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87章787武器,满是漏洞的律法!

    第787章 787武器,满是漏洞的律法

    后面的话,这位禁军没有机会说出来,因为成明出脚了!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成明上前就是一脚,直接把人踹趴下了,并且一脚踩在那人的背上:“会不会说人话?”

    那人刚想爬起来,又被踩了下去,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不会说人话了。”成明却连看也没有看对方一眼,他一直看着禁军统领,不复先前的吊儿郎当,一双眼像是带着刀一样:“肖统领,我成某不动手是给你面子,不是给你身后这些兵的面子。你应该清楚燕北军与你带来的这群酒囊饭袋的差距,真要打起来,十个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成明侧身一指,指向早已在操场上列好队,随时准备战斗的燕北军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禁军统领一进来,就脸黑的原因。

    成明确实是客气好说话,可他客气的原因,是他后面排列的兵马。

    所有燕北军都排队整齐不说,手中的枪头,还齐齐指向他们,要不是如此,他们也不至于站在门口,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成明确实没有请他们进去,但他们也不敢进去。那一排排散发着森冷杀气的燕北军,就离他们不到百米,再往里,指不定他们就会腿软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来打架的。”禁军统领肖和违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有关系,管好你身后的兵,叫他们的眼睛别乱看,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,或者挑衅了谁,被打了我可是不会管的。你应该知道我们王妃说过,天启律法有一条自卫之说,你们要是挑衅再先,我们把你们打死了,那也是自卫!”成明一脸凶狠,匪气十足,哪里有一点副将的样子。

    面对嚣张狂妄的成明,肖统领还能忍一忍,他身后的兵却忍不住了,一个个怒目相视,张口就骂,却不想才刚开口,站在两旁如同木桩子的燕北军,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一样,丢掉手中的兵器,如同闪电一般冲上前,抡起拳头对着他们就是一阵猛揍:“给我放老实一点,这是燕北军的地盘,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怎么敢打人,这是天启,这是京城,我们奉命捉拿凶犯,你们怎么能打人。”禁军们刚开始还想要反抗,发现他们根本无力反抗,而且越反抗被人打的越凶,他们除了抱头乱蹿外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打人,你们挑衅在先,我们这是自卫。”燕北军见好就收,把人揍了一顿,看到禁军统领变脸,看到外面的禁军似要冲进来,便退到一旁,留下一地东倒西歪,嘴巴、脸上全是淤青的禁军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了肖统领,我这些兵和你们不一样,成天风里来雨里去的,下手重了一点。这是药钱,我们赔。”成明随手掏出一袋银子,丢在地上的禁军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说了,打架不怕,赔银子也不怕。但绝不能打输,成为那个收赔偿银子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燕北军再穷,也不差这点银子,不靠这点银子过日子。

    “成明,打也打了,说了也说,人呢?我可以带走吗?”自己的人被打趴下,肖统领自然没有面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身后五十个被放倒了,燕北军只出了十个人。五个打一个还是输了,他有脸为自己的属下叫屈吗?

    “带谁走?带我走?”成明又换个了一脸,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肖统领:“天启的律法,肖统领不懂吗?我是军人,我犯了事自有军法处置,你还真……管不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成明小子说得没有错,你要带谁走?把我们都带走吗?我们这八个人当中,哪个不是两品的武将,你们要带我们去哪?”其余七人,两副将,五参将齐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七人一排,不说这七人长相如何,就凭这七人那走路带风的气场,就叫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七人同时出现,且一个个穿着正式的军装,肖统领就知道今天这人他是带不走了,哪怕他带来了五万人来。

    这五万人,根本不是燕北军的对手好不好。没看到,燕北军半点都不怕,他特意给对方时间思考,本想让对方煎熬一二,却不想这些人完全没有煎熬,居然早早的列好队,随时准备战斗。

    这群人,还真是硬骨头,不好啃呀。

    “众位,我奉命办差,还请众位配合。”不管心里多么憋屈,肖统领面上都是一副稳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奉命?奉谁的命?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皇命再大,也大不过律法,整个天启都要按律法办事,你们按律法的规矩来,咱们自然听你的。”嚣张咧咧的是朱八,也是八人当中最年长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王妃说了,律法是好东西,叫我们一定要守法。肖统领,我们都是守法的好人,你们可不要办冤案。”衷毅就是一只笑面虎,也是八人当中最懂律法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他原先是不懂的,是纪云开提了一句,他才去学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说:“天启的律法满是漏洞,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出几十条律法,可以保证我即使杀了人,也能被判无罪。”

    “充满漏洞的律法,就是最好的杀人武器。读懂它、找出它的漏洞,在天启就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你,包括皇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话要是别人说的,衷毅肯定不会信,但这话是纪云开说的。

    当初,纪云开就是凭借熟读律法,不仅成功跳出天武公主设的陷阱,就是皇上也奈何不了她半分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牛人说的话,衷毅要是不信,那就是傻了。

    莫问先生的案子一出,他就开始钻读天启的律法,发现天启的律法确实有意思。

    别说莫问先生不是他们杀的,就是他们杀的,他们也能找出数十条理由,也驳倒朝廷的人,让朝廷定不了他们的罪!

    而现在,这是第一步,他们要让朝廷拿不到人,哪怕朝廷有人证、物证,证明他们就是杀人凶手,他们也能叫朝廷奈何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的身份是——军人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