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4章174离间,以死明志!

    第174章 174离间,以死明志

    本王在乎自己!

    听到萧九安理直气壮的说出这句话,北辰天阙有片刻的呆怔,好半晌才回过神来:“我果然低估了你的厚颜无耻。”

    能理直气壮的说在乎自己,萧九安果真的不要脸!

    “虚伪。”萧九安不客气的评价道,不等北辰天阙接话,再次赶人:“再不走,你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南泽宇身上有伤,且他身上的毒全都用光了,他此刻就是一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,要不是暗卫所有顾忌,不敢下死手,南泽宇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看了一眼,无所谓的道:“既然如此,燕北王,再会了!”

    他坚持到了最后,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话落,北辰天阙凌空跃起,跳上身后的战马,那马似有灵性,北辰天阙一坐上去,它就撒腿跑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看了一眼,没有追,待到北辰天阙连人带马不见踪影,他才踉跄一步,张嘴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萧九安捂着伤处,脸色白得吓人,后退数步,扶住一旁的树木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是的,他在强撑,他一直都在强撑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中毒后,他的身体就虚了许多,平时动武可以,可像今天这样殊死博斗却不行。

    那一剑,北辰天阙不选择自伤,他也会选择用两败俱伤的方式,来结束今天的战斗,掩饰自己的虚弱。

    好在北辰天阙先了一步,让他可以继续掩饰,不让人发现他的实力不如前了。

    不然,要让他的敌人知道,指不定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被暗卫打得无招架之力的南泽宇,萧九安冷笑一声,抬起衣袖抹掉嘴角的血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衣袖上并不显眼的血迹,萧九安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,果在血色衣服就是好,伤得再重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,被萧九安刺了一剑的北辰天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他先前也是在强撑。

    萧九安强撑是为了掩饰,自己因中毒带来的后遗症,北辰天阙也是在强撑,但却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弱!

    是的,他现在很强,可和萧九安比还是弱了,而且弱了不止一分,要不是拼了一把,用自伤的方式弄得两败俱伤,他恐怕会输,且输得很惨。

    他在强撑,刺了萧九安一剑后,就一直强撑着不肯倒下,站在那里不肯走,也只是为了让萧九安看到他无事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最后还是撑不住。

    幸亏他走得快,要是再慢一步,怕是要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五年了,我还是不如萧九安,父皇说得没有错,萧九安才是最出色的那个,难怪,难怪父皇会去找他。”捂着伤口,北辰天阙双眼放空,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,浅色的眸子满满都是落寞,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。

    即使不想承认,也不得不说萧九安过得很好,过得比在北辰好,比他们北辰所有的皇子都过得好。

    南泽宇身上有伤,又没有毒,败倒是早晚的事,之前他一直强撑着不肯束手就擒,是看到了北辰天阙在,以为北辰天阙会救他,可不想关键时刻北辰天阙却丢下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,我记住你了!”失了希望,心中那口气消了,不到十招,南泽宇手上的灵蛇剑就被暗卫打飞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剑落地,南泽宇单膝跪在地上,暗卫适时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回去。”萧九安此时除了脸色稍白外,并没有什么异常,至少南泽宇看过去,就见到无事人一样的萧九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得很强!

    再一次,南泽宇打从心底,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    暗卫上前,将南泽宇押了起来,南泽宇一言不发,也没有硬气的寻死,而是沉默的听从暗卫的安排。

    识实务者为俊杰,他不会拿自己的小命玩。

    “回!”目的达成,萧九安也不再多耽搁,转身就走,只是他的步子比平时慢了一些,可在不知情的人眼里,只当他这是沉稳大气的表现,至少南泽宇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南泽宇被带回来后,萧九安并没有让人提审他,也没有苛待他,只把他关在军中的地牢里,让人好吃好喝的招待着。

    萧九安根本没有想过,要从南泽宇嘴里问出什么,南泽宇对他来说,不过是一个价值较高的商品,用他可以从南疆换到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“让诸葛大夫列个明细,尽快送到南疆。”他的三万兵马,快要撑不住了,必须尽快解毒,不然再这么下去,皇上一定会出手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暗卫一脸凝重的应是,并没有因为抓到南泽宇而放松。

    他们可没有忘记,还有一个更危险的北辰天阙在外面,没有被抓住呢。

    萧九安按了按左肩的伤口,皱眉道:“端王妃现今如何了?”

    这都两天了,想来皇上应该提审了端王妃,只是不知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端王妃死了。”暗卫想到这事,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端王妃真是一个很有魄力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死了?死在谁面前?”萧九安诧异的扬了扬眉,可随即又释然了。

    凭端王妃犯的事,她就是不死也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死在端王和皇上面前,端王求皇上见了端王妃一面,端王妃矢口否认与南疆有来往,说那些香料也是下人孝敬她的,她用的觉得好才一直用。”

    “端王自是不信,一直在问端王妃为什么,端王妃便一直哭,不断的说着自己的委屈,然后又求端王让她见皇上,她要亲口跟皇上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端王被说动了,让人去请了皇上来。皇上来后,端王妃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,只不断的哭诉自己是冤枉的,是被人陷害的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并不信,端王妃见皇上不为所动,便以死明志,端王一个没有拉住,端王妃生生撞死在皇上和端王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端王妃死后,端王抱着端王妃痛哭,说自己无能没有保护她,皇上脸的当即就黑了,甩袖就走了,不过却让端王带着端王妃的尸首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暗卫说得很详细,即使没有亲眼所见,萧九安也能猜到大至情况如何。想到那画面,萧九安不由得冷笑:“端王妃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,临到死还要离间皇上与端王。”

    希望端王不要犯糊涂的才好,不然谁也保不住端王府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