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7章177勋章,离本王远一点!

    177勋章,离本王远一点

    萧九安将最后一件脱下,露出光祼的上半身,可是纪云开却没了欣赏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是萧九安身材不好,相反萧九安的身材很好,萧九安身上没有让她不喜欢的大块肌肉,但却劲瘦有力,皮肤呈小麦色,看上去十分健康,不需要动手碰,只看就知道手感极好。

    也不是萧九安的眼神太凶残,让她不敢欣赏,萧九安根本没有发现她在偷看,哦不,是光明正大的看。

    纪云开之所以没有欣赏的心情,是因为她看到萧九安身上,交横纵措的伤疤。

    一条条,有颜色浅的,也有颜色深的,有口子小的,也有口子大的,有皮肉外翻的,也有明显少了一块肉往里凹陷的……

    还有许多伤口叠在一起,一看就是伤上再伤,且不止一道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纪云开很想问萧九安,他这一身的伤,到底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她知道他身为燕北王府的继承人,成长经历必然是不轻松的,可身为燕北王府的继承人,他也不需要这么拼命吧?

    依她的专业判断,萧九安身上有几好道伤都是致命的,且至少在十几年以上。

    十几前萧九安多大?不满十岁吧?

    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,身上就有致命的伤,萧九安能活下来,且活到现在还真是命大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来给本王包扎。”见纪云开又盯着他发呆,萧九安脸又黑了,要不是纪云开眼中没有痴迷之色,他肯定把人丢出去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最近越来越胆大了,是他太纵容她了吗?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纪云开收起先前的怠慢,一脸慎重的上前。

    伤疤是军人身上的勋章,萧九安身上有这么多勋章,就算她无法崇拜、敬佩,可也该尊重,任何一个拥有这么多‘勋章’的军人,都值得尊重。

    纪云开上前,动作轻柔的为萧九安清理伤口,可这种像是羽毛拂过伤口的力到,却让萧九安不满了:“你没吃饱饭吗?一点力气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这是把他当成女人了吗?怕他痛?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会加重力道。”纪云开没有争辩,只是按萧九安的要求加重力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是伤患,她不跟伤患计较,也不跟伤患生气。

    萧九安伤在左肩胛处,伤口极深,直接贯穿到背后,为了更好的清理伤口,纪云开只能站在萧九安的双腿间,如此一来两人之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,纪云开只要微微前倾,就能落入萧九安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同样,萧九安只要往前一点,就能把纪云开抱个满怀。

    低下头,散乱的碎发扫过萧九安的胸前,痒痒的,让人难受极了,哪怕伤口再疼,萧九安的注意力,也不避免的落到了纪云开的头上,这一看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就有些移不开眼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低头埋在他的胸前,露出雪白的颈脖,看着纪云开白皙的后颈,萧九安突然觉得口渴,可是他并不想喝水,他是想……

    咬住纪云开的脖子,喝她的血!

    不是对血的渴望,而是对纪云开的渴望。

    惊觉自己的心思,萧九安愣了一下,忍不住自问:我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是呀,他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突然对纪云开产生渴望了?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,萧九安想起新婚夜那天发生的事,那天他把纪云开压在身下,抱着她柔软身躯,闻着她身上的花草香味,然后他可耻的起反应!

    无数绝色美人,脱光了诱惑他,他都没有反应,天武公主给他下催情药,他都无法产生碰触她的欲望,可是……

    只是抱了一下纪云开,他就起反应了,且反应极大!

    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莫不是纪云开身上有魔力?有能吸引他身体欲望的魔力?

    想到纪云开身上的花草香味,萧九安隐隐有了猜测,可是又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纪云开身上的花草香味,能平复他暴躁心情,但他能肯定那香味并没有催情的作用,因为只是闻纪云开身上的香味,他根本不会有反应,只是纪云开靠近了他,他才会有反应,比如此刻!

    纪云开离他很近,两个人不可避免有了肢体上的接触,然后他又起反应了!

    他这人几乎没有欲望,除去每日早晨的那一次,他几乎不会再起反应,可最近两次的失控都是因为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萧九安很想弄清楚,可不等他弄清楚,纪云开就退开了,然后拿着药站到他身后,继续为他处理身后的伤口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走开,萧九安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让纪云开知道,他对她起反应的事,他可没有忘记,那天纪云开在床上的反应有多大,甚至脱口就说他不举的话。

    事实上,萧九安想太多了,纪云开根本没有发现他身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萧九安是一个极克制的人,虽说身体本能的反应无法控制,可其他反应他却全部控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心跳加速,没有体温升高,没有伸手去碰纪云开,除非纪云开碰到那处,不然绝不会知道萧九安对她起反应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王爷就是这么一个冷静理智的男人,不管何时何刻都保持冷静,绝不让自己被欲望掌控,被欲望主宰。

    萧九安本以为纪云开站到他身后去了,看不到人,他身体的反应就能消下去,可结果不仅没有消下去,反倒越来越剧烈了。

    看不到人,对纪云开不惊意的碰触就更加得敏感了,纪云开只轻轻的碰他一下,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颤栗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说不讨厌,但也说不上喜欢,总之就是失控,但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,不至于让他太不快。

    当纪云开再一次碰触他时,那种颤栗的感觉更明显了,且更不受控制了,萧九安的脸顿时黑了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了,萧九安当即转过身,冷着脸训斥道:“纪云开,你离本王远一点!”

    靠这么近,是想勾引他吗?

    “啊?”纪云开正在给他萧九安上药,见萧九安突然转身朝她大吼,顿时吓了一跳,手一松,手上的药瓶就掉了下去,好死不死掉在萧九安的裤裆中间,然后……

    发现一声很有力的撞击声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