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00章800谈判,摸了药门的底!

    第800章 800谈判,摸了药门的底

    和皇上打过那么多次交道,王爷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们这位皇帝有多么的狂妄自大、好大喜功。

    当然,对一个帝王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致命的弱点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就坐在那个位置上,好大喜功、狂妄自大再正常不过,皇上要不是这样的性格,怎么能被他利用呢,是吧?

    “皇上,这次完了。”纪云开在屋内说话,已经不需要顾忌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药门前后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纪云开一行人在药门有绝对的自由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归功于王爷与墨七惜装模作样的本事高,也归功于药门的自大。

    药门自认他们做的事,没有人知晓,对王爷一行人从最初的防备、试探,到现在已经基本放任不管了,只要他们不往药门内部探,他们在药门做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“他完不了,他是皇帝。”顶多威信扫地而已。正好趁此机会,他把十庆推上皇后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相信,事后皇上必然需要拉拢很多关系,才能维持住他帝王的尊严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有点同情皇上了。”看王爷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,纪云开默默地为皇上掬了一把同情的泪。

    皇上这次真的是被王爷坑死了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春风得意,哪里需要你同情了。”王爷又敲了纪云开一记,“好好养身体,三天后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足够他们在药门做许多事。比如,证明除了诸葛小大夫外,没有第二个人能种好南疆的药草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也足够他们证明南疆的药草有多好,同样……一个月的时间,也足够他与墨七惜寻到一条路,悄无声息的带走诸葛小大夫与他的师父。

    “说了不打人的。”纪云开揉了揉被王爷打痛的脑袋,委屈地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什么时候说过?”王爷据不承认,不过还是抱了抱纪云开,在她耳侧落下一个吻:“好了,别孩子气了,办正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什么时候孩子气了?”这下换纪云开不干了,挣开王爷了怀抱,气呼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没有孩子气,是本王,是本王孩子气行了吧。”王爷举起双手,作投降状,却没有换来纪云开的笑脸,反倒把纪云开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真是能气人!

    能气人的王爷,没有继续留在院内惹纪云开生气,见纪云开一副气鼓鼓的样子,果断地去找药门门主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对他们有所求,这一个月给足他们便利。但同样的,药门门主已经得到他想要南疆的药草,且有诸葛小大夫会种,药门门主也希望他们早早离开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们留在药门就是有隐患,只有他们离开,药门的秘密,才能永远的是秘密。

    听到王爷说,他们三天后就离开,药门门主勉强压下心中的狂喜,嘴上挽留了一句:“王妃的毒才刚刚解,王爷不多留几日,好给王妃调养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的毒解了,前前后后折腾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毒终于解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药门门主解的,是诸葛小大夫和他的师父“联手”解的毒。

    “本王还有事要办,按我们当初的约定。南疆的药草,本王给你留一成,余下的本王让人带走。”王爷是来谈南疆药草归属问题的。

    在诸葛小大夫的“努力”下,这一个月他们种活了数十种南疆的药草,药门拿了不少去做验证,看他们每日笑容满面,拿诸葛小大夫当神一样捧着的态度,就知南疆那些药草确实好用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……这大部分的药草还没有成熟,你要带走了,这半路要死了呢?而且,除了玉树外,旁人也养不活呀。”这不真是一个魔障,他们药门的人天生就擅长种植药草,熟知各种药草的习性,偏偏没有一个人能种得活南疆的药草。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自然是随本王走,怎么?你要把人留下来?”王爷眉毛一挑,斜了一眼药门门主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一个机灵,本能的想要摇头,摇到一半才反应过来,连连道:“王爷,玉树他本来就是我药门的人,他自然是要留在我药门的。”

    不说种药草的事,就说底下那些事,他也不可能让诸葛玉树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人是本王带来的,南疆的药草,也是本王交给他的,想要本王把人留下,你们药门好大的脸面。”王爷端坐在主位上,双手置于胸前,右手拇指轻抚左手拇指上的血玉扳指,一下,一下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,却给药门门主极大的压力。药门门主有一种,他就是那枚扳指的错觉,他要是一个不高兴,王爷随时能掐死他,抹掉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玉树是我药门的人,而且他师父也伤着了,需要玉树照顾。您也知道玉树的意思,他并不想离开药门。”要不是诸葛玉树知晓药门底下那些事,药门门主真的不想跟王爷争。

    王爷那副淡漠的样子,着实是太吓了,让人有一种无所遁行的感觉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一个月,他们可以肯定燕北王什么都不知,他都要怀疑燕北王什么都知道,这会正稳坐钓鱼台,像看小丑一样看着他们嘣哒。

    “本王想做的事,容得他说不?”王爷一声冷笑,药门门主面上的笑容差点没有绷住,犹豫再三,终是忍不住主动开口:“王爷,只要您肯把玉树留下,什么条件,随您提。”

    王爷找上门,就表示这事有得谈的吧?

    毕竟先前诸葛玉树的态度那么坚决,摆明了不随王爷走,就算王爷能强制把人带走,也该考虑一下诸葛玉树的个人意愿才是。

    “十万瓶止血药和伤药。”王爷也不客气,直接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“十,十万瓶?王爷,我,我没有听错吧?”这可是药门这些年存量的总和,药门攒了几十年,这才攒了十余万瓶药,王爷一开口,就全要走了。

    王爷,这是摸了药门的底?知道他们药门有多少存货是吧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