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32章832告状,完全没有用!

    第832章 832告状,完全没有用

    云家送嫡女进宫是为了选秀,人出事了,动静又闹得这么大,自是瞒不了宫里的人。

    皇上得知此事,第一反应不是云家要做什么,而是浮现出萧九安临走前说的话。

    萧九安说,期待被他立为皇后的女子出现。

    他没有立云家嫡女为后的打算,萧九安却逼的云家把嫡女送回江南,这是要断了他与云家之间的纽带吗?

    又或者,他日后想要立哪个女子为后,那个女子都会出事?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到底要做什么?为了一个皇后的位置吗?你萧九安是这样的人吗?”皇上越发觉得,他不了解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对十庆郡主的厌恶如有实质,怎么可能费心帮十庆郡主铺路?

    这其中,还有别的他不知道的事吗?

    “派人去警告云家,朕不想看到云家出乱子,再让人查一查云家。”萧九安对云家嫡女出手,总归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太监得令退下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云大少就收到来自皇室的警告,见皇上派来的人像训狗一样训斥他,云家大少终于明白,为何祖父、父亲一心想要让云家子孙入仕,摆脱商人的身份,成为官宦世家。

    云家在江南是豪族,跺一跺脚连江南的官场都要抖三抖,但不管云家在江南多么威风,到了京城仍旧得要弯着腰看人,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在京城,任何一家,任何一个官员,都不是他们云家能得罪的……

    就连他们云家在城外的那座金山,被燕北王的人挖走了,他也只能当作什么都不知晓,甚至都不能让人知晓,云家知道那个地方有一座金山。

    “果然,权势才是最重要的,无权无势只能任人欺负。”想到白天燕北王说的话,云大少生生吐了口血……

    就是被欺负了,也只能认了!

    第二日,云大少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带着厚礼来到纪家,探望生病的纪大人。

    纪家虽有衰败的迹象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纪家再落寞,也比没有一个人在京城为官的云家强。

    纪夫人对云大少的到来十分欢迎,拉着云大少说了许久的话,云大少没有不耐烦,耐心地应对,同时暗暗表露出他今天的来意。

    纪夫人心里明白,问过下人,得知纪大人已醒,便带着云大少去见人。

    见了纪大人,云大少又与纪大人说了许久的话,话题不知怎么带到了纪云开身上。提起纪云开,云大少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大少表现得太明显,纪大人就是想要当作不知也不行: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姑父……”云大少开口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凌儿,有什么事你就跟你姑父,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不能说的?是不是老爷?”来之前,云大少就暗示了纪夫人,他们被纪云开欺负了。

    这会,云大少要开口告状,纪夫人自然要暗中相助。

    就算有燕北王做纪云开的靠山,纪云开也不可能完全无视生父。作父亲的要收拾儿女,有的是办法。

    “夫人说的是,凌儿有什么事就直说,看看姑父能不能帮你想办法。”纪大人知道云大少这是在装模作样,但看在纪夫人的面子上,还是开口寻问了。

    左右他现在病了,什么事他也顾不上。

    “此事与燕北王妃有关。”云大少一脸为难,一张脸涨得通红,像是不知如何开口一样。

    “云开怎么了?”听到纪云开的名字,纪大人心中难免不快。

    他病了,满京城的人都知晓,纪云开却不曾上门探望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云大少左右为难,纪夫人开口:“无事,说给你姑父听罢。”

    在纪夫人的鼎立相助下,云大少站在弱者的地位,将燕北王与纪云开夫妻联手,如何不讲道理欺压云家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妹妹已经送回江南了,怕是永远不能出云家半步了,甚至在云家,她的身份都保不住。”云大少一脸颓废,说到动情处,眼眶更是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送来给皇上的女人,除非皇上不要,不然只有死路一条,就算侥幸活下来,也是苟且偷生……

    “燕北王……他,他怎么可以这么做!”纪夫人最先受不住,哭了出来:“老爷,你可要为仙儿、凌儿做主,这两个孩子是无辜的。云家就是再不好,也是云开的外祖家,云开和燕北王这么做,不是打云家的脸吗?日后云家还有何脸面在京城立足。”

    纪夫人哭得伤心欲绝,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。以往,纪夫人一哭,纪大人就会顺着她,但这一次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?你们云家在江南欺辱平民百姓,不也是这么做的吗?”这么做这才是燕北王,哪怕是欺负人也放在明面上,便是再气,也只能忍着了。

    他早就见识过燕北王的霸道了。

    “姑父,云家并没有欺压百姓。”云大少的脸再度涨红,这一次不是委屈的,而是羞愧的。

    纪大人说的没有错,云家在江南就是这样,说一不二,凡是犯到了云家头上,不管对方是对是错,都由他们云家说了算。

    至于道理?

    在江南,他们云家就是道理。

    纪大人没有与云大少争辩此事,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直到云大少羞愧地别开眼,才继续道:“燕北王有四万兵马在手,连皇上都不看在眼里,这个公道我没有办法帮你讨,你若不忿,可以自己去找燕北王。”

    “姑父,我没有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云开表妹似乎对我们两家有些误会,我不知该如何做是好。”云大少并不敢把纪云开,已知她母亲身份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事绝不能说出来,更不能让纪家知晓,他现在只希望通过纪家的手,稍稍修复与纪云开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求燕北王和纪云开帮他,只求燕北王不要再坑他就行。

    而很不巧,在云大少向纪大人求救之际,王爷正与纪云开商量,怎么打击云家的生意……

    九爷:看到有人鄙视更新晚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