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81章181风云,我心安处是家园!

    第181章 181风云,我心安处是家园

    天武公主早早就给天启皇帝递了国书,说她要来天启一事。天启皇帝虽不情愿,可这几年天启与天武关系颇佳,他根本不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,皇上虽然答应了,却没有对外公布天武公主要来一事,准备打萧九安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倒追萧九安一事并不是什么秘密,萧九安一成亲,天武公主就要来天启,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而正因为此,皇上虽不情愿也没有找理由拒绝,他虽然担心萧九安与天武联合起来,可更想借天武公主之手,把萧九安按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最终走向会是如何,皇上也决定不了,他只能是赌一把,赌萧九安的骄傲,赌他不会像天武公主低头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天武公主差不多就要到京城了,皇上这才在早朝上宣布了这一个消息,毫无疑问,众朝臣都惊了一跳,纷纷猜测天武公主此举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天武公主疯狂爱慕萧九安的事,但是……

    如果天武公主只是普通的公主,他们绝不会多想,可别忘了天武公主是天武的继承人,没有意外的话,她就是下任的天武皇帝,这么一个人来天启,真得只是单纯的萧九安而来吗?

    别说文武大臣,就是萧九安他自己也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不蠢,相反她十分聪明,就算再怎么爱慕他,也不可能为了他冒险跑来天启,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成婚了,天武公主这个时候跑来,他也不可能娶她。

    只是,天武公主到底为何来,他也不知道,天武的事他并不关注,他对天武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,天武公主既然到了他的地盘上,他自然要让人盯着,免得给他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王爷,天武公主约了北辰天阙,明天在南山寺见面。”暗卫第一时间消息递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谁传来的消息?”天武公主与北辰天阙私下见面,如果他们想,他不一定能查到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他虽然对自己的人有信心,可也从不小觑对手,北辰天阙与天武公主都不是普通人,哪怕是在天启,人手也不会少,要隐瞒消息和行踪并不难。

    “是天武公主那里传来的消息,应该是天武公主有意透露的。”暗卫虽然觉得有点憋屈,可事实就是事实,他无力改变。

    “她想干什么?”告诉他北辰天阙要来,让他提前安排人去杀北辰天阙吗?

    暗卫沉默,没有接话,他知道王爷并不是在问他。

    “先让人盯着南山寺,不需要离得太近。”他暂时不想惊动北辰天阙,他不认为凭北辰天阙的能耐,会不知道有人监视,会不知道有埋伏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想杀北辰天阙,他这人一向喜欢把危险扼杀在萌芽中,虽然他视北辰天阙为对手,但却没有想过等对手成长,给自己养个对手,好逼迫自己成长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不需要任何人逼迫,他自己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暗卫听到不用去伏杀北辰天阙,也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并没有那个能力,可以把北辰天阙拿下,北辰天阙的武功不在王爷之下,想要抓住他或者杀了他,不是用阴谋鬼计就能成功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,那么多人想要他们王爷死,可至今为止,唯一成功给他们家王爷下毒的也只有十庆郡主,而这还是因为十庆郡主是王爷的妹妹,要不有这层关系,她连靠近王爷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萧九安抬了抬手,示意暗卫退下,可抬到一半突然顿住了,问道:“纪云开最近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自从那天不怎么愉快的换药事件后,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纪云开,当然也没有收到与她有关的消息。

    之后就是换药,萧九安也是宁可自己来,也不让人把纪云开找来。

    虽说,他想借纪云开来锻炼自己的自制力,但却不想在自制为零的情况下,让纪云开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至少,要等他习惯纪云开的存在,不会动不动就因纪云开起反应,才会让纪云开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王妃让人重新买了一批花草,还有种子。每天除了侍弄院中的花草外,就是去药房,至于在药房做什么,属下不得而知。”药房是诸葛小大夫的地盘,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,暗卫虽好奇却不敢破戒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敢养花?”纪云开还真是越挫越勇,养一批死一批,她居然还继续养着,就不怕又死一批吗?

    暗卫默,没有言语……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萧九安也没有想过,要从暗卫口中得到答案,抬手就把人打发了。

    暗卫走后,萧九安在书房内静坐了片刻,习惯性的伸手去摩挲扳指,却发现他的扳指没了。

    手一顿,萧九安怔了一下,缓缓站了起来,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门口的侍卫见状,立刻跟上,却被萧九安制止了,侍卫身形一顿,退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萧九安走出落院,站在门口,略有片刻的迟疑,最终还是选择朝纪云开的落院走去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纪云开这次又买了一些什么花草,而这回这些花草又能活几天?

    和萧九安的院子不一样,纪云开的院子在她惊心布置下,完全没有燕北王府的冷硬和空旷。不大的院子摆满了花草,错落有致,只看着就让人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闭上眼,轻轻吸一口气,紧绷的神经都放松了下来,莫名的让人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由自主的抬步走了进来,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花草香,萧九安冷硬的面容柔和了几许。

    不知纪云开到底有什么魔力,她养的花草和她的人,总是能让他莫名的心安。

    是的,心安,自从他五岁那年进入训练营,每时每刻都面对生死,他就再也不曾心安过,哪怕是睡着也无法放松。

    心安?

    他多久不曾心安了?

    要不是纪云开出现,他恐怕都要忘了心安到底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站在花草丛中,萧九安面色平和,可眼中的情绪却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种心安的感觉,可理智却一再提醒他:萧九安,你不能沉浸在喜欢中,你忘了吗?你不能有喜欢的东西,你不能沉迷……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随手折断一枝花,萧九安转身欲走,可就在他转身的刹那,屋内传来一声痛闷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