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13章813王爷,你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第813章 813王爷,你太不要脸了

    费小柴很想亲眼看一看,他家王妃小师妹,是怎样帅气的解决掉那些烦人的怪物的,可惜他注定要失望。

    当纪云开与墨七惜联手,将最后一个毒人消灭,跑了一晚上的费小柴,终于体力不支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终于可以睡觉了。”这个时候对费小柴来说,睡觉比看热闹重要。

    和他一样,跑了一夜的诸葛小大夫也好不到哪里去,得知毒人被毁了,诸葛小大夫紧绷的神经放松了,和费小柴一样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一前一后瘫倒在地费小柴与诸葛小大夫,纪云开摇了摇头,晃了晃有些晕的脑子,说道:“这里交给你了,我先下山。”

    药门太“脏”了,王爷不想她看到,她便不看。

    当然,她自己也不想看。

    身为女人,她有感性的一面。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,她真的不想再看到人间惨境,她的内心没有那么强大,强大到可以承受这世间所有的罪恶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行为确实是在逃避,确实是弱者的行为,但她从来就不是强者,也没有想过当强者,她觉得自己这样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送你下山。”王爷虽不能碰触种子,但却一直站在一旁,看到纪云开站不稳,王爷迟疑了一下,还是上前扶住纪云开。

    靠在王爷强劲有力的臂弯里,察觉到四周打量的眼神,纪云开身子微僵却没有推拒,转头给了王爷一个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了,这里怎么办?”墨七惜听到萧九安要走,顿时不干了。

    他墨七惜可不是萧九安的手下,才不帮他收拾烂摊子,处理杂事。

    墨七惜不肯接手后续的事,王爷也有办法治他。

    “北辰!”王爷朝墨七惜吐出这两个字,便扶着纪云开离开了,留下墨七惜一个人在原地,气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打蛇打七寸,很不幸,萧九安捏住了他的七寸,他就是再不乐意,也得忍了。

    有墨七惜处理杂物,王爷便彻底从琐碎的事情中脱身了,把纪云开送下山后,王爷也不急着回药门,陪纪云开在山下休息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异能耗尽、累狠了,睡了一天就恢复了,比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两人恢复还快。

    醒来后,看到王爷在营帐内看书,颇为诧异:“你不去处理药门的事?”

    “本王一个被药门绑架了的人,身心皆受到了破害,现在需要休息而不是办公。”王爷听到纪云开的话,一本正经的回答,把纪云开唬了一跳:“为什么,你的话拆开来了我明白,合在一起,我就不懂了呢?”

    王爷这话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她怎么有一种颠倒黑白的感觉?

    王爷好像有点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出现在药门,需要一个人理由。随意调动燕北军,也需要一个明面上能过得去的理由。”王爷反手将书扣在桌上,看着纪云开,脸上的表情正经的不能再正经:“而被药门的人绑来,就是最好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药门要背黑锅?”纪云开嘴角微抽,默默地在王爷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王爷不要起脸来,她都害怕,药门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才会惹上王爷。

    王爷点点头,继续说道:“京城死了那么多人,皇上迟迟找不到凶手,本王总得给那些人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药门还要背个大锅?”纪云开差点没给呛死。

    王爷这是多恨药门,这是要彻底的把药门的名声弄臭,让药门再无翻身的可能吗?

    “物尽其用罢了,凭药门做的那些事,多一桩少一桩都不重要。”王爷半点没有推药门出来的背锅的愧疚感,理所当然地道:“事情推给药门,许多事就说得清楚了,皇上也能从漩涡中脱身,本王这是在为君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恐怕一点也不想你为他分忧。”想到前些时间在药门收到的消息,纪云开在心中默默地为皇上掬一把同情的泪。

    先前皇上把药门捧的那么高,不断宣扬药门与朝廷的关系,要暴出药门是这些事情的幕后主使者,那些死了当家人的,会不会认为皇上也有参与?

    甚至,药门的事暴露出去,天下人会不会认为,药门拿活人做实验,是天启皇上支持的?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在本王调兵来药门的那一刻,事情就成了定局。”药门背定的黑锅,皇上也背定了黑锅。

    他就要皇上有苦说不出来,有口难言……

    “事情暴发出去,皇上的威信会跌至谷底,他拉拢的那些人……指不定也会出问题,皇上估计要头痛好久了,我真同情他。”纪云开嘴上说着同情,眼中闪过幸灾乐祸的笑。

    她才不会说,看到皇上无端倒霉,她就高兴呢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同情他,不如同情本王。”王爷往后一靠,朝纪云开招了招手,示意她到身边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得很,哪里需要同情?”纪云开面带微笑地摇头拒绝,王爷也不生气,山不来就我,我就去就山。

    王爷起身,走到纪云开身旁,弯下腰,将纪云开困在椅子中,然后一本正经地道:“本王被药门的关押了一个月,你真的不安慰安慰本王?”

    “要怎么安慰你?”纪云开微微后仰头,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王爷靠得太近了,闻着王爷身上的冷冽的香气,让她有一种眩晕的感觉,为了不被男色所误,她果断拉开两人的距离……

    隔远一点,她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本王要好好想一想。”纪云开后退,王爷就再次倾身上前,椅子就这么一点大,纪云开再退又能退到哪里去?

    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,纪云开发现自己的脑子开始犯迷糊了:“王爷,咱能好好说话吗?”靠得太近了,她没有办法想事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你先前伤了本王的心,本王现在的心还痛着。”王爷回答的干脆,严肃的面容就好像在谈攸关生死的大事,纪云开也不得不认真起来:“我什么时候伤你的心了?”

    “你嫌弃本王浪费你的种子,嫌弃本王没有办法配合你,嫌弃本王害你浪费力气……总之,你在嫌弃本王,纪云开!”王爷冷着脸,特别认真,特别严肃,特别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纪云开一默,无言地看着王爷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她无法违心的说,她不嫌弃王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