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06章806报仇,不按理出牌!

    第806章 806报仇,不按理出牌

    这世间最痛苦的事,莫过于被迫清醒地去面对,自己不想面对的事。

    王爷的话,将诸葛小大夫心中最后一丝希望撕碎了,而药门众人不吭声,不反驳的态度,更是将诸葛小大夫打入谷底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王爷说的是真的,他师父死了!

    “老七他……”药门门主并不知此事,听到王爷的话,他同样震惊。

    老七死了,他们拿什么控制诸葛玉树?

    他们还能让诸葛玉树,随燕北王离开吗?

    药门二师父还想要撒谎,但看到王爷好似洞悉一切的眸子,默默地将到嘴的话咽了下去,轻轻点头……

    这一个点头,便将诸葛小大夫彻底击溃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诸葛小大夫悲痛的大喊一声,踉跄一步,单膝跪在地上,双手紧紧握成拳,身体不断的颤抖,无声的宣泄心中的痛苦与愤怒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……”泪,一颗颗落下,全场皆安静下来,只有诸葛小大夫悲戚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诸葛,别难过了。”自认做错事,一直不敢吭声的费小柴,见到诸葛小大夫这副模样,连忙从王爷身后走出来,安慰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死了,我师父死了!”诸葛小大夫紧紧握住费小柴的衣摆,大声嘶吼。

    师父养育了数十年,他还来不及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,师父就死了。

    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在他以为能重获自由的时候,他的师父死了,为了他死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,我娘还死了呢。就死在我面前,我看着她被人杀死,一刀一刀捅在她身上,她把我护在身后,死死地护住我,我当时看着我娘横死,我连哭都不敢哭。你比我好,你还能哭,我都不能哭。而且,我娘当时肚子里还有小妹妹,可最后我娘死了,我小妹妹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费小柴原本是想安慰诸葛小大夫的,可不知怎么的,他自己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哭的比诸葛小大夫还要伤心:“诸葛,你不知道,当初我娘死的时候,我才七岁,我才七岁呀。我娘就那么死在我面前,还有小妹妹,那些人把我小妹妹从我娘的肚子里取出来,踢来踢去。我当归就发誓,我一定要学武,学最好的武功,为我娘报仇。可是我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,等我长大,学会了最厉害的武功,仇人都死了,我连为我娘报仇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,你别难过……你看看,你的仇人还在呢,你看他们……全都是害死你师父的人,你还可以杀了他们,为你师父报仇”

    费小柴扶着诸葛小大夫,指着药门的六位师父:“这些人都是你的仇人,你记住他们的脸,等你有本事了,就来找他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费小柴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,但出奇的是,他的话却成功的让诸葛小大夫安静了下来。诸葛小大夫顺着费小柴所指,一双黑眸仔仔细细地看着药门六位师父。

    六人原本没把诸葛小大夫放在眼里,但看到少年倔强不屈的眸子,却莫名的发寒。

    宁欺白头翁,莫欺少年穷。他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六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交换一个视线后,皆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做错了,现在已经做了,诸葛玉树就别想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燕北王?

    真要鱼死网破,他们药门也不怕,大不了就是拼了,他们这么多人,就算燕北王要杀,也得杀个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有三天三夜的功夫,足够他们搬救兵来,也足够他们把黑锅推给燕北王,说燕北王灭门夺宝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药门准备鱼死网破之际,王爷却突然开口:“你师父死了,你是走是留?”

    这话,明显是跟诸葛小大夫说的。药门众人齐刷刷地看向诸葛小大夫,眼中含着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他们看得很明白,王爷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乎诸葛玉树,也许王爷在乎的,真的只是一个会种南疆药草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诸葛小大夫张开,却顿住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要走的,但他师父的遗体……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跟我们一起走。”费小柴一把拉起诸葛小大夫,不给他犹豫的机会:“你师父为了你连命都不要,你可不能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跟王爷走。”诸葛小大夫抹掉脸上的泪,不再犹豫,但药门的人却不干了:“王爷,你不能把玉树带走。老七死了,身为他的亲传弟子,玉树必须留下,继承老七这一脉。”

    “玉树,你现在就走,你师父的葬礼你也不参加了吗?”药门二师父一开口,就掐住了诸葛小大夫的命脉。

    “诸葛,你虽犯糊涂。”费小柴一看就知不好,连忙开口:“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你不要让你师父为你白白牺牲,你看我,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骗我了。”诸葛小大夫惨白着一张脸,打断了费小柴的话:“我知道,你在骗我。”

    费小柴的娘是死了,但绝对不像他说的那样,死的那么惨。真要死那么惨,费小柴能活得这么没心没肺?

    那可真是太没心没肺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费小柴摸了摸头,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他承认,他夸大了一点,可他不是为了安慰诸葛吗?

    “众位……药门我是不会再留下来的,至于我师父的葬礼?”诸葛小大夫露出一个惨白笑:“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,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我管不着也不想管。”

    药门的人想拿他师父的遗体来威胁他,用错了办法。

    他是学医的,他和师父虽做不出用活人做实验的事,但用死人做实验他们却是做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人死了,余下的躯体对他们来说,真的没有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与药门的人说完后,诸葛小大夫就朝王爷作了个揖,认真地道:“王爷,请你带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王爷也不多说,起身就往前迈步,可是……

    药门的人这次却不肯妥协退让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可以走,但他不行。”以药门门主为首的众人,上前一步,挡在王爷面前,指着诸葛小大夫道。

    没有可以威胁诸葛小大夫的筹码,他们绝不会把一个知道药门秘密的人放出去。不惜任何代价,他们也要把人留下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