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34章834进宫,王爷在家等着我就行了!

    第834章 834进宫,王爷在家等着我就行了

    纪云开有些庆幸王爷的性子与大多数人不同,燕北王府也没有那么兄弟叔伯。不然,就凭纪家一再踩她的行为,燕北王府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女子出嫁后在夫家的地位,完全取决娘家的地位与支持。

    没有娘家的支持,或者娘家地位不高,女子在夫家根本没有立足之地。要是她嫁入普通人家,凭纪家的所作所为,她怕是会被人磨磋死。

    她不信,纪大人和纪夫人不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纪家要我登门,我必然是要去的,但不是这么去。”纪云开自认自己的性子不错,且一直记着首长的教训,始终秉持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的原则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的退让并没有换来纪家的理解,反倒是一次又一次找她麻烦,既然如此,她也不用客气。

    “王爷,纪家的事你不要插手,我自会处理。”纪云开扶着暖冬的手,走下观景亭,每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,周边的景色很快就落在她身后……

    王爷站在凉亭子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纪云开,唇角上扬:惹怒了纪云开,纪家怕是要又要遭一重记了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皇上被纪云开坑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抛出一个六部改革的诱饵,引得皇上迫不急待改革,想要借机把权利集中在手中。结果,权利没有集中,反倒与臣子离了心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许好说话,也许性子备懒,不屑与人计较,但她一旦要与人计较了,就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纪家,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换装,我要进宫。”纪云开回到院内,就对暖冬下令。

    暖冬不明所以,却也不敢多问,快速招来小丫头们,为纪云开换上燕北王妃的正服,又为她细细描妆。

    纪云开本就长得极美,一经打扮更是艳光四射,但这不是纪云开要的,她要的是苍白,虚弱。

    暖冬明了,用细软布将纪云开脸上的妆容拭去,特意调了让人看上去病弱的胭粉,继续为纪云开描妆。

    端庄正统的亲王妃服,配上赢弱苍白却绝色的面容,巨大的反差叫人移不开眼,暖冬见多了纪云开绝色的面容,虽不至于看呆,但确实是恍忽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王妃这样看上去,美的不真实。”暖冬还是没有忍住,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原先,她们家王妃美的艳丽夺目,却脸上带笑,周身都是人间烟火的气息,虽惊艳但也让人明白,她们家王妃是个活生生的美人。

    现在,她们家王妃一脸冷傲,绝美的五观没有一丝表情,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娃娃,美的像是虚无的画中人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暖冬恍忽觉得,她们家王妃会飞天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是不笑罢了。”纪云开也发现了,勾唇一笑,绝美的五观变得灵动,也让暖冬提起来的心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,她们家王妃还是那个王妃……

    妆扮好的纪云开,收起脸上的笑意,淡漠地走了出去,一出房门就看到站在院中的王爷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出来,王爷的目光就落在她身上,不是惊艳与迷恋,而是皱起眉头,一脸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不好看吗?”纪云开唇角上扬,带起一抹笑,朝王爷走去。

    王爷哪舍得让纪云开多走路,快步上前,握住纪云开的手:“不像你。”没有表情,没有情绪,让他看得心里发堵。

    他甚至怀疑,他不认识纪云开了,又或者这才是纪云开?

    “进宫的,不需要像我自己。”人有千面,她虽无千面,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反正不管是哪个她,都是她纪云开就行。

    “本王陪你去。”想到除夕宴上,众人看纪云开惊艳的目光,王爷心里就不快。

    他没有忘记,皇上当时看纪云开都看傻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,有些事只有我自己能做。”纪云开抽了手,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王爷还要说什么,纪云开已经走了,只传来她清冷的声音:“王爷在家等着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爷站在原地,哭笑不得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这是把他当小姑娘了?

    不过,这种感觉也不坏。

    王爷勉强压下心中的不快,安心呆在家里等纪云开回来……

    纪府的人看到纪云开出门,一个个面露惊喜,想要上前请安,却被燕北王府的亲卫拦住了。

    纪府的下人不解,却也不敢闹事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纪云开,在婢丛的簇拥下,坐上燕北王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走出燕北王府所在的街道,但却不像纪家的人想的那样驶向纪府,而是朝南驶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这是要去哪?”纪家下人心中隐有不安,硬着头皮找燕北王府的人寻问。

    王府的人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一样,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,根本不将纪家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纪家下人还想再问,王府亲卫一个眼神扫过来,纪家下人瞬间孬了,缩着脖子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虽同为下人,但下人也有三六九等之分,燕北王府的下人明显比他们地位高……

    纪家下人不敢吭声,也不敢随意脱离队伍,只能跟着燕北王府的车架,一路行到皇宫。

    “这?”纪家下人不解,好好的燕北王妃来皇宫做什么?这个时候不应该去纪家,看望重病在床的纪大人吗?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为下人解惑的义务,待宫人通报后,便下了马车随小太监前往大殿,把纪家下人和燕北王府的亲卫皆留在宫外,只带着一个暖冬。

    皇上没有让纪云开等,直接就宣了人觐见。

    “臣妇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纪云开福了福身,便算是行礼了。

    暖冬却不敢这么大胆,老老实实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站在大殿中,半天没有等到皇上说免礼,也不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皇上一向小肚鸡肠,先前在王爷手上受了气,逮到了机会,哪怕是小事,皇上也要昭显一下自己的特别。

    纪云开给足皇上面子,略等了片刻便自顾自的站好,本以为会等来皇上的训斥,结果仍旧是无声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解的抬头,这一看纪云开就气笑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