疆和北辰为何那么忌惮王爷。也能理解,皇上为什么要跟王爷死扛,哪怕知道王爷不会造反,也不肯放过王爷,非要抢夺燕北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对南疆、北辰和天启的皇帝来说,燕北是一块大肥肉,他们谁都想要掌控燕北。偏偏王爷手中有三十万燕北军,将燕北守得滴水不漏,那些人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这些纪云开原先都不知道,但现在她知道了,王爷全告诉她了。

    至此,纪云开也终于明白,王爷为啥那么狂妄了,那么拽,旁人也只能忍着,让着了。也明白,南瑾昭虽然握着巨毒的资源,却不敢对王爷硬来了,更明白王爷为什么敢嚣张的跑到北辰去了。

    王爷一手握武器,一手握资源,简直比皇上还要牛三分,谁敢得罪他?

    这牛逼的人生,纪云开除了崇拜外,什么也不想说,甚至她一度怀疑,她才是土生土长的那一个,王爷才是穿越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她先前还觉得,她跟端王世子弄出来的琉璃坊挺不错的,和王爷的手笔一比,简直分分钟秒成渣。

    难怪王爷一直没有太把琉璃坊放在心上,和走私的生意一比,琉璃坊虽然赚钱,但也没有必要让王爷付出太多的精力。

    先前听王爷说起这事,纪云开就没有法冷静,睡了一觉起来,她还是没有办法冷静怎么办?

    “难不成要一直睡下去?”纪云开躺在床上没有动,脑子却在飞速运转。

    王爷太强大了,她现在有点无法面对王爷怎么办?

    总感觉,王爷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掌控在手中,她就是王爷手中的一个木偶,自以为聪明,实则全都在王爷的算计中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自己好可怜了,怎么就嫁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?”厉害到,她连心思都藏不住,甚至本能的、下意识的反应,她自己都不知道的,王爷都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,还有比枕边人太犀利,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,更可怕的事吗?

    “这辈子,估计要被王爷吃得死死的。”她似乎可以预料到,她永远逃不出王爷掌心的“悲惨”下场。

    纪云开还在那胡思乱想,就听到王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既然醒了,就起来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惊了一跳,猛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爷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那一眼……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纪云开心虚的缩了缩脖子,不太敢看王爷。

    她可以肯定,王爷肯定知道她装睡的事。她可不会认为,王爷闲得无聊,找个树洞吐露心中的秘密,那些话王爷是故意说给她听的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王爷在床边坐下,舀起一勺粥,吹凉后便递到纪云开嘴边。

    动作有些笨拙,满满的一勺完全超出纪云开能吞下的极限,而且喂的动作也稍稍用力了一点,差点磕到纪云开的牙齿。

    不过,扣除种种不标准之处,其他的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张嘴吃了一口,顿时嘴巴鼓鼓的,幸亏是稀饭,这要是米饭,能把人噎死。

    艰难的将嘴里的稀饭吞下,纪云开正想开口试探一下王爷,又一口满满的稀饭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奈,只得先吃再说……

    一口接一口,王爷根本没有给纪云开说话的机会,纪云开只能先吃再说,等到她吃完,准备说话,王爷又递来一碗柠檬水:“来,漱口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顿时脸黑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不应该先漱口,再吃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本王忘了。”漱口水就在一旁,但他真的不记得了,就记得给纪云开喂吃的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:……

    默默地漱完口,纪云开已没有开口的勇气,只能跟王爷大眼睁小眼,顺便继续琢磨,要怎么开口才比较自然?

    王爷将空碗放在一拍,擦了擦手,看纪云开一直看着她,一副想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,不由得伸手揉了揉他的头:“天黑了,今天没有办法回去,明天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回家的事……”纪云开很无力,偏偏她又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承认自己装睡,偷听王爷说秘密,似乎不是什么光荣的事,实在不符合她以前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事?你装睡的事?”王爷先纪云开一步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顿时脸红了,就在王爷以为纪云开会不好意思的时候,纪云开突然暴起,叉腰指着王爷道:“哦……原来你都知道,你故意看我笑话?看我自以为聪明的在你面前装睡,是不是觉得好玩?觉得我很蠢?萧九安,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次换王爷傻眼了,明明是他占理的事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“哼……萧九安,这一次就算了,本王妃不跟你计较,再有下一次,你就等着睡书房吧!”纪云开并霹雳叭啦的说了一通后,就扭过头不理会萧九安,一副我很生气,我现在不想理你的傲娇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