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38章838闹事,花开就回来了!

    第838章 838闹事,花开就回来了

    次日,一封言辞犀利,措词强烈的文书,贴在官府的布告栏里。

    官府的布告栏是用来发布官府的通报,其他人严禁在上面张贴任何东西,今天却有一封落笔为纪文先的文稿,被贴在上面。

    布告栏有新的东西,自然会引起路人围观。有几个识字的人,就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起先,他们并不知纪文先是何人,但看完文稿上的内容,他们立刻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纪大人的文稿,果然……是好文章。”有学子看到通篇引经据典的文章,忍不住叫好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,生女不孝,不如养猪。”

    “古有王祥卧冰为继母求鲤,今日怎么亲生女儿却无视重病的生父,这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家丑不可外扬,纪大人将这些写出来,怕是对那个女儿绝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……拿笔来,我要将其抄下来。”有人单纯的觉得这篇文章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上面写的是什么?不是官府的告示?”有不识字的人,听到学子拍手叫绝,时不时摇头又点头的评论,不由得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纪大人写得斥责不孝女的文章。”有识字的人,叫文章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普通百姓对那些谴词讲究的骈文不懂,但一听到是纪大人斥责不孝女,他们立时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是说燕北王妃吧?”围观的普通百姓一听,就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说燕北王妃。纪大人病重这么多天,就是普通人都登门拜访了,燕北王妃却至今不见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纪大人的二女儿,更是自请出宫,为父亲侍疾。”

    “纪大人的独子也从书院出来,宁可不读书,也要为父亲侍疾。”

    “咦?是这样吗?我怎么听说是燕北王妃讨的旨,请贵妃娘娘为纪大人侍疾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纪大人的独子不是被夫子从书院赶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什么……燕北王妃是什么人,怎么能求得宫妃出宫,是澜贵妃自请出宫,皇上念其至孝,才准许她出宫的。”

    “纪大人的独子师承名儒,怎么可能会被人从书院赶出来,这绝对是误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相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普通百姓比学子更容易煽动,且站在大众的心理,他们宁可那有钱有势的人,各种品行不端,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出身名门,嫁入高门的女子,是个十全十美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燕北王妃不是什么好的……要真好,皇上怎么不立她为后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燕北王肯定不知她的真面目,才会为她一掷千金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有势的人家,教出来的闺女就是这样,还不如我们平头老百姓人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这种人家,教不出什么好女儿。这不,一朝得势就张狂,简直是丢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,都有嫉妒心里,只是藏得深与不深,只是有没有将这只名为嫉妒的野兽放出来。

    在心人的煽动下,众人虽不敢完全将那只名为嫉妒的野兽放出来,但也会盲目的随众,取让自己更畅快的那段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公告栏前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后面的人挤不进来,也会问问身边的人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而前方听到消息的人,就会用自己的言语,将自己心中认定的那个“事实”说出来……

    流言就是这么来的,一个传一个,越传越离谱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探子混在人群,听着普通百姓越来越尖锐、武断的评论,悄悄地退出人群。

    不久后,便有官差跑过来,将告示栏上的文书撕了下来,并且凶恶地道:“这是什么人贴的?告示栏不许乱贴文章,你们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知道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官差一来,围观的人群就散开了,但落款为纪大人的那篇文章,却悄然流传开了,甚至传到城外那群读书人手里。

    城外的读书人,都是为药门的事而来的,药门的事一日不解决,他们就一日不离开,每天都在城外示威静坐。

    文章传到他们手里,顿时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药门一事,这些学子对纪云开和王爷的印象不错,突然看到纪大人斥责纪云开的文章,一个个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有人不愿意相信,自然也有偏激的坚信不移:“有什么不可能,这可是纪大人亲自写的。纪大人是什么人?他是燕北王妃的父亲,当父亲的还会诬赖女儿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都被人利用了,药门也许就是燕北王演的一出好戏,就是为了骗我们给皇上施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……查了一个药门,燕北王居然罔顾圣意带兵入城,他要不是别有用心,我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任何一个团体,人一旦多了起来,就不可能完全一致,总有不同的声音出现。

    这群静坐的读书人当中也有,不过他们虽有不同的声音,但目的却是相同的,是以他们先前还能维持表面的和平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行了,纪大人讨伐纪云开的文书一出,就有人开始怀疑纪云开的人品,怀疑燕北王的人品……

    这些事,一个处理不好,王爷先前树立起来的威信与形象,就会崩然倒塌。

    萧少戎收到消息,顾不得诸事缠身,直接杀到王府,去找王爷:“王爷,事情越闹越大了,不仅城中的百姓在议论王妃,就是城外那些读书人也在闹事,他们怀疑我们别有用心,城外静坐的学子已经越来越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闹,不必管。”王爷的目光,落在桌上那盆精致的绿植上。

    云开说,待到这盆花开花,她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他看着,这花快要死了,什么时候能开花?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到底要做什么?她闹这么大,到时候咱们怎么收场?”萧少戎被王爷敷衍的态度气坏了。

    王爷最近简直象是着了魔,凡是与王妃有关的事,全然都是这么放纵的态度,完全没有先前的严谨与冷漠,让他一度怀疑王爷被人调包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