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40章840把柄,没有退路!

    第840章 840把柄,没有退路

    一众学子,拿着凤祁的文章,对比纪大人先前所出的文集,一一对应,发现问题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虽有人出声辩解,但到后面辩解的声音越来越弱,甚至理由越来越迁强。

    先前,他们还觉得必是纪大人亲笔手稿的文章,在凤祁一一剖析下,漏洞百出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肯定,凤祁公子的分析没有错漏,昨日那篇讨伐燕北王妃的手稿,绝不是出自纪大人之手,是有人趁纪大人病重,借机陷害燕北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肯定……我有纪大人的字帖。昨天那篇文稿看似是纪大人的手笔,却只有形而无声。纪大人的字,不是普通人能模仿的。”

    “通篇看下来,凤祁公子说的确实有道理,我越看越觉得昨天那篇文章,与纪大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都说凤祁公子是完美公子,他说的话怎么会错,我们都相信凤祁公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名声带来的好处,权威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篇分析的文章,要不是冠上凤祁的名字,信的人会极少,而一冠上凤祁的名字,至少普通大众都会相信。

    这几天,城中最热的话题,就是纪云开不孝,和纪大人写文斥责纪云开一事。天启百姓,对此事关注度极高,凤祁的文章一出,很快就扩散开来了,待到官差来将告示栏上的文章撕下来,城中的百姓都在议论此事。

    当然,权贵世家也在议论此事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们是没有把这种事当回事的,纪家已是秋后的蚂蚱,蹦哒不了几天,纪家咬上燕北王妃,也只是让纪家死的更快。

    却不想,纪家一蹦哒,燕北王府还未出现,凤祁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凤祁到底是什么意思?单纯的为了帮燕北王妃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都没有出手,他出什么手,就不怕旁人说他吗?”

    “老了,老了,年轻人的事,越发的看不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与纪家的事,他们怎么看也与凤祁搭不上关系,他们实在不能理解凤祁为何会在燕北王府没有表态前,就贸然的发文力挺纪云开?

    “好在,他没有发表自己的观点,只是分析了昨天的那篇文。不然,他就要背负骂名了。”

    有不看好凤祁的,自然也有看好他的:“凤祁果然与旁人不同,难怪能在这么短时间内,就在凤家,在京城站稳脚步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有这一子,可保百年家业。”

    纪家的人一直关注外面的情况,凤祁的文章一发出来,纪家的下人就抄了一份送回府上。

    纪澜颇懂文墨,看到凤祁一条条的找错,顿时脸都白了,将手上的文书甩给纪夫人:“娘,表哥找的是什么人?写得什么狗屁文章?居然连爹的习惯都没有摸清,就贸然将文章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纪夫人也识得几个字,接过一看,顿时蹙眉:“这,这没有那么严重吧?这些……哪能成为证据,上面可有老爷的落印,哪是凭凤祁几句话,就能否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印鉴可以做假,文章、风骨却不能做假。我们此次,怕是要弄巧成拙了。”纪澜急得在屋内来回打转,“我们必须想办法挽回此局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父亲出面,不然……这事怕是无法挽回。”纪夫人紧紧地捏着手中的文稿,手指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娘娘,夫人……表少爷来了。”下人的禀报声在门外响起,纪夫人脸色一松,忙道:“快请。”

    母女二人赶至花厅时,云大少已经到了,看到两人出来,云大少快步上前:“娘娘,姑姑,出事了,凤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了,表哥可以办法反击?”纪澜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不承认,再写一篇,批凤祁可笑,以己度人。”开弓没有回头箭,现在他们能做的,就是死撑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,会让人以为我们在心虚。”纪澜摇头否定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云大少欲言又止,纪澜心急如焚,忙问:“其实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最好的办法,是请姑父出面,只要姑父一句话,不管凤祁说什么,燕北王妃都翻不了身。”云大少说完,一脸殷切地看向纪夫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纪夫人不给云大少劝说的机会,就拒绝了,“老爷的性格我很清楚,他不答应的事,谁说都无用。这个时候,我们抽身还来得极,只要不让人知晓那篇文章是我们发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嫁入纪家多年,虽然还知道自己是云家女,可骨子里总习惯了为纪家考虑。

    此刻,纪夫人第一想法就是把纪家摘干净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凤祁公子出手了,你以为凤家会查不出来?”云大少早就猜到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女人,不管家里对她多好,一旦嫁人后就会借着夫家,他娘就是一个极好的利子。为了云家,连亲兄妹都能算计,还有什么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“有云开在的一天,凤祁公子不会对纪家怎么样。”这一点纪夫人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那云家呢?”云大少脸上的表情倏地一收,双眼如同刀子一样看着纪夫人。

    纪夫人狼狈地别开眼:“只要纪家无事,就没有人敢动云家。”

    云大少嘲讽一笑:“姑姑,出嫁太久了,你是不是忘了,你是怎么嫁入纪家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做什么?”纪夫人一个机灵,戒备地看着纪大少,眼中隐有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的贴身丫鬟,还有奶娘都在。对了……当初帮你的那个稳婆也在。”纪夫人为嫁入世家,连私奔这种事都做了出来,又怎么可能不做旁的。

    纪夫人在嫁入纪家前,不仅破了身,还流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威胁我!”纪夫人的脸刷的一处就白了,指着云大少,手指不断地颤抖。

    云大少风度翩翩地摇头:“姑姑言重了,不过是提醒姑姑,谁地得你的家人罢了。”当年留下这些把柄是对的,没有这些,他的好姑姑一出事,肯定会把云家推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?”纪澜听着两人你来我往的对话,心中隐有不安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