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14章814棋子,私自调兵一事!

    第814章 814棋子,私自调兵一事

    读书人是一群很奇怪的生物,他们识字明礼,能影响普通大众,却又热血冲动,易被人煽动。

    热血冲头的读书人,是一把最好用的刀。一旦他们认定了某件事,哪怕是面对强权,也仍旧不管不顾,拿一腔傲骨坚守自己的原则……

    在权势者眼中,这些单纯热血的读书人,就是一颗棋子,一颗他们需要就能用,不需要就能丢一边的棋子。

    皇上能煽动读书人子,在燕北军大营外静坐、闹事,抹黑王爷的名声,抹黑燕北军的名声。同样的,王爷也能利用读书人,将药门的事闹得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药门里面有多少黑暗面,王爷是亲眼看到了的。燕北军拿下药门后,王爷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动药门,而是让人召集了数千学子,让这数千学子带头,亲自去砸开药门的修罗炼狱……

    一笼笼被喂了药,长得奇形怪状的人。

    一屋屋惊恐万状、肚子大的出奇的孕妇。

    一间间堆满婴儿尸体的血池。

    一个个缺胳膊少腿,被折腾的人不人,鬼不鬼的药人。

    一地被切开的尸体,散乱的内脏,被当成猪羊一样养大的孩子,还有不断的生孩子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药门,是那个被人尊为活菩萨的药门,是那个培育了无数大夫的药门,是那个年年布施捐药草的药门,是那个上门求医必诊的医门……

    这是药门,是皇上夸赞的药门,是皇上捧得高高的药门,是世人心中的圣地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医药圣地。

    在没有亲眼见到药门拿活人做实验前,被王爷请来的学子们,一直把药门奉为救死扶伤的圣地,然而在亲眼看到药门鲜亮下的血腥后,这些人……哭了!

    七尺男儿,傲骨铮铮,为了正义,敢与皇权叫板的男儿,跪倒在地,默默地流下自责的泪……

    惨!

    太惨了!

    要不是亲眼所见,他们真的不知道,这世间还有这么一个地方,有这么多无辜的人,在药门受着无尽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药门那群畜生,他们简直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光残尸就有数千俱,地底下的白骨更是不知凡几。这些年,药门到底害死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凶手,全都是杀人凶手!什么医药圣地,药门玷污了药这个字。药门的人不配称医,不配行医。不,他们不配为人,他们不是人,是一群畜生,一群丧尽天良,没有人性的畜生!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药门这些年救人无数,但这并不是他们拿人做实验的理由,药门简直是不是人,畜生尚且不杀同类,他们连畜生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无辜的,药门的人简直是丧心病狂,没有人性。”

    “谁擅长画画?快,把这些通通画下来。我要去靠御状,我要进京靠御状,我要告药门草菅人命,我要靠朝廷官员尸位素餐,包庇药门,与药门狼狈为奸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朝廷的官员,还有当今圣上。忠奸不辩,明明是杀人吃人的恶魔,却被圣上赞为圣人,简直可笑,可悲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助纣为虐,包庇药门,这是我天启的悲哀,是我天启百姓的悲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进京,我要告御状!”

    “画下来,快画下来,一幕不落的画下来。我要让皇上看到,为他赞为圣地的药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我要让天下百姓看到,虚伪的药门,内里有多么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画,快画!一定要画下来,将最真实的一幕画下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义、傲骨、热血、冲动……这是大部分人读书人,这些人最好煽动,同时也最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自己坚持的正义,可以抛头颅、洒热血,宁死而不屈……

    王爷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让他们亲眼看到药门黑暗的一面,这些学子便像是疯了一般,一个个又激动又愤怒,恨不得现在将药门的一切宣传出去,让更多人知晓,让更多人知晓相……

    这些学子的效率极高,花了一天一夜将药门拿活人做实验的画面,画下来后,便收拾东西,结伴前往京城。

    他们要去告御状,他们要让天下人都知道,药门的行径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次真是倒大霉了。”看着义愤填膺的学子,一路上遇到人就宣传药门的事,纪云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些学子没有错,只是……太不理智,太容易被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先前,被皇上利用来对付王爷,现在又被王爷利用,反过来对付皇上。

    不知皇上知晓此事,会不会气疯?

    王爷现在所做的一切,和他当初对王爷所做的,是一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王爷这招更狠、更毒。

    他先把皇上和药门绑在一起,捧到高处,现在又生生把药门拉下神坛,甚至把皇上也捆上。

    不知,皇上这会后不后悔?

    皇上是后悔的!

    当药门的事暴发出来,传到京城,皇上就知道他着了燕北王的道。

    当暗探来报,数千学子结伴赶来京城,并在沿途向百姓宣传药门的事,皇上就知道完了!

    学子一路宣扬,消息已经扩散开了,这事捂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是的,皇上担心的从来不是药门的事,而是药门的事叫人宣扬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皇上看来,药门拿活人做实验确实不对,但也不是什么大事。查出来了,让人把药门灭了,把事情按下来,悄无声息的解决就好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却不按理出牌,他不仅没有悄悄解决,反倒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笑,宣扬的全天下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他一定是故意的!”皇上气得再次砸了书桌上的砚台,甚至将书桌上所有的物件都扫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朕早该知道,早该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。药门突然献上两万瓶药,怎么可能没有猫腻?偏偏朕一时晕了头,为了压下八将杀人事件,把药门捧了起来,着了萧九安的道。”

    皇上愤怒、生气,却没有想过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他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萧九安,坚定的认为是萧九安算计他,坑害他。

    这件事,明摆着就是萧九安往他身上泼脏水!

    “萧九安人在哪里?让他立刻来见朕。”冤有头债有主,既然这件事是萧九安引起的,那就由萧九安来解决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是解决不了此事,他就好好跟萧九安算一算,私自从燕北调兵一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