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84章784坑哥,趁你不在!

    第784章 784坑哥,趁你不在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,有利益的地方就不会停止斗争,京城那个地方的争斗,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人在的时候,争斗不休,人走人,依旧不会停止斗争。

    萧九安在京城,皇上天天盯着他,怕他跑回燕北,现在萧九安悄悄地跑了,还把唯一可能的人质纪云开带走了,皇上却突然发现,没啥好怕的。

    怕,怕有什么用,萧九安人都跑了,他的人除了查到萧九安出了城,就没有人查到他去哪了。

    没有燕北,没有黑石山,没有去天武,也没有去北辰,萧九安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,完全无法找到踪影。

    找不到人才是最可怕的,皇上动用了所有的皇家暗探,也查不到萧九安到底去哪里了。不知道人在哪,就意味着皇上也不知道,萧九安到底在做什么,更不清楚他什么时候会出现。

    但人不见了,并不全是坏事,至少对皇上来说并不是。

    萧九安人不在京城,就算明面上挂了一个,被困在别庄的幌子,但他人不在就是事实。只要没有萧九安调度燕北军的一切,萧少戎又不能出面,那么能代表萧家主事的人,只有萧十庆!

    萧十庆确实是自逐出萧家了,但她不可否认的,她还是萧九安的妹妹,还是朝廷承认的十庆郡主,只要朝廷承认她的身份,某些时候她就能代表萧家。

    皇上现在正是要利用这一点。

    莫问先生的案子,拖了大半个月却仍旧一无所获,那些闹事的学士还在燕北军外静坐,困得燕北军不得外出,也无法与外面联系。

    朝廷暂且没有管燕北军的事,只是拿莫问先生的案子出来,召十庆郡主问话。

    朝廷的做法简单粗暴,直接说是找到了目击证人,目击证人画出了八个行凶者的长相,朝廷招十庆郡主来认一认,这八人她认不认识?

    按说事情是不用这么麻烦,朝廷的人有行凶者的画相,还锁定了燕北军这个大目标,只要按图拿人就行了,但问题来了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外面还守着一群学子,要是要没有查清前,几个官差过去,别说从燕北军大营带人走,根本就进不了燕北军大营。

    朝廷不想兴师动众,索性请十庆郡主先来认一认,如于一来也能把案子坐实,叫燕北军的人逃不掉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坑的一手好兄长的十庆郡主,看到画相的八人的样子,立刻露出震惊的表情,脸上就差没有写“我认识他们”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转身说出来的话,却不是这个,而是慌里慌张地摇头:“我,我,我不认识他,他们……不,不知道他们是谁,他,他们也与燕北军无关。对,他们与燕北军无关,一点关系也没有,我不认识他们。”

    十庆郡主这幅样子,就是在告诉在场的众人,我在撒谎,而且撒到后面,越撒越自然,我连我自己都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皇上这事办得十分的公证,他是在早朝的时候,把十庆郡主召来的。是以,十庆郡主这一番话,全是当着满朝大臣说的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这副不打自招的样子,落在这些人精的大臣眼中,真是比什么证据都明显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没有摇头叹息的……

    这世间傻子多,但聪明人也不少。能在这块地方有一席之位的人,说真的,还真蠢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人人能看清,但总有那么一两个聪明人看得明白。这就是一局,一个坑死燕北王的局,而十庆郡主就是那个推手。

    画像上的那八个行凶者,不是别人,正是城外燕北军的三位副将与五位参将。

    可以说,皇上用一个杀人凶手,用一个目击者,再用一个十庆郡主,趁着燕北王被困之际,直接干掉了燕北军在京中,一半的重要将领。

    这一招,真狠,真毒。

    几位上将悄悄抬头看向龙椅上皇上,似乎第一次认清这位皇上……

    有了十庆郡主的“证实”,皇上不再犹豫,下旨派禁军拿人。考虑到燕北军的特殊情况,皇上直接调了五万禁军,名义上是维护燕北军外面的次序,实际上是为什么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不就是派燕北军的人拒捕,造反,人手不够打不过吗?

    只是,城外的燕北军真要动手,五万禁军有什么用?

    楚昊看着坐在龙椅上,意气风发的皇上,不由得冷笑:卑鄙的小人,也只敢趁王爷不在京城,才敢动手。

    要是王爷在京城,他还真不信,皇上敢这么简单粗暴的,把杀死莫问先生的罪名,栽到燕北王和燕北军头上?

    朝廷的效率高到可怕,皇上才在早朝上确定此事,一到下午,禁军统领就召集了五万兵马在城外,待人员集结完毕,禁军统领便直接带人去了燕北军大营。

    燕北王大军营外,里三层、外三层坐满了静坐的学子。

    这些学子虽然在外面闹事,但却十有安静,一个个坐着,只用控诉和悲愤地眼神看着燕北军大营外,偶尔看到一两个燕北军走出来,就会用仇恨的眼神瞪着他们,一副恨不得把他们撕碎样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就用眼神瞪瞪,并没有一个人动作。

    或许是不敢,或放是怕动手后,他们就从占理的一方,便成无理取闹的一方。

    而这点眼神的杀伤力,对燕北军士兵不痛不痒,他们的同伴甚至半点也不在意的,侨装成小贩给书生们提供水和吃食,有的听到书生们辱骂燕北军时,还会跟着附和两句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都是一群兵油子,要说他们是什么好人,还真不是,所以被骂两句就骂呗。

    至于听到这群书生骂他们王爷?

    咳咳……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在燕北军也没有什么好名声,他们走在路上,天天听燕北军的老百姓骂他们的王爷,拿他们王爷的威名吓唬小孩子,他们早就习惯,王爷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想骂就骂呗,反正他们不附和就行了,这些人除了嘴上占点便宜外,还能如何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