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41章841孝道,不陷父于不义!

    第841章 841孝道,不陷父于不义

    纪澜很好忽悠,纪夫人随便寻了个理由,就把此圆了过去,让她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但云大少就没有那么好打发了。

    商人重利轻情,云大少手上握着纪夫人的把柄,纪夫人除了乖乖听话外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纪大人是典型的士大夫,主张男主外女主内,纪家治家还算严谨,整个宅子的权利都掌握在纪夫人手上,纪夫人想要做一点什么,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纪大人的书房,以前是纪家的禁地,除了打扫的下人和纪大人外,任何人都不许踏入,就连纪夫人都不行。

    但现在,纪大人病倒在床上,纪夫人要进来,谁敢拦?

    纪夫人独自走进书房,不仅将纪大人的私印取了出来,还将他亲自制的梅花笺取了出来。除了这些,她还将纪大人平日随手所写的文稿带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纪夫人通通给了云大少,丝毫不去想,拿到纪大人私印的云大少,某种程度就可以代表纪家,云大少要坑纪家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也许纪夫人想到了,但她不敢深想,只希望云大少拿这些东西,只为了打压纪云开,而不是对付纪家。

    次日,公告栏再次出现两篇文章,一篇是自我调侃,外带嘲讽凤祁自作聪明的诗。笔迹与纪大人一致,没有落私印,但用的纸张却是纪家独有的梅花笺。

    这番举动,无声告诉读书人,这首诗是纪大人的手笔,也是在力证昨天那篇文章,乃是出自纪大人的手笔,凤祁不过是自作聪明的愚人罢了。

    另一篇则是关于“孝道”的深思,落笔是凤祁。

    凤祁先是引经据典,写出圣人对孝的诠释。

    孝,仁之本。儿女孝顺父母天经地义,然而孔圣人也有言“小棒则受,大棒则走,不陷父于不义”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孔圣人也知孝顺是要有理智的,而不是什么都盲从……

    凤祁开篇点题后,又举了大量的实例,来论证小棒则受,大棒则走是对的,同时也列举了古今众人皆熟知的人,因为孝顺而毁国毁家的例子。

    末了,凤祁同样没有下决论,而是留下两句让人深思的话。

    孝顺父母是一味的听从,不管对错,任由父母打死也不避,还是要如孔圣人所言,大棒则走?

    在国与家面前,在忠君与孝顺父母之间,是选择卫国、忠君,还是保小家,顺从父母之言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初时,还有人对凤祁的文章不屑一顾,认为凤祁是煽动人不孝,但当凤祁将最后两个问题抛出来,却引得不少人深思,甚至有一个佝偻着背的粗汉,在听到读书人的讨论后,当街哭了出来,哭的凄惨无比,哭的就像是被父母抛弃的孩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这人一哭,立刻就来路人的关注,众人纷纷寻问。

    那粗汉却是只哭不说,越哭越惨,周身好似被无名的悲伤笼罩,散发着绝望的死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可怜人,被父母逼的家破人亡,还在为父母做牛做马。”有认识粗汉的人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回事?”这话,充份调动了众人的好奇心,有人开口寻问。

    熟知粗汉的人也不隐瞒,将自己所知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叫万壮,就是我们村子里的,他爹娘生了两子一女。他是老大,底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,弟弟据说是读书的料,他爹娘咬牙送他弟弟去读书。我们那村子还算富裕,如果全家一起拼博,咬咬牙供个读书人也不是不行,偏偏这万壮家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万壮的爹娘说,他妹妹以后是要嫁入官家的,不能做事晒太阳,得娇养,他们当父母的以后是要做老太爷、老夫人的,也不能干粗活,免得以后丢了他弟弟的脸。于是家里所有的活计,都落到了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万壮也是个孝顺的,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,打从十岁起,就担起了养家的重任,一个人起早贪黑的,从来没有一刻闲。不仅供养了父母、妹妹,还供着弟弟读书,甚至还因为勤劳,得了邻村姑娘的看重,成了家。”

    “成了家后,万壮继续养着父母和弟弟、妹妹,万壮媳妇也是勤快的,家里越过越好了。后来还生了四个孩子,一家子虽然辛苦,但总算是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,万壮那弟弟根本不是什么读书的料,屡考不弟不说还不思悔改,成天吃喝玩乐根本不看书,没钱花了就问万壮要。前几年,万壮实在没有银子给,万壮爹娘就逼的万壮把大儿子给卖了,卖的银子给弟弟用。”

    “万壮媳妇当时怀了身子,悲伤之下孩子也掉了,从此落下了病根,躺在床上动不得,家里的重担又再次落在万壮身上。万壮没日没夜的干活,他家那几个孩子也一样,两岁的孩子都要跟着下地,还成天吃不饱。万壮的爹娘、弟弟和妹妹,成天不是鸡蛋就是肉,说是以后要当贵人的,得好好养着。”

    “万壮不是没有想过反抗,但万壮爹娘一个不孝的帽子压下来,就逼的万壮不敢吭声。有一次,万壮妹妹看上了一条裙子,他爹娘问万壮要银子,万壮拿不出来,他爹娘就把万壮的二女儿给卖了。万壮死死地护着,万壮爹娘直接就说,要是万壮不同意,他就是族里告万壮不孝,让族老打死万壮这个不孝子。”

    那人看了万壮一眼,抹了抹眼泪,“你们知道的,要是父母告儿女不孝,族里是有权打死儿女的。万壮他还有两个小儿子要养,还有病重的妻子,哪里能死?”

    “万壮的二女儿被卖了,得来的银子换成了一条裙子,穿在他妹妹身上。之后,万壮的两个小儿子也被卖了,得了银子不是换成了他弟弟的衣服,就是换成了他父母吃的肉。到最后,万壮的妻子更是活活被那些人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万壮想要告官,可从来就没有子告父的。到现在,那家人还拿孝道威胁万壮,万壮为了孝道,还得养着那家人,任由那家人吸血。你们看看……他才三十不到,看着就像是五十岁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壮应该是听到你们的话后悔了,如果他早知道这个道理,不对父母愚孝,他的妻子就不会死,他的儿女就不会被卖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在此之前我也不觉得万壮父母做的错。儿女孝顺父母理所当然,但你们也说的对,孝顺也得讲情况,像万壮这样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