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18章818别闹,王爷要失眠了!

    第818章 818别闹,王爷要失眠了

    被纪云开打发回自己的院子,并禁止在自家王府逛的王爷,这会不仅仅是委屈,而是憋屈!

    他要是没有记错,这是他的王府吧?

    为什么他在自己家都不能走了?

    为什么他一走,他家王妃就劝他:“王爷你不是说受惊了吗?快去休息一会,别陪我了,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他一走,他的手下就来跟他说:“王爷,王妃说让你好好休息,免得明天面圣没有精神。”

    他要再往前,他的手下又说了:“王爷,王妃说……这些花草死了,王府会很丑,她比较喜欢现在的样子,你就脚下留情,别再往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合着,他又被嫌弃了?

    站在院子外,看着步伐轻快的纪云开,王爷脸都黑了,可看到离他不远处的花草瞬间蔫巴了,王爷又不得不后退……

    他忍了!

    “告诉王妃,本王去处理公务。”王爷黑着一张脸后退,转身朝自己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方方正正,光秃秃的院子,王爷越看越不得劲。

    明明和他以前的院子一模一样,可他就是高兴不起来,看什么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他不去进宫面圣,拉着纪云开回来,是为了先前未说完的话,不是让纪云开独自去逛院子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他一靠近,就蔫巴的花草,王爷只得大步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他忍!

    好在纪云开还不算过分,过了个把时辰就回来了。当然,她不回来也不行,皇上的圣旨来了,她要来接旨。

    圣旨是给王爷的,但王爷以受惊为由并没有出来接旨,出来接旨的只有纪云开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见帝王不跪,纪云开自然也不用跪着接圣旨,站在那里听太监念完圣旨,纪云开说了一句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”,便接过了圣旨。

    皇上这一道圣旨,是安抚赏赐王爷的,除了口头上的安慰外,皇上还赐了许多名贵的药材,皆是安神定心的。

    当然,依皇上的尿性,是不可能只给王爷好处,不从王爷里夺点东西的。

    皇上在圣旨上说了,王爷受了惊吓就好好养着,不必急着进宫,也不必急着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事,皇上会派人代王爷接管,让王爷安心养病,等到病好后再进宫,再处理政务也不迟。

    很明显,皇上这是想借王爷“受惊”一事,光明正大的夺权,往燕北军安插人手。

    “皇上总算聪明了一回,可惜……皇上太低估王爷和燕北王了。”把宣旨的人送走,纪云开让人将皇上的赏赐清点入库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的燕北王府还真是挺穷的。先前,王府库房里不知多少好东西,全被毁在那场纪馨人为投靠的灾难中。

    王府虽然重建起来了,比先前更精致大气,但库房却是空的,要不是从燕北运了一些东西来京,怕是府上的摆设都没有。

    皇上赏的这批东西,正好可以拿来填充库房,日后送人用。

    安排好府上的事,纪云开就拿着圣旨去找王爷。

    步入王爷的院子了,看着光秃秃的地面,纪云开悄悄地在心里为王爷默哀一秒。

    想想,王爷真的蛮可怜的……

    可怜也只有这么一秒,纪云开拿着圣旨,问过亲卫,得知王爷在书房,纪云开直接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纪云开刚敲门,就听到王爷低沉严肃地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给你下圣旨了。”纪云开步入书房内,不像先前那般紧张,而是晃了晃手中的圣旨,在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想想以前,她进王爷的书房,就像小学生进教导处的办公室,一步都不敢多迈,一句话都不敢说错。

    在看看现在?

    简直是天壤之别……

    “昭显仁意,顺便夺权?”王爷没有出去接旨,并不知皇上在圣旨说了什么,不过猜也能猜到。

    皇上就那个性子,心胸狭隘,容不得人,却又要装出一副大气的样子,真是叫人看不眼……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皇上让你安心养病,旁的事都不要管,包括燕北军。”王爷又调了一万兵马进城,现在王爷手中有近四万兵马在京城外,皇上想必是怕了。

    朝廷虽有二十万禁军在京城,但说句真心话,那些禁军真的就是花架子,看着不错实则半点不禁打。

    真要动起手来,怕是二十万禁军,也不是王爷手上这四万人马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有这四万人马在手,王爷随时可以发起政变,直接夺了京城,把皇上赶下皇位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能控制的住燕北军,就不会到现在还在瞎忙。”王爷不以为意地说道,半点也不把皇上的旨意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权利不是那么好夺,皇上急冲冲的出手,只会栽跟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是怕了,你给他的压力太大了。”纪云开见王爷胸有成竹,也就把这事放下了,随手将圣旨丢在桌上,起身欲起:“好了,圣旨送到了,我去沐浴更衣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坐马车,回来又逛了个把时辰的园子,纪云开着实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。”王爷朝纪云开招招手:“过来,本王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这么说不成吗?”纪云开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她又不傻,这会上前就是羊入虎口,她可不想送上门。

    “与你母族有关,不宜让太多人知晓。”王爷卖了个关子,脸上的表情又十分严肃,纪云开想了想,还是决定上前……

    看王爷的样子,应该是有正经事。

    却不想,她一走过去,一脸严肃,一本正经的王爷就伸手,把他抱在怀里,固定在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,别闹。”纪云开没有挣扎,只是无力地看着王爷。

    多大的人了,还有这种小孩子的招术骗人,真是的……

    “没闹。先前在马车上的话还未说完,不是说回家慢慢说吗?现在……本王有的是时间,咱们慢慢说。”他不是好奇心重的人,但他真的想要知道,纪云开当时想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要是不把这事问出来,他估计今晚会睡不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