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27章827谈和,天启的罪人!

    第827章 827谈和,天启的罪人

    先前有多想拿到凤佩,现在看到凤佩就有多讽刺。

    凤卫队不受控制,这块凤佩已经毫无意义,就如同纪云开……

    不管她现在如何,她都不再是他的未婚妻、他未来的皇后。不管她是能干还是狠毒,都与他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没用了才想着给朕。你以为它是纪云开吗?没用了还有人接手?”不知出于何种心态,皇上言辞刻薄的开口。

    萧九安将凤佩扔给他的举动,何其像当初他将纪云开推开萧九安,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萧九安的报复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吗?”王爷的眼神骤然一变,杀气再次肆意,扑向站起来的皇上。

    直接对上萧九安的怒火,皇上脸上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,但下一秒皇上却像是无事人一样,缓缓地坐了下去:“难道朕说的不是实话?”

    “本王要是杀了你,你的那些大臣会不会为你报仇?你的叔伯兄弟们,会不会为你报仇?”王爷双手随意地放在扶手上,看皇上的眼神却透着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皇上相信萧九安真有杀他的心思,不管心里如何想,面上却故作淡然地道:“不会!他们会忙着抢皇位。”

    他是帝王,就算再怎么害怕,也不能表现出来,这是他父皇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他,不需要害怕任何人!

    “但抢到皇位后,为了给天下人一个交待,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皇上将握紧的拳头藏在身后,不想让萧九安看到他心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届时,天启分崩离析,南疆、北辰、天武趁机吞闭天启。”王爷缓缓开口,语气平稳,紧接着支话锋一转,指着皇上:“你……就是天启的罪人,永远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”

    被萧九安指着鼻子,皇上心中又恼又怒,却仍旧要笑出来:“朕怎么会是罪人,真要有罪的,也是你这个谋害皇上的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皇上你认为,你的那些叔伯兄弟是本王的对手?”敢威胁皇上,直接指着皇上的鼻子说要杀他,他确实是乱臣贼子,皇上这话到是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可惜,这里只有他与皇上两人,顶多加上几个见不得光的人,他在这里说了什么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想要篡位?”皇上不想谈这个话题,但萧九安把话题扯到这件事上面,他无法继续装傻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太小瞧本王了,真要篡位,本王早就出兵了。”他对背负天启这个责任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篡位,为什么要带兵入京?你可知你这是大不敬。”皇上承认,听到萧九安没有篡位的打算,他心底是松了口气的,打算拍桌子的手也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萧九安有四万燕北军在城外的情况下,他真的不想跟萧九安打。他很清楚,就算最后朝廷大胜,他这个皇帝也早被萧九安弄死了,胜与负都与无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为了自保,皇上难道不清楚吗?”王爷嘲讽地看着皇上:“本王的人被困在别庄,至今还未曾出来。本王手上没人,怕是早就死在别庄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天启,根本没有人能伤害你。”皇上顾左右而言他,只当自己没有听懂王爷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爷嘲讽地笑了一声,也不再继续逼问,只道:“兵马已经入城,皇上要怎么处置本王?”

    “你即刻回燕北,过往的一切……朕既往不咎。”把萧九安困在京城,似乎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萧十庆已经没有用了,他短时间内也无法在燕北安插细作,与其让萧九安在京城搅风搅雨,闹得人心不安,不如让他回燕北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“皇上,本王现在没有回燕北的打算。”请神容易送神难,皇上莫不是天真的以为,他萧九安是他手中那些招之则来,挥之则去的狗?

    “不回燕北,你想做什么?”皇上死死咬牙,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。手亦悄悄放在桌上,随时准备拍下去。

    看皇上快要不住了,王爷也不耍着皇上玩了:“本王打算去一趟北辰,皇上意向如何?”

    “北辰?你好好的去北辰做什么?”话题跳的太快,皇上一时间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在威胁他的萧九安,怎么突然就收手,要去祸害北辰了?

    燕北与北辰的仇,皇上是知晓的,萧九安要去北辰,北辰肯定要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:“什么人控制了凤卫队,皇上不好奇吗?”

    “北辰有答案?”皇上不认为北辰能找出什么,萧九安一定是在骗他。

    只是萧九安要做什么,想做什么,他也猜到了。就算猜到了也没有用,只要萧九安手上兵权在,他就奈何不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刘渊是十方世界的人。”在查找十方世界这件事情上,他与皇上没有什么冲突,告诉皇上也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些事与十方世界有关?”皇上突然想起,传言莫问先生是写十方风云录的人,“所以,莫问先生的事也不是什么巧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所以本王要去查。”再多王爷就不肯说了,他与皇上的关系没有那么好,他没有义务帮皇上解惑。

    “你以什么名义去北辰?”不能把萧九安支回燕北,把人弄到北辰去也好。他相信,北辰的人绝不会让萧九安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“出使。天启查到药门幕后主使者与北辰朝廷有关,皇上觉得这个理由如何?”王爷这是把药门利用的彻彻底底,当然药门也不无辜。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。”皇上承认他很心动,就冲着北辰与萧九安之间的恩怨,他就很乐意让萧九安去北辰。

    萧九安杀了那么多北辰将士,北辰人恨萧九安入骨,萧九安去北辰就等于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“本王会奉上证据,包括药门派死士在京中杀人的证据。”要把药门推出来背黑锅,怎么可能光凭说说,证据至关重要,他一早就让人开始做证据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证据差不多都全了。届时,不管是药门还是北辰,都百口莫辩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