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94章794福祸,唯一一朵花!

    第794章 794福祸,唯一一朵花

    药门的小药僮半句也没有夸大其辞,费小柴确实挂在悬崖上,不上不下。

    墨七惜赶到时,药门的人正在想办法实救,不过效果似乎不太好,药门的人想了许多办法,也没有办法下去救人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墨七惜亲自跳下去,把人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虽说墨七惜成功的把人救了上来,但自己也受伤了,左胳膊被划拉出一个极大的口子,血肉外翻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费小柴也好不到哪里去,左腿摔断了,短时间内怕是连路都不能走了,更不用提大大咧咧的来后山找出路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费小柴手上仍抱着一朵大大的红花,墨七惜把他救上来时,威胁他,要是不丢了这花,就把他丢了,费小柴也不肯丢:“这是我亲自下来摘的,要送给小师妹的,小师妹皮肤白,带红花最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,你跳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摘这朵破花?”墨七惜当时掐死费小柴的心都有了,因为费小柴给了他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掐死费小柴,不是墨七惜心软了,而是……想到费小柴背后的凤祁,想到凤祁那些狠辣的手段,墨七惜默默地收回了爪子。

    有一个好师兄就是本事,凤祁那人和萧九安那个混蛋,有七分相似。一样的狠,一样的杀人不眨眼,一样的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一样的……

    那两人有许多一样的,唯一不同的就是,一个用温和假面掩饰自己内心的冷酷,另一个则是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但不管哪样,这两人他都不想惹,尤其是不想为了一个费小柴,惹上凤祁那么一个强敌。

    对上凤祁,他倒是不怕……但,不值得呀!

    忍着憋屈,墨七惜把费小柴拎上来后,把人丢下就不管了。最后还是药门的人,把费小柴给抬了回去,但是……

    费小柴却不肯接受治疗,而是执意要先见纪云开,要把他辛苦摘来的花,送给纪云开。

    药门的人奈何不了费小柴,只能照办,把他抬到纪云开的房门外。

    老远,纪云开就听到了声响,王爷按住了纪云开,亲自出来:“有事?”

    王爷一出来,费小柴立刻就闭上嘴了,再不敢嚷嚷。

    他又不蠢,王妃不在呢,他要是敢闹腾,王爷就敢打掉他另一条腿,甚至打断他第三条腿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爷……我给小师妹送花。”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费小柴将藏在怀中,稍稍压的有点扁的花,举了起来:“我跑遍了整座后山,就只看到这一朵最红,最漂亮的花,也是唯一一朵,我把它摘了下来,想要送给小师妹,行吗?”

    王爷本能的就要说不,但是……脑子突然闪过“整座后山”“唯一一朵”。

    药门的后山是个什么情况,王爷虽没有亲自去看,但却是知道一二的。那地方,种满了毒草,哪来的花?

    这花……

    王爷看了一眼,没有去接,而是退开一步道:“送进去吧。”这辈子,他还有机会给纪云开送花吗?

    想来没有了,经他手的花,都活不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王爷。”费小柴眼前一亮,也不人要搀扶,拖着受伤的左腿一蹭一蹭往里走,动作十分滑稽,可他却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药门的人站在外面,看着费小柴毫无天医谷少主的风范,一个个闷头发笑……

    王爷看了一眼,什么也没有说,淡漠地转身,往屋内走。

    走近,就听到费小柴刻意压低声音说:“小师妹,这花肯定有问题,我小娘说了……要是哪个地方只有一朵花,这花不是奇毒,就是奇宝。药门后山那么大那么大,我都快逛遍了,也没有看到什么花,连棵普通的草都没有,全是有毒的。就只有这一朵花,没有毒,开在悬崖边上,我看着不一般,就冒险摘下来了,小师妹,你得空多看看,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王爷听到这话一点也不奇观,费小柴再费,再柴,那也是天医谷的少主,他再怎么样也比普通人强一点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王爷推门而入,看到费小柴趴在床边跟纪云开说话,王爷半点也不客气,直接把人拎了起来,往外丢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王爷,我还有话要跟小师妹说。王爷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……”费小柴像一只小鸡崽一样,被王爷拎了起来,然后丢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门外,药门的人虽然仍旧在偷笑,但还是尽职的把费小柴给扶走了。

    顿时,世界清净了。

    “这花……还真有意思。”王爷在床边坐下,扫了一眼半点不受他影响,仍旧鲜艳夺目的大红花,虽不想承认,但还是要说……费小柴撞上大运了,这朵花可能真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动手碰碰看。”难得遇到连王爷的杀气,都不怕的花,纪云开也好奇了。

    这花,她可没有用异能温养过。

    王爷伸出手指,碰了碰花瓣。按以往的经验,这朵花必将枯死,但现在却没有,纪云开手中的红花依旧娇艳,丝毫不受王爷的煞气影响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纪云开看了眼手中的花,犹豫了一下,终是没有忍住,扯下了一片,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王爷及时阻拦,手指挡在纪云开的唇上:“别什么都往嘴里放。”

    “这花无毒。”纪云开调皮的伸出舌头,在王爷的手指上轻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没有意外,王爷立刻像是触电一般,连忙把手指缩了回去,不自在的用手摸了摸,耳根甚至还泛着一丝红……

    云开这是在调戏他!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的。”纪云开闷笑了一声,见王爷不再阻止,便将花瓣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阻止,但双眼却一直盯着纪云开,生怕她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王爷白担心了一场,纪云开并没有将花瓣吃下去,细细的咀了咀,纪云开便将花瓣吐了出来:“还真是好东西,清凉没有一丝异味,有醒脑提神的功效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纪云开一顿,露出一抹神秘的笑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