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26章826无用,凤佩在纪云开手上!

    第826章 826无用,凤佩在纪云开手上

    早朝因纪大人晕倒而中止。

    太医来得很快,经太医初步诊断纪大人有轻微中风,病情算不得严重,但需要静养,长途跋涉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文武大臣听到太医的诊断,扯了扯嘴皮,努力摆出一副忧心的样子,忍着心中的憋屈,夸赞纪大人为国为民,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想夸纪大人,可总不能让人说,他们把纪大人逼的中风吧?

    这个骂名他们可不背。

    太医为纪大人诊断后,便让侍卫把纪大人抬到太医院去,很快大殿的混乱就平静下来,一众大臣再次各归各位。

    皇上的心腹看到萧九安站在前方一动不动,忍了忍,最终还是没有忍住,说了一句:“燕北王,你不去看看纪大人吗?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纪大人也是燕北王的岳父,岳父晕倒,燕北王这个女婿一动不动,这真是人干的事?

    皇上的心腹摆了是讽刺王爷,却不想王爷完全不放在心中,一本正经道:“家国天下,国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出言讽刺王爷的官员笑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谁都有资格说国事要紧,就是燕北王没有。燕北王明明就是小我的典型代表,为了小家,为了自我,为了燕北,他完全不管天启,不管大局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话……”那官员一脸嘲讽的开口,却不想他还没有说完,王爷一个眼刀子就飞了过来:“陈大人,你挡了本王的光。”

    陈大人站在王爷的右侧方,还真是挡了王爷的光,但殿内能有多少光?

    满朝大臣算是见识到了燕北王的不讲理,一个个看看右,看看前,就是不去看燕北王,也不去看陈大人,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明面上,这是燕北王与陈大人之间的较量,可谁都知道陈大人是皇上的人,陈大人要是输了,就是皇上输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笑了,太阳还没有起来,哪来的光。”陈大人强自镇定,扯出一抹迁强的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挡光挡的理直气壮?”王爷的声音一变,带着森冷的杀气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是瞬间,久经战场厮杀锤炼出来的煞气便在大殿中蔓延开来,不仅仅是王爷身侧的陈大人,满殿的人包括高高在上的皇上,都感觉到了那股冰冷如同实质的杀气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满臣的大臣清晰的认识到什么叫杀神。燕北王这个杀神的名号,又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明明只有王爷一个人,明明只是一个眼神,他们却有一种面对千军万马的感觉。在王爷的威压下,他们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好在,王爷并没有动手的意思,只是吓吓这些人,杀气来得快也去得快,很快大殿上的气氛就恢复如常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敢小视王爷。陈大人直面王爷的杀气,更是吓得全身僵硬,嘴唇直哆嗦……

    王爷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,上前一步道:“陛下,早朝还继续吗?”

    “早朝……”皇上很想说继续,但看到王爷一脸寒霜,最终还是咬咬牙道:“众位爱卿,无事退朝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的气势太强了,且明显不肯退让。有些事还私下谈的好,不然到时候下不了台,丢人就是他这个皇上。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文武大臣闻言,纷纷跪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是有事也是无事,燕北王发威了,谁敢触这个霉头?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留下……”满朝大臣退下,皇上点了王爷的名。

    此事,在众人的意料中,听到皇上的话,满朝大臣退得更快了,就怕慢了一步倒霉被留下,听到不该听的话。

    众位退下后,王爷一脸寒霜,随同太监去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,除了皇上再没有其他人,王爷进来时,看到皇上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显然,刚刚在大殿上,皇上真的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想做什么?”皇上看到王爷,连表面的客套也没有,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?本王不懂?”不需要皇上开口,王爷在下首寻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跟皇上客气,最后吃亏的只有他自己,他这人向来什么都吃,就是不爱吃亏。

    “你调一万燕北军入城,你可知这是大罪?”这是王爷的把柄,也是皇上攻击王爷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。皇上,本王身陷药门九死一生,无人前来相求,只能劳烦燕北王军路一趟了。”王爷一脸严肃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,这就是事情真相。

    “区区药门,能奈何你?”这话天下人都信,皇上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本事,他见识过。这是连黎远也杀不死的人。

    提起黎远,皇上忍不住更恨了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本王也是人,是人就不可能无敌。皇上应该知道药门的人下手多黑,他们不仅对本王下手,还暗杀了祁家主,王家主,凤宁,和王家少主。”王爷的面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,说真话与说假话都是这副样子,任何人也看不出他在撒谎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皇上就没有看出王爷在撒谎,听到王爷的话,他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药门的人也插了一手?这不可能!

    “皇上的人没有查出来吗?”王爷看着皇上,明明眼中没有情绪,但皇上却觉得在他眼中,看到了嘲讽:“查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查出药门的人,出动死士暗杀四大世家家主与我的事。”王爷理所当然的接话。

    皇上想也不想就否认:“不可能,药门没有那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动手的不是药门而是凤卫队,皇上你应该明白……谁是凶手,才能给天下人一个交待。”凤祁与萧少戎在京城查到了不少东西,他相信皇上的人也应该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看皇上的反应,王爷知道他猜到了……

    皇上半点也不意外,反倒扯出一抹冷酷的笑:“凤佩在纪云开手上。”这世间,能动用凤卫队的只有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她是本王的王妃,不是皇后,她调动不了凤卫队。”王爷随手将凤佩取了出来,丢到皇上面前:“凤卫队只会保护皇后,而不会听皇后调遣。这东西,一点用处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凤卫队已经失去的控制,现在的凤佩没有用处,丢给皇上也没有什么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