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29章829全借,不落井下石便是善良!

    第829章 829全借,不落井下石便是善良

    纪家的处境纪夫人能看明白,纪大人怎么可能不知晓。

    别说纪大人,京中在官场上混的人家,就没有一家不知纪家的处境。

    纪大人当殿晕倒,确实是逃过了一劫,也帮皇上避开了与大臣的交锋,但同时他也失去了被皇上重用的可能。

    满朝大臣,没有一个是善角色。纪大人当殿晕倒,打了他们的脸,以后除非纪大人不想谋实职,一旦他动了这个念头,那群大臣就会以纪大人身体不好为由阻止。

    纪大人,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得知早朝发生的事,心里明白京城已无纪家立足之地。纪家要想继续留在京城,就得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对于纪家的衰败,纪云开心里不是不感慨,但却没有相帮的意思。就凭纪大人和纪夫人这些年对原主的错待,对她的“厚待”,她没有落井下石踩纪家就已是仁义了,想要她帮忙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同样,对于云家,纪云开也没有相帮的意思。是以,不管这位云家少爷说了多少好话,不管云家这位少爷如何明示、暗示,她都没有答应为云家说项,更没有应下帮云家大小姐进入社交圈的意思。

    云家人比纪家人聪明许多,也没有在纪云开面前拿架子,察觉到纪云开对云家的冷淡,云家大少爷便聪明的打住了话题,只提一些琐碎的事,像是先前的试探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。

    能在生意场上成功的人,就没有脸皮不厚,拉不下脸的人,云家大少早就开始接触云家的生意,常年在外与各色人打交道,别说纪云开只是没有应下他的所求,就是纪云开当众拒绝他,给他没脸,看在燕北王妃这个身份上,云家大少也能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继续与纪云开说笑,但是……

    被云家众人捧在手心上的,云家嫡出的大小姐云仙做不到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大哥,在一个外室女的女儿面前低三下思的讨好,云仙绝美的脸蛋扭曲了,含情的水眸亦染上薄怒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算有理智,虽然看不上纪云开,虽然不屑讨好纪云开,但也没有开口呛纪云开,只是时不时的瞪纪云开两眼。

    云仙的动作并不隐瞒,充满了挑衅的意味,别说纪云开这个被瞪的人,就是站在一旁的暖冬,也发现了这位云大小姐的不善,只是主子没有吭声,她这个做下人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场的,恐怕就只有一心想与纪云开搭话的云大少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是一个爱吃亏的人,依她现在的身份,没有必要任由一个小女孩瞪着而不说话。当然,她也没有必要放下身份,与一个小女孩计较。

    这人让她不高兴,她把人赶走就是了。

    云大少刚说完云家的一些事,纪云开就端起茶杯,摆出送客的姿态。

    云大少愣了一下,不明白纪云开怎么突然就送客了,不断地在脑海里回想,他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?

    仔细回想,发现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,云大少稍稍松了口气,猜想纪云开应该是累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累了,纪云开已摆明态度送客,云大少也不好再多说,起身道:“时间不早了,小民就不打拢王妃休息了,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云大少知趣,纪云开也给点面子:“表哥客气了,刚刚回京,杂事缠身,王府也没有收拾好,改日将王府收拾好了,再请表哥过府一叙。”

    这不过是客气的一句话,场面上的人都清楚,偏偏云家大小姐云仙,却只当没有听懂,问道:“王妃表姐什么时候请我们来王府?我听说燕北王府的琉璃花美冠天下,早就想要看一看了,不知何时才有幸看一眼?”

    “云姑娘想看琉璃花,去琉璃坊定就成了,我相信云家不差那点银子。”纪云开真的不想跟云仙计较,偏偏这姑娘不知情,临走还要挑事。

    “说到琉璃坊,我有一事不能明白……王妃表姐,既然琉璃坊缺银子,为什么不找我们云家借呢?三五百万两银子,我云家是不缺的,只要你开口,云家一定会借给你的,完全不需你卖掉云家的份子钱。”云仙火药味十足,眼中隐有不忿。

    琉璃坊出售份子,收到消息的人家纷纷捧着银子上门,但端王世子却不是什么人都卖,至少云家想买端王世子就没让,这让云家很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他们云家不缺银子,别说只买一成的份子,就是将四成九全买下来,他们云家也拿得出来银子。

    “仙儿……”云家大少察觉云仙说过了,回头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云仙却当没有看到,气鼓鼓地看着纪云开,大有纪云开不说,她就不走的架势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没有给云仙面子,手上端着茶杯,像是没有听到一般。

    云仙一脸涨红,却强忍着难堪,抬起头颅,高傲地道:“王妃表姐,你还缺银子吗?缺多少,跟我说一声,我云家可以无条件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云家缺什么也不缺银子,拿银子羞辱人这种事,云仙不止第一次做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云大少虽然瞪了云仙一眼,却没有阻止她,私心的,他也想知道纪云开为何不让云家买琉璃坊的份子,同样也想借这个机会,给纪云开送银子。

    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。只要纪云开接了他们云家的银子,就不可能不为云家办事。

    这些年,云家用银子开道,可没少从这些权贵手中拿好处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的一声,纪云开将手中的花杯放在桌上,茶杯与茶盖相撞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云大人心一跳,莫名地觉得不好,想要拉云仙告罪,却听到纪云开开口:“缺呀……你们云家有多少银子,全借给我吗?不能全借,就不要在我面前叽叽歪歪,你们应该明白我家王爷脾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前面还是讽刺,后面就是警告了。

    云家想要左右逢源,投靠了皇上还想从燕北王府手上讨好处,简直是……不知所谓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