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30章830欺负,驱逐云家商人!

    第830章 830欺负,驱逐云家商人

    云大少一听纪云开的话,就知道不好,连忙拉着云仙要道歉,云仙却甩开云大少的手,上前一步:“王妃表姐,我说借银子是给你是真心的,你若看不上我云家,大可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云家是我的外祖家,我怎么可能看不上。”纪云开很不喜欢抬头看人,但也没有站起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个小姑娘,还不配。

    “王妃表姐还记得云家是你外祖家就好,这些年云家并没有怠慢你,每年你的生辰,云家都是一船一船的给你送礼,就怕别人看你有一个商户外家,而不看不起你。这些年,我们云家为了给你做面子,可没少往你身上砸银子。”云仙说得理直气壮,云大少却是满头大汗,连忙拉住云仙:“仙儿,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。”云仙甩开云大少的手,气急败坏地道:“这些年,咱们云家花在她身上的银子,没有百万两也有八九十万两,可现在她成了燕北王妃,你看她是怎么回报我们云家的?不说帮我们云家,就是我们云家想要入股琉璃坊,她居然还不让?怎么?看不起我们云家的身份?花我们云家银子的时候,怎么没有看不起我们云家?”

    要换作任何一个官员夫人,云仙都不敢这么说话,但在纪云开面前,云仙有说不出来的优越感,哪怕纪云开已是燕北王妃,云仙仍旧觉得自己比纪云开高一等。

    无他,只因纪云开是外室女的女儿,是一个身份低贱,上不得台面,不被家族承认的外室女的女儿,这样的身份要爆出去,纪云开在京城没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“大胆!这是燕北王府,容不得你撒野,来人……”暖冬听到云仙的话,气坏了,连忙喊人过来,却被纪云开阻止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理会云仙,而是对云家大少道:“云家的银子花到哪里去了,想必云大少很清楚,云大少是不是要跟云小姐好好说清楚?”

    她就不信,她在纪家的处境,云家人会不清楚。

    云家是彻头彻尾的商人,他们所付出的每一笔银子,都是为了投资,为了更大的回报与亲情没有一丝关系,云家对她没有亲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拿情谊说事,她除了想笑外,没有别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王妃恕罪,仙儿年纪小不知事,言辞无状,多有得罪,还请王妃恕罪。”云大少吓得满头是汗,要不是还搭着纪云开表哥的身份,他都要跪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云大少言重了,云小姐叫我一句表姐,我这表姐怎么可能罚她。”云仙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纪云开也懒得给云家面子,连“表哥”也不肯叫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话……我就不送你们了。”云家第一次上门,她不可能叫人把云家打出去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这些年原主过的是什么生活,外人不知,外人只看到云家一船一船的礼物,明面上她不可能给云家太多难堪。

    “不必,不必,王妃客气了,我们这就告辞。”云大少吓得脸色发白,满头是汗,拉着云仙就要走,云仙却不肯,猛地甩开云大少的手:“大哥,你怕她,我可不怕她。明明是她不仁不义在先,凭什么说我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云家精心教养,准备送进宫的嫡女?本王劝你们,还是别送的好……免得牵连云家。”王爷不知何时,突然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云大少扭头,看到燕北王从他身边走过,步入屋内,脸色更难看了,双腿不断发抖,一副站不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王爷回来了。”纪云开起身,面上的笑容温柔而美好。

    王爷上前,握了握纪云开的手,扶着她坐下,自己则在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云大少双腿一软,扑通一声跪下:“小民拜见王爷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云大少跪下来后,还用力拉了拉云仙,云仙被他扯的一晃,不得不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知道本王是王爷,知道这是燕北王府,不错。”王爷完全没有叫人起来的意思,姿态傲慢地不像话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温柔地开口:“王爷恕罪,我外祖家的刚进城,对京城的规矩不熟悉,还请王爷看在我的面子上,别跟他们计较。”

    她不介意偶尔客串一下白莲花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话落,云仙就红着眼睛吼了回云:“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做好人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看,这不就收到效果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王爷冷哼一声,“看样子,云家这几年太顺了,开始目中无人了。”

    对付云家这样的人,王爷连杀气都不需要露出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王爷不敢,毕竟这是他的王府,不是皇宫,府中还有一堆名贵的花花草草,和一个爱花草的王妃,要是那些花花草草死了,他相信王妃一定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为了未来的性福生活,他只能委屈自己,有气在外面发完回家。

    “王爷恕罪,王爷恕罪,舍命年纪小不懂事,口无遮拦,还请王爷恕罪。”云家大少吓懵了,不断地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云仙亦是俏脸一白,不敢置信地看着王爷:“明明是她欺负我们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仙儿,闭嘴!”云大少凶了云仙一句,语气急不可奈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云仙一脸呆滞,完全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而王爷接下来的话,更叫她懵了:“本王的王妃,就是欺负你又怎么了?欺负你,也是你的荣幸!不管能不能受,都给本王受着,受不住也得受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王妃没有欺负草民,草民的妹妹是魔怔了,王爷恕罪。”云大少的额头都磕出血了,却不敢抹一下。

    云仙一脸苍白,瘫倒在地:“这世间还有公平可言吗?”

    “跟本王要公平?你们云家好大的胆子。”王爷这人记仇,虽是云仙一个人的言论,但他却把仇记在整个云家身上。

    “本王记得,云家在燕北也有生意是不是?”王爷看了一眼身侧的暖冬,暖冬忙上前应了一句是。

    王爷点了点头,冷声下令:“很好,传本王的令,驱逐云家商人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,纪云开不能做,他能做。

    毕竟他萧九安是出了名的不讲道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