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22章822前途,与人斗其让无穷!

    第822章 822前途,与人斗其让无穷

    天启很富裕,是四个国家中最富裕的,但天启的富裕在民不在国。天启的百姓很富有,国库收入却一般般……

    先皇提倡藏富于民,不与民争利。这些年,天启大利发展农业、鼓励商业,对农户和商户征税都是四国最低的,天启的百姓都过得不错,江南也出现了四大豪族,国库的收入却一直很低。

    低税收,带给国家的必然是沉重的负担。天启的兵马是四国中最多的,每年都需要大量的银子养兵马。要不是朝廷扣着燕北的军饷不发,国库早就入不敷出了。

    就算一直装傻,不给燕北军三十万铁骑发军饷,天启国库每年的银子也只勉强够用,皇上想要做点什么事都做不成,要遇到天灾人祸,更是掏不出银子来。

    琉璃坊皇上原先有一份在,但皇上原先没有想到琉璃坊会这么赚钱,尤其是在四国都有琉璃方子的情况下,还能这么挣钱。

    皇上当初对琉璃坊并不看好,再加上也不想为这种小事,与萧九安起冲突然,是以皇上并没有对琉璃出手,一直任由其自由生长,甚至还在天武给出足够的好处后,任由天武烧毁琉璃坊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他打算对萧九安出手,琉璃坊又这么赚钱,自然要先拿到手。如此一来,不仅可以断萧九安的收入来源,还能充盈国库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天武、北辰和南疆的琉璃坊,都是由皇室掌控,没道理天启的琉璃坊,要落在一个异姓王手里,这不是打他这个皇上的脸吗?

    是以,不管是于情于理,于公于私,为了里子还是为了面子,皇上都要把琉璃坊拿到手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将各中的事情,一一说给纪云开听,末了无力的补了一句:“琉璃坊,皇上绝不会放手,哪怕是为了面子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位皇帝有多好面子,是个人都知晓,别说琉璃坊现在还这么赚钱,就算不赚钱,在看到南疆、北辰的琉璃坊都由皇室掌控,也不会放任天启的琉璃坊流落在外。

    “真是头痛……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,才把琉璃的名声打出来,才让琉璃坊才开始营利,皇上就要摘桃子,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?”先前琉璃坊一直处在赔本的状态,尤其是起了一场大火,把原先的琉璃坊烧了,更是叫他们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借着给凤祁建的琉璃书屋,和燕北王府的琉璃盆栽,把琉璃坊救活了,皇上又来伸手了……

    “他是皇上,这天下都是他的,他想要一个琉璃坊,又算得了什么?”端王世子苦笑一声,眼中有落寞有无奈,也有不甘。

    当初,他拼命读书、练武,想要接管端王府的兵权,皇上不允许,他为了活命,为了保住端王府,为了保住他和妹妹的家,他妥协了,退让了,把兵权交了出来,不沾杂朝政,一心从商,好让皇上放心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皇上倒是放心,却在他刚做出成绩之际,把他弄走,把他丢去军营。

    皇上以为,给他先前想要的一切,他就会感激皇上,将琉璃坊拱手相让吗?

    如果是一年前,皇上让他去军营,也许他会对皇上感激涕零,会为皇上效忠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累了,他只想守着琉璃坊好好过日子,为何皇上还是不肯放过他?

    “你呢?你是想要保住琉璃坊,还是想要从军?”要保住琉璃坊,纪云开有办法,但琉璃坊是端王世子一手建起来的,她尊重端王世子的意愿,如果端王世子原意用琉璃坊,换他的前途,换皇上对他的信行,她二话不会说,会劝王爷将琉璃坊拱手相送。

    一个琉璃坊罢了,再赚钱也就那样,王爷在城外挖了那么多黄金,现在他们不缺银子,至少短时间内不缺。

    “从军?”一向温文尔雅的端王世子,一扫平日的温和,一脸嘲讽:“我从军做什么?做马前卒还是送死的炮灰?别开玩笑了,一年前我还能相信那位皇帝,现在……我哪里还敢信他。我要从军,除非我一辈子不沾兵权,不然你以为还有活路吗?”

    那位皇帝拿兵权当诱饵诱他上当,却没有想过他会不会上勾:“皇上连一个燕北王都忍不了,又怎么会允许第二个手握兵权的王爷出现,别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决断就好办了。”端王世子不想拿琉璃坊换前程,她就没啥好顾忌的,有什么招直接使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敢对琉璃坊下手,无外乎琉璃坊获利最大的,就是端王府和燕北王府。皇上不把端王府放在眼里,现在又打算收拾燕北王府,下手自然毫无顾忌,可要是其中牵扯到其他势力呢?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端王世子听出纪云开话中的意思,当即来了精神,一扫先前的萎靡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们重新分配琉璃坊的分成,拿出四九成的利润,招募更多合作人。”作为一个一路用脑子考出来的人,纪云开虽然没有经过商,但并不表示不了解商业中的规则。

    商场上的事,从古至今就是那么一回事,有钱大家一起赚,不吃独食,就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“咱们拿出琉璃坊四九成的权利,每成做价一百万两,对外出售。当然,不需要一个人掏一次百万两买一成,我们将一成分成一百股,每股一千两,最低一千两认购一股。琉璃坊赚钱了,大家按出的钱都有得赚,当然要是赔钱了,那就没有办法。”纪云开说的就是最简单的招股模式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目的不是为了银子,而是为了拉更多人上船。能出得起一千两一股的,绝大多数都不是普通人家。

    现在琉璃坊明显能赚钱,在这种情况下,有能力买到的股份的,绝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四九成就是四百九十股,你是要将全京城有权有势的人,都拉上琉璃坊的大船吗?这么一来。皇上倒是真不敢动咱们耻。”端王世子不是刚从商的菜鸟,一听纪云开的话,就猜到她的用意,顿时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惊喜的事,事情还不止如此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