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5章175头痛,为怎么处理纪云开而头痛!

    第175章 175头痛,为怎么处理纪云开而头痛

    端王妃死了,这事自然就不了了之了,毕竟这事本就没有实证,一切皆是怀疑罢了,端王府可不是普通的人家,要是因为一个怀疑,就大张旗鼓的查端王府,只会引得宗室不满。

    且事后,就算皇上要查端王府与南疆的事,也不会放在明面上,至少在没有查出有用的东西前,不会让人知晓。

    至于端王会不会因此事记恨皇上,记恨萧九安,那就不得而知了,毕竟他们都不是端王,谁知端王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当年,端王看着也是一个清楚的人,可自从遇到这个端王妃,端王做的糊涂事一茬接一茬,要不是端王妃不能生育,恐怕端王那几个嫡子、庶子都被端王自己弄死了。

    说完端王府的事,暗卫又说了几件琐事,大多与长公主和秦相有关,现今这两人都十分低调,秦相虽然在策划复出一事,但却不敢走得太快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夫人那件事的影响太大了,在众人没有忘记那件事之前,秦相会尽量淡化自己,免得旁人一看到他,就想起那件事。

    虽说秦相和长公主最近安分了,可萧九安却没有掉以轻心轻心,叮嘱暗卫继续盯着,切不可放松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暗卫一脸慎重的应是,不敢有半点敷衍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无事交待,萧九安挥挥手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暗卫肯定立刻离开,可今天却迟疑了片刻,犹豫再三,暗卫还是开口道:“王爷,你的伤……要不要叫诸葛大夫来?”

    虽说王爷身上的衣服,让人看不出王爷受了伤,可屋里满满都是血腥味,根本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萧九安这才想起,他的伤还没有包扎,可刚一开口就想到诸葛大夫最近忙得配药,便改口道:“去把王妃叫来。”

    天医谷谷主的亲传弟子,包扎个伤口总没有事吧?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见萧九安松口中,立刻去找纪云开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晚,按纪云开最近早睡早起的作息,她这个点该睡觉了,可她刚准备脱衣服,抱琴就一脸急色的走了进来:“王妃,不好了,王爷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?哦。”居然有人能伤萧九安,好厉害呀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,你不担心吗?”抱琴见纪云开一脸平静,不知为何,心里隐隐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她想像中的王妃不应该是这样子的,他们王爷都受伤了,王妃身为人妻,怎么一点也不担心?

    “王爷有性命危险吗?”就一点伤,能要萧九安的命?

    萧九安那人命大着呢,连中毒都死了,还会在意一点伤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抱琴摇头,呆怔的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她怎么又觉得王妃这么冷静是应该的呢?

    哎呀,她都糊涂了,不能再想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那我担心什么?让大夫去给王爷看看就是了。”纪云开一点也不认为,她这个时候要跑到萧九安身边去羡殷勤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成亲那日她好心的去看萧九安,结果遇到了什么事?

    探病,尤其是探萧九安的病,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做第二次,没办法,她有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爷身边的侍卫来说,王爷让您去。”抱琴见纪云开把外套脱下来,飞快的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去?好吧。”纪云开听罢,什么也没有问,只是把衣服穿起来,然后去拿药箱。

    那药箱是她的师父留下来的,之前只用过一次,她还以为没有机会再用了,没想到又派上又用场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见纪云开没有一点不满与别扭,提起药箱就走,抱琴又觉得不对了。

    她发现,她一点也搞不懂王妃在想什么,王妃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可奇异的并不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相反,跟王妃相处的越久,越发的觉得王妃是一个让人很舒服的女人,每件事都做得极为妥帖,你根本无法讨厌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搬了院子后,到萧九安的书房更方便了,不过半盏茶的功夫纪云开就走到了,得到萧九安的允许,纪云开拎着药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闻到一股让人不适的血腥味,纪云开皱皱眉没有说话,也没有乱看,走上前,站在书桌前,客气不失疏离的行礼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同样,不等萧九安开口,便站好,完全不给萧九安磨搓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行礼的姿势摆太久对腰不好,她可不想拿自己的身体怄气,成全自己隐忍、奉献、牺牲的名声,她又不是端王妃。

    这一次萧九安没有让纪云开枯站,可是语气却不怎么好: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纪云开没想到萧九安这么直接,愣了一下这才抬头看萧九安:“王爷,你伤在哪里?”

    纪云开扫了一眼,完全看不出萧九安的伤口在哪,要不是闻到血腥味,她都要怀疑萧九安是在耍她玩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萧九安伸手,将衣服的口子拔开,露出还在渗血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伤口很深。”只一眼,纪云开就做出了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随军的大夫遇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外伤,她治外伤是好手,即使这里工具不全。

    “要不了命,动手。”萧九安一张死人脸,没有一丝表情,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,坐在椅上子上一动不动,像大爷似的等纪云开上前。

    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:萧九安,你大爷!

    纪云开认命的上前,将药箱放在书桌上打开,取出一把剪刀,问向萧九安:“王爷,你身上的衣服是我剪掉,还是你脱掉?”

    不是要包扎伤口吗?

    穿的这么严实,她怎么清创、包扎?

    萧九安看了一眼纪云开手中的剪刀,站起来,张开双臂:“替本王宽衣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不想站起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怕纪云开一个想不开口,拿手上的剪刀捅他一刀,虽说凭这一剪子要不了他的命,但他会很头痛,为怎么处理纪云开而头痛。

    毕竟纪云开现在还有用,他不想她死,可刺伤了他,他要不严惩的话,依纪云开这个女人的胆子,指不定会再刺他一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