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39章839孝,愚孝害死人!

    第839章 839孝,愚孝害死人

    “王妃做事自有分寸,怕什么,到时候收不了场的,肯定不是我们。”王爷没好气的瞪了萧少戎一眼。

    他最近不太爱听旁人说纪云开不好,哪怕是萧少戎说的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出手吗?那篇文章凤祁看了,说虽然行文刻意在学纪大人,但绝不是纪大人的手笔,他可以提出证据。”对纪云开的事,凤祁比任何人都关注。

    先前,街头流传纪云开不孝的事,他就知道了,只是不好贸然出手罢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不是纪大人的手笔?纪大人的心思,还真叫人难猜。”纪大人不喜纪云开,这事只要稍微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,但关键时刻纪大人又会帮纪云开,至少不会把纪云开往死里踩。

    纪大人,还真是矛盾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出手吗?”萧少戎一点也不在意纪大人做了什么,他只知道他们再不反击,就失了先机。

    “凤祁闲的无聊,那就出手吧。”王爷不以为意的说道,半点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已经安排好了,事情也按纪云开预想的展开,他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   “行,我去和凤祁商量。”有了王爷这话,萧少戎就不再等了,出了燕北王府的大门,就朝凤府走去。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一回来,凤祁和萧少戎自然也顺势入面了,至于他们怎么从别庄出来的,那就不是什么人都能过问的,总之他们出来了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萧少戎找到凤祁,不等他开口,凤祁就将写好的文章给他:“你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写好了?”萧少戎虽从军但也跟先生学了十几年四书五经,才华比不上凤祁,但比一般人强。

    快速地扫了一眼凤祁写的文章,萧少戎忍不住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凤祁一上来,并没有为纪云开做任何辩解,而是单纯的拿纪大人的文章说事。

    凤祁先是赞了一通,之后又将纪大人先前的文章提出来,指出纪大人行文的习惯,落笔的习惯,甚至用字的习惯。

    这些小习惯怕是纪大人自己都不知晓,但凤祁却一一找出来了。

    找出这些行文习惯后,凤祁紧接着就来分析那篇被贴在告示栏上的文章。凤祁也不下定为论,只逐字反驳,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甚至行文到最后,他也没有提出那篇文章不是纪大人写的,他把分析结果摆在那里,是非对错任由看的人评价。

    “明日先贴此文,后日则贴此文。”凤祁待萧少戎看完,又拿出一篇文章给他。

    “写了这么多。”萧少戎知道有人天才才思敏捷,可敏捷成凤祁这样,实在少有。

    要说不嫉妒,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提前写好的。”凤祁神色淡淡,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少戎也没有问,展开文章扫了一遍,没有说话,细细读了一遍,还是没有说话,反复看了三遍,这才一脸严肃的看着凤祁:“你确定要把它发出去吗?你可知……此文一出,你会成为天下学子唾骂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为了帮纪云开,不惜牺牲自己好不容易塑造出来的名声,值得吗?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发吧。”凤祁长长地睫毛耷拉下去,掩去眼中繁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么做,王妃的事也能解决,你应该知道王妃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。”和凤祁共事过一段时日,萧少戎很清楚凤祁有多么优秀,他真的不希望凤祁因此事而断送名声。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为了小师妹,也是为了我自己。凤家的情况,你应该很明白……除非我弑父,不然他还会再蹦哒。”一个孝字,压死了多少人?

    他不想再愚孝下去,至少不想因为一个孝字,不得不对那个男人退让。

    想到凤祁那个不讲理的父亲,萧少戎轻轻地叹了口气:“我明白了……你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,我会想办法多寻一些大儒站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世间因一个“孝”字,被父母磨磋的人不止凤祁一个,也不止纪云开一个,他相信有凤祁这篇讨论该如何“孝顺”父母的文章问世,一定会有人站出来,为那些不讲道的愚孝发声,为那些被“孝”字压死的可怜人发声。

    “趁着城内外有不少学子聚集,将此事爆出来也好。”云开这个时机选得真正好,要不是他知道云开是顺势而为,他都要怀疑云开早有算计。

    “放心,交给我吧。”萧少戎拿着手稿,郑重地应下。

    此事事关重大,他不会乱来……

    次日,纪大人那篇讨伐纪云开不孝的文章的热度还没有退下,告示栏就出现一篇分析那篇文章,是不是纪大人所写的文稿。

    初时,看完文稿的学子,还在说这是一篇哗众聚宠的文,可看到文章末尾的落款是凤祁,顿时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时代,都有权威的存在。凤祁先前名声不显,但在至道学宫与天下学子论道三日后,在登上风云录并得到十方世界完美公子的评价后,凤祁这个完美公子不说天下皆知,读书人却都听过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完美公子凤祁所写,再无人小视,一个个仔细地阅读此文。

    知晓告示栏上的文章不会存在太久,还有人立刻拿纸笔抄写下来了,并买来纪大人先前出的文集,坐在一旁与同窗好友,一同讨论凤祁指出来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如此……你看,你看纪大人习惯写完汝字后点上一点,先前那篇文章上并没有这个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也许不是纪大人亲手所写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有纪大人的印章,纪大人的字我们不认得,他的印章我们还不认得吗?且昨天那篇稿子我看过了,笔法与纪大人十分相似,要不是凤祁公子提出,我们都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纪大人病人,多少有些力不从心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里……纪大人的文章华丽,喜用叠字,且每字句未尾必有韵脚,这些文章都有,独独昨天那篇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许是纪大人情绪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……凤祁公子说,纪大人的文章,从不用云字,甚至写云朵也会用别的代替,可昨天那篇文章却有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的名字就有云字,这避无可避。”

    “纪大人习惯在文章末尾,赋一首小词,昨天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情之所至,情绪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凤祁公子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