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03章803动手,杀神附体的王爷!

    第803章 803动手,杀神附体的王爷

    药门门主在拖延时间,为什么拖延时间,王爷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看着故作强硬的药门门主,王爷冷冷一笑 :“让人搬把椅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没兴趣站在这里等,药门的人也没有资格,让他站着等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这……”药门门主开口讥讽,却被王爷强硬的打断了:“搬椅子来!”

    药门门主脸一黑,在王爷的强势下,终是低下头,对身旁的人道:“去,给王爷搬把椅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就有两个小药僮,搬了一把椅子放到王爷身后。王爷看了一眼,撩起衣袍便坐了下去,端得是从容优雅,完全没有被药门人包围的不安与忐忑。

    看着一身便衣,坐在普通木椅上,却像是坐在金玉满堂的大殿上的燕北王,药门门主的眼眸暗了暗,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无力。

    燕北王太从容,太自信了。这份从容与自信,让他无法冷静。

    “门主不必等了,你们抓不到本王的王妃。”王爷双腿交叠的坐下,姿态从容而闲适,就像是平日与药门门主谈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药门,在药门没有我抓不到的人。”小心思被拆穿,药门门主也不装了,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从不说空话,与其浪费时间等待,不如与本王好好谈一谈,你放人的条件。”王爷轻抚着手上的扳指,如同先前的每一次一样,动作不紧不慢,却莫名的给人压力。

    明明站在上风,明明站的比王爷高,可药门门主在王爷面前,一点优势也没有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强压下心中的不安,故作强势地道:“王爷,诸葛玉树是我药门的人,我们不会放人。费少主我们倒是可以放了,但他看了不该看的,知道了不该知道的,按我们药门的规矩,要将他的四肢剁了,舌头拔了,眼珠子挖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药门的人就是这么对诸葛小大夫的师父的,除了没有挖他的眼珠子外,其他的能剁的都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动手试试看。”王爷一点也不惊慌,甚至很好心地给出了一个建议,药门门主一时间被噎住了,愣在当场半天也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威胁对燕北王,一点用处也没有,他们还能怎么做?

    然而他不说,王爷却不放过他:“给你一柱香的时间,一柱香后本王没有看到人,血洗了你的药门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大话谁都会说。”药门门主扯了扯嘴皮,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笑。

    他承认燕北王很强,但凭燕北王一个人,想要血洗他的药门,简直是笑话。

    “一柱香后,你就知本王是不是说大话。”王爷说完,就不再理会药门门主,双眼微闭,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药门门主唤了数句,王爷却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,摆明了不到时间,就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暗道不好,迟疑片刻,终是招来身边的人:“叫他们动作快一点,快把燕北王妃捉来。还有,去问你们二师父,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燕北王软硬不吃,压根不给他们面子,要是抓不到燕北王妃,光凭费少主和诸葛玉树,可无法威胁燕北王。

    王爷端坐在椅子上,对药门门主的小动作视而不见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一柱香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很快时间就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王爷起身前,药门的小药僮急冲冲的跑到药门门主面前,小声道:“门主,燕北王妃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?怎么会不见了?不是在她身上下了千引香吗?你们怎么可能找不到?”药门的人个个都是用药的好手,纪云开要吃药,药门的人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?

    “后山起火了,千里蜂被烧死了,根本找不到人。”小药僮低着头,不敢看药门门主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药门门主扭头看向后山,却什么也没有看到,只能回头去看燕北王。

    却见燕北王突然睁开眼,对上燕北王凌厉的眸,药门门主心中一虚,踉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王爷嘲讽地笑了一声,站起来道:“门主,一柱香的时间到了,本王要的人呢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王爷已经将腰间的长软剑抽了出来,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气得咬牙,却不得不强打起笑脸:“王爷,你在药门呆了一个月,应该知道药门的后山有多么危险?王妃现在就在后山,要是不及时去救她,恐怕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跟本王玩心眼,你还嫩了一点。既然敬酒不吃,那就吃罚酒吧。”

    话未落下,王爷手中的剑已逼至药门门主面门……

    “快,保护门主。”药门众人反应过来,连连拔刀挡在王爷面前,可他们哪里是王爷的对手,不过数招,就被王爷打的落花流水,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握剑在手的王爷,一扫先前的从容、优雅,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森冷的煞气,就好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,未战就让人先怯了三分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整个人都慌,在几个好手的护卫下连连后退,然而他退的快,王爷的剑更快。阻拦王爷的人,根本挡不住王爷半招,只见剑花闪过,待到药门门主回神,王爷的剑已经指在他有鼻尖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,小心呀!”药门门主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,双手举起,看着面前的剑,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他知道燕北王武艺非凡,却不知竟是不凡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他原先还自信的认为,凭药门上下要捆住燕北王不是难事,现在看来药门上下加起来,也不是燕北王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的人,能带走了吗?”王爷的语气森冷而冰寒,如同他此时给的感觉一样,就如同一柄脱鞘的利剑,随时会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“人……费少主,快,快去把费少主带上来。”药门门主双腿打抖,不敢看王爷,又怕王爷一个错手,把他给他杀了,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贱骨头!”王爷冷冷地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想要和平解决药门的事,偏偏药门的人不识趣,非要逼他出手。既然如此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