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2章172自伤,高兴得太早了!

    第172章 172自伤,高兴得太早了

    重剑!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不适合用长软剑,你适合用重剑!”北辰天阙没有多想,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会要求与萧九安公平一战,但作为对手,他有必要告诉萧九安,他的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这是对对手的尊重,也是对他自己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,你能看出来的东西,本王会不知道吗?”萧九安手执长剑,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重剑?他十五岁之前都是在用重剑,但在那之后,他开始用软剑,且是最难控制的长软剑。

    “你在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道?”北辰天阙一想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不认为萧九安为什么要用长软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没有否认,这种事只要一查便知,不需要否认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会有人去查他十五年前的事,在登上风云录前,世人都不知燕北王府世子长什么样,又怎么会知道他用什么兵器?

    “难怪这三年你的排名不曾上升。”北辰天阙说的自然是风云榜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了一他手中的长剑,嗤笑道:“彼此彼此!”他记得,五年前北辰天阙用的是长枪,威力十足,比之长剑更加霸气。

    “长枪不方便携带。”北辰天阙闷闷的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用长剑只是为了方便,并不是为了增进本事,在这一点上他输给萧九安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不趁手的兵器,有什么区别?现在是你上,还是他上?”萧九安指了指南泽宇,问道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萧九安不曾染血的衣服,北辰天阙上前一步:“我答应了要护送三皇子回南疆,自然是我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出招吧。”两人的兵器都不趁手,这也算是一种公平了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没有谦让,手腕一动,倾身上前,剑尖直指萧九安的心脏,萧九安不慌不忙的抬手一挡,并在北辰天阙出第二招时,反手给了他一剑,逼的他不得不后退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退一步,萧九安就上前一步,瞬间化被变为主动,化防守为进攻。

    他,一向不喜欢防守,一味的防守不符合他的性格,大开大合,大杀四方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……”萧九安逼上前,手上的剑舞得飞快,快到肉眼看不清,只能看到一片残影和剑光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身法,好快的剑法。”南泽宇站在一旁,看得大惊,心中大惊。

    他,也是风云录上有名字的人物,虽然排名靠后,可萧九安当年不也是排在八十九名吗?他现在只比萧九安当时差五名罢了。

    他原先以为五名的差距不会太大,给他五年的时间,他也能追上萧九安,可今日一见,才明白风云榜前五十和后五十的差别,才知道风云榜上的差距,并不是武力值上的差距。

    不管是萧九安还是北辰天阙,这两人放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而他?

    如果加上用毒的话,也许他还能勉强跻身高手行列,可单纯拼武力他却不行,真要打起来,估计不出五十招,他就会惨败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招式凌厉至极,一阵强攻下来竟把北辰天阙逼的连连后退,只能防守而无进攻之力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很强!”五年不见,萧九安比他预想的还要强,他低估了萧九安进步的速度了。

    这五年,他在疯狂的成长,萧九安也没有停下来,他们两人的成长速度相差无几,可萧九安的起点比他高,所以综合起来还是萧九安略强一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差,五年不见,当刮目相看。”萧九安很强,可他一直很强,北辰天阙却不一样,他是从弱到强,短短五年们便能与他不相上下,着实是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比不上你,不过这并不重要,这世间看的从来都不是个人的实力,一个人是走不远的,未来我的路比你更宽。”他是北辰的大皇子,是北辰皇位最有力的继承人,可萧九安是什么?

    他现在是燕北王,未来也只能是燕北王,最多也只能成为燕北王,永远无法跟他比。

    “皇位?本王不屑!”萧九安下额微抬,傲气十足。

    他确实有这个资本说这样的话,因为天武的公主亲手将皇位捧到他面前,他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,给了他争夺皇位的机会,他同样拒绝了。

    皇位他不屑,就算他想要那个位置,也不会由一个人女人捧到他面前,更不会要他那个名义上的父亲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在三岁那年,他便只有母亲没有父亲,他萧九安想要什么只会靠自己争取,而不需要旁人施舍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狂妄了!”北辰天阙眼中闪过一抹痛恨,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嫉妒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屑一顾的东西,却是他拼尽全力才能得到的,萧九安……该死!

    当萧九安的剑刺来,北辰天阙并没有动,他只是侧过身,任萧九安的剑刺穿他的肩膀,而他的剑也在同一时刻,刺入萧九安的肩胛。

    拼着两败俱伤,他也要刺伤萧九安,让萧九安明白嚣张、狂妄是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噗!”剑同时刺入两人的身体里,同样都是在左边,同样都离心脏很近,同样都是一个小口子的剑伤,同样伤得不轻……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输了!”北辰天阙看着血,从萧九安的身体里流出来,笑了。

    五年了,他终于让萧九安见血了,只可惜萧九安和五年前一样,身上的衣服即使是染了血也看不出来,无法让人看到他的狼狈,真正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伤了本王便是赢了,那么你就赢了吧。”他早就过了争输赢的年纪,是输是赢真的很重要吗?

    只要不登上那个最高的位置,输赢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根本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心魔,伤了你,我的心魔便消了,日后我会越来越强,而你只能匍匐在地上仰视我。”北辰天阙抽出剑,速度又快又猛,一连串血珠顺着他的长剑飙出来,啪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声音,听到北辰天阙耳朵里,无疑是绝美的仙乐。

    同时,萧九安也把剑抽了出来,同样带出了一串血珠,可是萧九安却连看也没有看一样:“北辰天阙,现在说输赢还太早了,你忘了这是谁的地盘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抽剑,后退,怜悯的看着北辰天阙……

    九爷有话说:下一章云开出现,没有办法,王爷不受伤,云开怎么可以出现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