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15章815回京,还分你!

    第815章 815回京,还分你

    王爷这会在哪?

    王爷这会正在回京城的路上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私自调兵了,确实是不在别庄,确实是犯了大错,可那又如何,皇上敢处置他吗?皇上能处置他吗?

    他堂堂燕北的王,在京城,在天子脚下险些被人谋害,后又被人“绑”架,差点就死在药门,皇上既然保护不了他,他调自己的兵入境怎么了?

    难不成,他就坐在那里等死?或者等皇上的人找到他的尸骨?

    他萧九安宁可犯上,也不坐以待毙,朝廷的人没能力保护他,他只好动用自己的人了。

    是以,王爷半点不觉得自己有错,煽动完了学子闹事,就把药门的事丢给墨七惜处理,然后带着纪云开施施然的回京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断收到皇上的圣旨,要他快马加鞭赶回京城,王爷却是理也不理,只当皇上在放屁。

    至于理由?

    “本王受惊了,没法赶路。”王爷半点也没有不好意思,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,叫前来传旨的官员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王爷这神采奕奕,满面红光的的样子,哪里像是受惊了?

    可要说王爷没有受惊,他们也拿不出实质的证据。回京的路上,王爷一直窝在马车里,极少在人前露面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王爷一向以硬汉的形象视人,他在人前从来没有服过软。当初带伤进城,都是一路骑马,英姿不凡,现在天天坐在马车里,还不让马车走太快,要说王爷真没事,他们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奉旨前来催王爷进京的官员,不敢拿王爷怎么样,只能将皇上的催促当耳旁风,任由王爷慢悠悠的坐着马车回京……

    王爷一路不疾不徐,天黑就休息,太阳升起才赶路,遇店则停,遇城必入。七八天的路路程,王爷硬是走了一个月,才抵达京城。

    而此时,药门的事经过书生的推动,时间的发酵,已达到顶点。城门口,无数读书人与百姓在静坐,要皇上给天下人一个交待,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药门在天启犯下这么多错,为何朝廷却半点不知,甚至药门的人胆大包天到绑架当朝王爷,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给药门撑腰?

    这话就有点诛心了,就差没有直接说,是皇上在背后给药门撑腰。

    读书人易热血冲动,但却也是最固执的一群人,他们坚定的认为这件事有阴谋,一定要朝廷查个水落石出,不查清楚他们就不走。

    读书人的言论和思想,很多时候能影响百姓的看法,王爷没有当皇帝的打算,不在乎这群读书人的话,但皇上不行。

    得民心者得天下,作为帝王,皇上不可能不在乎这群学子的想法,只是……

    先前,皇上利用读书人给王爷施压,没收到什么好的效果,现在自己却被逼这群读书人逼的差点下不了台,皇上差点没有气得吐血!

    为了平息学子的愤怒,皇上一再急召萧九安进京,却不想等了近一个月,萧九安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皇上承受了来自朝野内外各方的压力,就差没有崩溃了,得知王爷进城了,皇上也顾不得其他,当即就让人去城门口等,让萧九安一进城就进宫见他。

    城门口,聚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子,这群学子是真正的为了伸张正义,为了理想而来,他们对药门的行为深恶痛绝,得知被药门绑走的燕北王回京,堵在城门口的学子纷纷让开,把路空出来,好让王爷前行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大胆的,在马路上说起鼓励王爷的话:“王爷,药门的事已经结束了,您千万不要去多想,药门的事与您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药门的人能这么快查出来,王爷功不可没,请王爷受我等一拜。”

    “药门居心叵测,残害百姓,谋害王爷,幸得王爷及时调兵处置,王爷英明睿智,天下少有人能敌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以身犯险,深入药门,查破药门阴谋,我等佩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那群读书人的声音不小,只是说的人多太乱了,只偶尔几句飘进马车里。纪云开听着那群学子天真却不失真挚的言语,唇角微扬……

    抬头看向王爷,却见王爷充耳不闻,一脸认真地摆弄面前的棋盘,完全不将外界的言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,这群学子很可爱吗?”伸张正头,为弱者出生,即使行为有些幼稚,但纪云开仍旧敬佩他们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原因站出来,至少他们站出来了,为普通百姓发出了声音,让当权者看到了,也让当权者不得不重视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群读书人一番闹腾,朝廷只会悄悄地把药门处理了,把知情人全部灭口,药门养着的那些用来做实验的人,也会全部被灭口。

    这就是朝廷的处事方法,视人命为儿戏,不把普通百姓的命当回事。死几百、几千个能平息一场乱事,朝廷的人会毫不犹豫去做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群读书人把事情闹大了,把事情闹了出来,让朝廷想遮也遮不住,如此一来,不管朝廷如何处理药门的人,至少那群被药门破害的人,能够了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觉得他们很好用。”王爷手指黑子,头也不抬地回道。

    药门的事……王爷并没有怎么当回事,要不是顾忌纪云开在,他不一定会把药门的事闹大。

    他把药门灭了,把里面的人救出来,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某些方面,王爷也是一个当权者,站在他的立场,他自然不希望这样的事暴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暴露出来,除了搅的民心大乱、让百姓惶恐外,王爷看不出还有什么益处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他可以拿来攻击皇上……

    “所有人在你眼中,就只有好用与不好用吗?”纪云开也不去看外面了,她认真地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王爷,越发觉得王爷的性格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冷漠的可怕,看他对墨七惜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爷本能的应了一下,应完才觉不对,又补了一句:“还分你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是特别的,在他眼中纪云开没有好用与不好用,纪云开就是纪云开,与好用与否无关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