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04章804侥幸,一退再退!

    第804章 804侥幸,一退再退

    大部分人总是心存侥幸,认为拖到后面总会有转机,却不知对上王爷这样的人,你是越是拖越是死得惨。

    王爷这人一向没有耐心,不断的拖延,讨价还价除了会惹毛王爷外,没有任何益处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很快,费小柴就被带了上来,费小柴低低的叫了一声,不敢看王爷。

    人带上来了,药门门主本以为大家可以开始谈了,却不想王爷只是扫了一眼,便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当然,抵在药门门主面门的剑,也没有收回来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没有办法,只得再让人把诸葛小大夫带上来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和费小柴一样被人押了上来,和费小柴的蔫巴无精神,不敢看王爷不一样,诸葛小大夫的面上除了一丝担忧外,看上去还算好,甚至在看到王爷的刹那,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只要王爷在,他和师父就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人带上来了,王爷仍旧没有收回剑,同样也没有开口,药门门主等了一下,不得不主动开口:“王爷,人都带上来了。”他们药门面子里子都失了,燕北王还不满意吗?

    “还有我师父,大师父,我师父呢?”不需要王爷开口,诸葛小大夫就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诸葛小大夫仍叫药门门主一句大师父,饶是王爷也不得不说,这人……真是软性子。

    不欺负这样的人,欺负谁?

    “门主!”王爷开口了,只说了两个字,可他手中的剑却离得药门门主更近的,药门门主明显能感觉到鼻尖的刺痛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一怔,强压下心中的惧意,说道:“王爷,这不行……老七是我药门的师父,不能出药门,这是药门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老七不能走,这是底线。没有老七在手中,他拿什么威胁诸葛玉树?

    要让燕北王看到老七的样子,他怎么解释堂堂药门七师父,怎么会被人削成人棍?

    不仅老七不能走,甚至都不能露面,不能让燕北王看到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我药门的最后底线,老七不能走,哪怕你杀了我也是一样的。”药门门主抛出底线后,就闭上眼。

    他怕死,但更怕生不如死,要是让老七走了,他连求生都是奢侈。

    “师父一定要跟我走,大师父……你开出条件,到底要怎么做,我才能把师父带走。”沉默了一个月,想了一个月,诸葛小大夫虽然仍旧稚嫩,虽然仍旧习惯了依靠他人,但却学会了用成人的处事方法,来处理事务。

    “没有条件,老七不能走……你本来也不能走,但王爷执意要带走你,我没有办法。”药门门主扭头看向诸葛小大夫,昏暗不明的火光照在他脸上,衬的他的五观更加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与之对峙片刻后,主动放弃,转而看向王爷:“王爷,求求你……救救我师父,我师父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葛玉树!”药门门主却不给他说完的机会,冷咧的打断他的,威胁道:“你师父是药门七师父,这一辈子哪怕是死,也要死在药门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玉树,大师父的话你听到了吗?”药门二师父带着其他人赶了过来,看了一眼被王爷挟持的药门门主,又看了看被药门人拿下的诸葛玉树与费小柴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手上还是有筹码的,这样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药门失礼了。”药门二师父确实是个人物,一来就给王爷道歉,然后下令药门的人,将费小柴与诸葛小大夫放了,绝口不提被王爷拿作人质的药门门主。

    “老二……”其他人不赞同,但药门二师父却不为理会,强制下令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见状,犹豫一下,说道:“听老二的。”

    在药门,门主有绝对的权威,他的话众人哪怕不能理解,也会听。

    有了药门门主这话,药僮很快就把诸葛小大夫与费小柴给放了,两人片刻也不停留,飞快地跑到王爷身侧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诸葛小大夫低低的唤了一声,费小柴却是一声不吭,低着头,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做事的小孩子,他今晚的任务是带走诸葛小大夫和他师父。王爷和墨七惜把路线都定好了,沿途的人也解决干净了,费小柴也一再保证,他绝对没有问题,可结果呢?

    被打脸了!

    别说带走诸葛小大夫和他师父,费小柴连诸葛小大夫都没有带出门,就被药门的人发现了,一番交手下来,还着了药门的道,被人下了药,失去了战斗力,说出去都丢脸。

    “没用。”只一眼,王爷就知费小柴着了道,轻蔑的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要换作平时,费小柴铁定炸毛,可现在?

    看了一眼药门的人,知晓得靠王爷才能出去的费小柴,心里憋屈的要死却不敢说,只委屈地站在王爷身旁,等待王爷大杀四方,把药门的人摆平,好让他们平安离开。

    对王爷来说,摆平药门的人不难,带诸葛小大夫和费小柴离开也不难,难的是要把诸葛小大夫的师父弄出来。

    药门的人,明显不会放人。

    “王爷,人我们已经放了,王爷是不是也能让我师兄喘口气?”药门二师父把人放了,就开始索讨好处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曾与王爷打过交道,但一直躲在暗处,也知晓王爷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燕北王虽然霸道、狂妄,但为人还算公正,至少会给人留一条活路,不会把人逼到绝境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说王爷善良,而是王爷很清楚,把人逼到绝境,除了逼人鱼死网破外,没有一丝好处。

    “你,很不错。”王爷扫了药门二师父一样,赞许地点了点头,但手中的剑却仍旧没有收回来。

    药门二师父也不生气,将姿态摆得低低的:“王爷,我药门对王爷没有恶意,王爷所求我药门能做到的无所不应,但老七的事……请恕我药门实在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在燕北王面前,药门可谓是一退再退,现在已是退无可退,王爷要是继续强求,那就真正是强人所难了,但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