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86章786挑衅,下马危!

    第786章 786挑衅,下马危

    凤祁与萧少戎并没有留下来,看禁军与燕北军之间的较量。他们很清楚,真要动真格,五万禁军根本不是,不到三万人的燕北军的动手,但是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不会跟禁军动手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这里是京城,燕北军再强也不可能,为这么点“小事”就背上一个造反的罪名。

    王爷不在,燕北军要与禁军发生冲突,吃亏的必然是燕北军。

    是以,皇上根本没有必要,兴师动众的调五万禁军前来,随便让个百人先锋小队过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带五万兵马来燕北军中拿八个人,也不知是打了谁的脸?

    打了谁的脸?

    禁军统领一带兵进去,就觉得自己的脸,被打的中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“来了?等你们大半天了,怎么这么墨迹?再不来,都要耽误我们傍晚训练了。”燕北军的人看到禁军统领一点也不意外,一点也不震惊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震惊、意外个毛。禁军统领带着这么多兵,就算大营外的路被学子挡住了,燕北军也有办法知晓禁军的动向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禁军统领带人来后,并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带人在外面看热闹。

    至于看谁的热闹,那就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们为何来?”禁军统领看着燕北军,面对他们的到来,半点也不慌张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多人来,燕北军就不慌吗?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左右……不就是些破事。”出面招待禁军统领的,是一位副将。

    副将的官职比禁军统领低,但他却半点也不把禁军统领放在眼里,一脸的痞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杀人,杀的还是莫问先生,可不是什么破事,是天大的事。”禁军统领板着脸,一脸阴沉地道。

    整个燕北军营井然有序,列队整齐,完全没有受他们的到来影响,要说没有挫败感,那绝对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这群狗娘养的燕北军,压根就没有把他们这群禁军当回事,哪怕他们的人数,是对方的两倍之多。

    “又是莫问先生的事,我们说了……我们燕北军敢作敢当,人是我们杀的,我们二话不说就认了,人不是我们杀的,任凭你们骂破嘴,我们也不会认。”一听又是此听,副将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过去了,他们已经从最初的,被人冤枉的愤怒到现在的平静。

    没办法,被骂多了,皮厚了。

    好吧,他们才不会承认,他们压根听不懂外面那群人骂什么,张口闭口知乎者也,谁知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证据,证明凶手就是在你们当中。”一路走进来,就没有一件顺心事。原本禁军统领还想与燕北军一较高下,可看到一个个虎背熊腰、血气冲天的燕北军,禁军统领顿时就失了比试的勇气。

    原先,他对皇上让他带五万人来,还有几分不满,可现在他半点不满也不敢有。

    这些燕北军,一个个走路带风,身带杀气,一看就是在战场上见过血的,不是他们这种养在京中的兵马,能对付的。

    五万人,依他看还是少了点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你们是来拿凶手的?行吧……哪几个是凶手,你点明吧。”副将听到后,十分配合,完全没有与人为难的意思。

    禁军统领想了半天的对策,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,顿时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,十分无力。

    但无力归无力,该做的事还是要做。

    “这八个人,我要全部带走。”禁军统领拿出八张画像:“朱八,成明,衷毅,柳求,曹定,李飞,游安,曾先。”

    不仅有画像还有人名、官职,可见皇上已经是看准目标,再备证据的。

    “吆,还有我呢。画的可真像。”说话的副将就是成明,将自己的画像抽出来后,递给身后的人看:“都来看看,像不像老子。”

    只见前一秒还板着脸,站的如同松柏一样的燕北军士兵,立刻松懈下来,像是呆头愣脑的大孩子,一个个你挤我,我挤你的凑上前,边看边哈哈大笑:“像,像极了成副将,你看这嘴角的刀疤都在,鼻子旁边这颗黑痣画的真好,比原本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小兵连连称像,成明又将另外七张拿了出来:“都看看像不像,像的话就去把你们老大叫来,就说朝廷有请,说咱们杀人了,要咱们抵命呢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就要抵命,咱们这几万人,哪个没有杀过人,而且不止一个呢。这要抵命的话,几条命都不够抵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不就是杀人吗?当兵的不杀人,拿刀干什么?”听到杀人的话,燕北军一点也不紧张。

    成明也不生气,抬脚踹了身旁的人一脚:“去去去,你们杀的是什么人,是在战场上杀敌人,朝廷说的杀人不一样。好了,好了,热闹看完就散了,各自守各自的位置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只一息的时间,东倒西歪,胡沁乱笑的燕北军立刻恢复原来的敏锐、肃穆,完全不复方才的嬉闹。

    一动一静,收敛自如,皆因一个命令。

    禁军统领明白,这是对方给他的下马危。不,燕北军先前就给了他下马危,这是燕北军对他们的嘲讽和不屑。

    这群军痞子!

    禁军统领心里气得洗,但面上深府极深的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冷静地站在原地,看着成明:“人呢,怎么还没有到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你们这么多包围着,我们还能跑了不成。”成明不屑地看着禁军统领身后,一个个像白斩鸡一样的禁军,毫不掩饰眼中的轻蔑。

    年轻人热血冲天,且能进入禁军,本身就不是什么差的。

    从进来到现在,燕北军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,甚至都没有让他们踏入军中一步,这群年轻的禁军早就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有一个有点背景,行事又冲动的,看到成明一脸轻蔑的样子,顿时就怒了,上前一步指着成明大吼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禁军办事,你们不知道配合一点吗?我告诉你,燕北军再了不起,犯了错也得受天启的律法制裁。别说你们,连你们王爷在我们面前,也得乖的像崽一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