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12章812功劳,这事听王妃的!

    第812章 812功劳,这事听王妃的

    燕北军只看到了出力的墨七惜,根本不知纪云开做了什么,看到墨七惜手指一动,就将他们奈何不了的药人一一撕碎,燕北军上下对墨七惜只有满满的崇拜,原本让燕北军忌惮、防备的满头银发,和与众不同的银眸,也成了天人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瞬间,满场都是对墨七惜的赞美与崇拜,墨七惜初听到这个声音,差点一个不稳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,什么恶毒的辱骂都听过,唯独没有被人夸过,突然听到崇拜、夺赞的声音,墨七惜在觉得新鲜的同时,又默默地红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的功劳!

    这群没脑子、没见识的燕北军夸错人了,他就是帮忙丢颗种子,真正出力的人,是他身旁累得一脸煞白的纪云开,绞杀毒人的什么的,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!

    他墨七惜没有抢夺他人功劳的喜好,只是墨七惜正要解释,为纪云开正名,纪云开就先一步道:“就这样,挺好的,你帮我背这个黑锅罢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想让人知道她的异能,要不是这群毒人实在难对付,费小柴与诸葛小大夫又被追的其惨无比,她不一定会在人前出手。

    太危险了!

    虽说他们周边全都是燕北的军,是王爷的人,是可以信任的人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还是无法完全的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有王爷护着,不用担心被人当成妖怪烧死,但她也不想轻易暴露自己的底牌。

    底牌之所以是底牌,就在于知道的人,一旦成千上百人知晓了,底牌就不是底牌,而她并不想让自己的底牌让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抢你的功劳。”墨七惜将手中的种子甩了出去,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种强占他人功劳的事,他第一次做,还不熟练。

    “不是功劳,是黑锅。你不可能永远站在人后,你需要一个好名声,而我不想让人知道,这不正好不是?”同样是银发银眸,同样是墨七惜这个人,先前燕北军对他只有忌惮与防备,现在呢?

    却满满都是崇拜与佩服,就连被世人视为异类的银发银眸,在燕北军看来也是与凡人不同的存在。

    虽说,目前只有这万把来燕北军接受了墨七惜的“特别”,但这也是一个好的开端不是吗?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墨七惜还要拒绝,就听到王爷果断的决定道:“这事听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没有想到,这事还有这样的收获,此举对墨七惜来说是好事,当然对他来说也是好事,他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,与萧少戎一起,帮他管着燕北军,墨七惜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墨七惜本能的跟王爷唱反调,刚说一个字突然想起北辰的事,只得捏着鼻子认了:“好吧,听王妃的。”反正不是听萧九安的就好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纪云开见两人谈妥,示意墨七惜继续动手,把剩下的毒人全部解决。

    “你行吗?”墨七惜看纪云开脸上没有血色,想到她刚刚解毒,担心地道,只是说出来的话,带着几分挑衅与火药味。

    也就是纪云开不跟他计较,不然肯定要怼他一顿。

    这货,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    “还有三个,没有问题。”估计解决完,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妃……快点救命呀,救命呀!”跑了一晚上的费小柴,整个人都累得虚脱了,嗓子也哑到不行,他听到燕北军的交谈,回头见到身后的毒人越来越少,就猜到必是纪云开出手了,当即欢喜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比他更惨,完全是凭着一股意志在强撑,他此刻整个人都处在半迷糊中,完全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,只是本能的喊着王妃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傻的,喊什么王妃,这个时候得求七惜公子,是七惜公子救了你们。”燕北军见这两人不断地喊王妃,只当这两人跑傻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两人也挺可怜的,被毒人追着跑了一个晚上,现在天都亮了,毒人还追着他们跑,没一刻能停下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不能怪他们,也不是他们见死不救,实在是没有办法呀。

    他们不少兄弟上前帮忙,都死在毒人手上,这些个毒人他们是怕了,哪里还敢上前……

    “七惜公子真厉害,你看……又一个怪物死了。”眨眼间就死了七八个怪物,燕北军对墨七惜的崇拜,又步上了一个新的台阶,看墨七惜的眼神也更热切了。

    这些鬼东西,他们王爷都奈何不了,可七惜公子却能将其绞碎,可见七惜公子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……要脸红了。”耳边不断涌来各式赞美,墨七惜却高兴不起来,只觉得且烧得慌。

    “你脸皮太薄了,你得学学王爷。这要是王爷的话,他会十分坦然的受了。”纪云开微微喘了口气,提醒墨七惜继续出手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……那是个不要脸的,还不要脸的理所当然,跟他比脸皮,我甘拜下风。”墨七惜拿起种子,看了纪云开一眼,见纪云开点头,这才叫种子掷出去。

    墨七惜一动,纪云开就用异能催生种子,让种子快迅发芽生长。在种子碰到毒人的瞬间,瞬间暴涨,飞速生长出来的枝叶将毒人撕碎,而同样的长出来的树枝在碰到毒人的刹那,就被腐蚀了,最后只剩下一滩烂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眨眼间,甚至大部分燕北军士兵都没有看清楚,墨七惜到底是怎么弄死这些毒人的?

    他们只知道墨七惜很厉害,而这就足够了!

    “厉害,最后一个怪物了,七惜公子太强了。”燕北军也不动手了,一个个围了过来,欣赏墨七惜堪称神奇的杀人技巧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看。”仅剩最后一个毒人,仍旧对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穷追不舍,为了活命,两人不得不没命的往前跑,根本不敢停下来,更不用提回头。

    听到燕北军不断夸赞墨七惜,费小柴心痒的不行,可偏偏他有心无力,根本不敢停下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