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35章835替身,出宫侍疾!

    第835章 835替身,出宫侍疾

    皇上他……

    皇上的双眼粘在她的脸上,睛睛都看直了,眼中满满都是痴迷。

    这是看到失神?还是一见钟情?

    不,她和皇上见过无数次了,她摘下面具后,皇上也见过她,虽有惊艳,虽有震惊,但从无深情与迷恋,更不会像现在这般,看她看到痴迷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皇上看她的眼神是痴迷,是深情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道皇上这是中了什么邪,但她并不喜欢皇上看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这张脸长得很好,但从来没有想过,要用这张脸迷惑谁,尤其是皇上!

    “皇上!”纪云开不快,这两个字不仅喊得声音极大,语气还极冲。

    皇上却没有半分不快,猛地回神后,视线仍旧粘在纪云开身上,不敢置信地寻问:“你,你是纪云开?”

    这和他印象中的纪云开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最初,纪云开是畏缩的,后来丑得无法见人,再后来脸治好了,美的艳丽夺目,让人失神。

    他曾也看纪云开看到失神,但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震惊。

    此刻,站在他面前,面容苍白,神情冷傲的纪云开,和他梦中冰清玉洁的仙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纪云开,让他心动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是纪云开,还能是谁?”纪云开面色冷峻,看皇上的眼神透着不屑。

    这和平时的纪云开有些不一样,这份不一样,却叫皇上迷恋。

    “你,怎么不一样了?”他印象中的纪云开不是这样的,就算生气,也是充满了生机,不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,什么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病重,性命垂危,皇上要我怎么样?”她被纪家气狠了,她没有发飙就已经很不错了,还想叫她像平时那样笑出来,做梦!

    “纪,纪大人还好吗?”面对这样的纪云开,皇上说不出什么滋味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他不舍得让这样的纪云开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纪家的人来报,我父亲生命垂危,想要见他的女儿最后一面。”纪云开讨厌皇上看她的眼神,语气不由得更冲了。

    要放在以往,皇上必然会生气,但此刻皇上像是中了邪一样,不仅没有生气,反倒一脸担忧:“纪大人病得这么严重了?”

    纪大人先前在大殿上,不是装病吗?

    难不成,纪大人真的病了?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高冷的应了一声,无意与皇上过多纠缠,直接了当地开口:“父亲最疼澜妹妹,我进宫是想向皇上求个情,准许澜妹妹出宫照顾父亲,直到父亲痊愈!”

    纪大人倒了,纪家垮了一半。纪馨消失不见,纪家现在唯一的指望,就是在宫里的澜贵妃。

    现在,她就要把纪澜弄出宫,且让纪澜轻易没有回宫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有些不合理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就没有嫁出去的女儿,回家天天为父亲侍疾的,更不用提送入宫的女儿。

    纪云开已经做好了,跟皇上扯皮的准备,却不想皇上想也没想,就应了:“朕这就让人送纪澜出宫。”

    皇上这是傻了吗?

    纪云开皱眉,但看到皇上一双眼还粘在她身上,便什么话也不想说了,双手作揖,行了个礼:“多谢陛下成全,臣妇告退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不等皇上开口,纪云开转身就走,暖冬匆忙起身,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不料,主仆二人刚踏出一步,皇上就喊道:“等一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还有事?”纪云开顿下脚步,转身看向皇上,语气是满满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皇上看着纪云开,神情有些恍惚,像是在看她,又像是透过她,在看别人……

    合着,皇上是把她当成谁的替身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冷笑,加重语气道:“皇上,臣妇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转身往外走,这一次皇上没有叫住她,只是看着她的背影,喃喃自语:“像,太像了……怎么会这么像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宫门,确定左右无人,纪云开低声对身侧的暖冬道:“回头让人查一查,皇上这几年接触过什么女子。记住,私下查,不要惊动王爷,今天的事也不必说给王爷听。”

    不然,就依王爷那个心眼,指不定就要闹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暖冬一直跟在纪云开身旁,虽然盯着头看不到皇上的表情,但结合两人的对话,多少能猜到一些。

    暖冬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,她却不敢表露半分,一路只低着头,只当自己什么也不知。

    下人不仅要忠心,还要懂得什么叫不听、不看、不言,抱琴就是倒在话太多上面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进宫不到半个时辰就出来了,纪家下人还想着,要找熟悉的关系,去打听一下纪云开在宫里做了什么,结果消息还没有打听出来,皇上下旨命纪澜出宫,为纪大人侍疾的旨意就传到了纪家。

    纪大人和纪夫人听到旨意,险些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是皇上选妃立后的关键时期,纪澜先前独宠也没有怀孕,不趁这最后几个月拢住皇上,收买宫中的下人,以后还拿什么跟刚进宫的人争?

    这个关键时期,皇上怎么就让纪澜出宫了呢?

    这是对纪家不满?

    这是一点生路都不给纪家吗?

    纪大人倒了,要没有纪澜这个在宫中“得宠”的贵妃在,放眼京城,还有谁会把纪家放在眼里?

    “老爷,这,这要怎么办呀?”纪夫人没有晕过去,身子却瘫软了,要不是下人扶着,怕是连站起来接旨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不,传旨的公公一走,纪夫人就拿着圣旨,扑倒在纪大人的床边。

    纪大人也知事情怪异,但他不敢深想,看着哭哭啼啼的纪夫人,纪大人第一次产生了厌恶的情绪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纪大人还是耐着性子安慰:“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皇上得知我病重,让澜儿出宫,这是皇上对我们纪家的恩宠。”

    他摸不清皇上的用意,但他知道,这个时候纪家绝对不能乱,更不能表出对皇上的不满。

    不然,皇上知晓了,纪家就真的完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