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6章176 勾引,我很荣幸嫁给了王爷!

    第176章 176 勾引,我很荣幸嫁给了王爷

    幸亏纪云开不知萧九安在想什么,要是纪云开知道萧九安此刻在想什么的话,肯定会呵他一脸。

    萧九安太看起自己了,她纪云开就是再怎么轻贱自己的命,也不会拿她的命去换萧九安的命。

    至于一剪子要不了萧九安的命?

    萧九安试试,看她一剪子能不能让萧九安生不如死!

    萧九安还真当她这么多年医是白学的?

    给她一把剪子,她能让萧九安一辈子都变成废物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当然,纪云开根本没有这个想法,她就算有十足的把握能杀死萧九安又如何?

    这是燕北王府,她杀了人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看着张开双臂,站在她面前,理直气壮要她宽衣了男人,纪云开暗叹了口气,认命的把剪刀放回药箱。

    据说妻子与丈夫同房的话,都得起来为丈夫穿衣,所以她没什么好憋屈的,毕竟她是燕北王妃不是,偶尔也要履行一下身为燕北王妃的职责。

    纪云开打算好好的履行燕北王妃的职责,为萧九安宽衣,可等到动手才知自己太想当然了,她完全不知道这衣服要怎么脱。

    纪云开倒是想要问一句,可看萧九安双眼紧闭,下额微抬,又只得乖乖闭嘴,然后认命的在萧九安身上,寻找解扣在哪里?

    不可避免,纪云开离萧九安更近了,轻轻地吸口气,萧九安就闻到了纪云开身上独有的花草香味,一瞬间萧九安周身的气息就平和了下来,整个人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只是暂时的了!

    纪云开不熟悉男子的衣服构造,为了寻找解扣,双手时不时碰碰这里,撩撩那里,指尖若有似无的隔着衣服,碰触着萧九安的胸膛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自己没有感觉,可是萧九安不是死人,被纪云开摸来摸去,那种软暖中带着触电般的感觉,真得很要人命。

    初时萧九安看在纪云开身上的香味让他喜欢的份上,还能忍一忍,可当纪云开不怕死的撩到他胸前处,他就真得忍不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居然一再勾引他,简直是无耻!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够了!”萧九安猛地后退,浅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纪云开,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臭虫。

    这种明明不舒服,却想要更多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,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了,真是让人厌恶到底。

    纪云开应该庆幸,庆幸他这会不想碰她,不然他一定会把她推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不,就冲纪云开勾引他的事,他应该把纪云开丢出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怎么了?”纪云开一脸茫然,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她不是按他的要求,给他脱衣服吗?怎么又惹他不高兴了?

    她都这么听话了,这个男人到底要怎么样?

    “本王还想问你怎么了?你会宽衣吗?”不过是脱个衣服,就不忘勾引他,这个女人真不要脸!

    想到刚刚酥酥麻麻的触感,萧九安的耳根不争气的红了。

    哼,他才不会承认,他挺喜欢的呢。

    他讨厌女人,讨厌所有看到他就花痴,想要勾引他的女人,自然也讨厌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然没有恋爱和那啥的经验,可怎么说也是信息大爆炸时代长大的,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,可该懂的还是懂,看萧九安恼羞成怒的瞪着她,纪云开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居然认为她在勾引他?他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。

    她纪云开有她自己的骄傲,她就是再喜欢一个男人,也不会自降身价的去勾引他,用上床来达到目的,更不用提她并不喜欢萧九安。

    好吧,做人不能太铁齿,她不是不喜欢萧九安,只是并不怎么喜欢萧九安,反正她就是不会去勾引萧九安。

    纪云开当即沉下脸,没好气的道:“回王爷的话,我还真不会,要不王爷你脱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萧九安当她历经千帆吗?见到男人的衣服就会脱。

    “连宽衣都不会,你怎么出嫁的?”这不是女子都该会的吗?纪云开怎么可能不知?

    “不巧,我打小接受的是准皇后的教育,身为皇后不需要会宽衣,有下人呢。”被萧九安当成爬床的女人,纪云开会高兴才有鬼,语气自然就恶劣了。

    “皇后?怎么?后悔嫁给本王了?”萧九安本想就此揭过,不跟纪云开计较,可结果呢?

    这个女人居然告诉她,她接受的是准皇后的教育,所学一切皆是为帝王,这是在暗讽他不配吗?

    “不,我很荣幸嫁给了王爷。”纪云开就是再蠢,也知道这个时候的男人激怒不得,是以,不管心里怎么想,嘴上都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荣幸?本王看你是后悔了吧!”他从纪云开的脸上,看不到一丝荣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。”后悔有用吗?

    她说后悔,萧九安会放过她吗?

    她说后悔,她先前所受到的伤害能抹除掉吗?

    她说后悔,一切能重来吗?

    不能,所以她不后悔,因为后悔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发生了,她要做的不是后悔,也不是自哀自怜,而是要向前看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该清楚欺骗本王的下场。”萧九安确实没有从纪云开的眼中看到后悔,所以他决定宽宏大量的放过纪云开。

    毕竟,他还要用纪云开不是?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,我不敢骗你。”至少在这件事上,她没有欺骗萧九安,至于别的事?

    真到需要撒谎的时候,那也不应该叫欺骗,那叫善意的谎言不是吗?

    虽然,她并不认为这两者有什么区别,可拿来敷衍人的时候,真得很好用,像她这种实用主义者,自然是好用就行了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的再三保证下,萧九安终于放过了纪云开,确定纪云开是真的不会宽衣,萧九安黑着一张脸,自己动手把上衣一件件脱下。

    纪云开站在离萧九安三步远的位置,看着萧九安一件件脱衣服,直到露出精壮的上半身,不由得出一抹邪恶的笑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配上诱人的舞姿,可看美男脱衣还是十分养眼的,尤其是萧九安长得又好,身材又好,这一件件的脱下来,确实足够撩人,要不是她定力后,指不定就要流鼻血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