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47章447失算,你是懦夫!

    第447章 447失算,你是懦夫

    “我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到纪云开的问话,齐大少踉跄一步,自嘲苦笑,那笑哭还要难看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从来都不是我想怎么样,而是你们想要怎么样?你们想要我怎么样,我就怎么样。”齐大少双眼迷蒙,看似在看纪云开,但又好像透着纪云开看别人。

    “当年,我什么都不懂,你们就为我定下了未婚妻,打小就告诉我,要对表妹好,要爱护表妹一辈子。我听你们的话,对表妹好,照顾表妹,把表妹当成未来的妻子,我满心满意想着娶表妹,可事到临头,你们却要解除我和表妹的婚约,要我另娶他人,要本就不管我的意见,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从来都是你们说了算,你们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意见。我想怎么样?我只想娶表妹,只想娶我的表妹,只想娶我精心呵护了十六年的表妹,这也有错吗?”

    齐大少说着说着就蹲了下去,抱头痛哭……

    齐家家丁见状,立刻眼前一亮,要上前拿人,可他们刚动纪云开就下令道:“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侍卫上前一步,连刀也不需要抽出来,就把齐家的家丁吓得连连后退,跪倒在地上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“王妃,这,这……”齐家家丁跪在地上,想要像纪云开求情,可又不敢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理会他们,她上前一步,走到齐大少面前:“齐少,这不是齐家,没有人替你做主,现在你想怎么样?”看在齐家这位少年对张慧和有情的份上,她能帮的定帮。

    这世间,有情有义的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吗?我想要我的表妹,你能还给我吗?你能把我的表妹还给我吗?”齐大少一脸泪水,仰头看着纪云开,如同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纪云开回答的干脆,面对痛哭流涕,伤心绝望的齐大少,纪云开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先前,她是有些同情他的,可怕到他赌气似的话,那份同情又淡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能,你还说什么?我没有怪你害死我表妹就已经够了,你别仗着身份在我面前指手画脚。”齐大少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,且他也是怨纪云开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纪云开,慧和至少不会死,他还有时间把她带走。

    “张小姐便是昨天不死,明天,后天也会死,她在张家根本活不下去。”打听了张家的情况,看到了张家与齐家待张慧和的态度,纪云开知道张慧和那句“是我不想活”至少有五成是真,五成是为了安慰她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所以,我一直想要带她离开。”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慧和在张家过得多艰难,也比任何人都清楚,齐家有多不待见慧和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么多年你也没有带她离开,你什么时候能带她离开?”张慧和是绝望了,是看不到未来,看不到希望,才会放弃自己的性命,才会毫不犹豫的赴死。

    “很快,我很快就能带表妹走了,我这些年一直在安排,只等安排好,我就可以带表妹离开了。”齐大少大声回答,竟是有几分心虚之意。

    “很快?这话你没少对张小姐说吧?可惜你的很快永远无法兑现。”纪云开大概明白张慧和的绝望了,如果没有齐大少的“我很快就会带你离开”,张慧和也许还能另想出路,可就因为齐大少这句话,张慧和一心盼着齐大少把她带离张家,可结果呢?

    一年又一年,张慧和也没有等到她的表哥带她离开,甚至张家最近又打起她的婚事的主意。

    听到纪云开话中的嘲讽之意,齐大少急切的为自己解释:“不是的,半年……最多再过半年,我就能带表妹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准备要这么久?既然是带张小姐私奔,你要准备什么?钱财还是路引?这些东西你需要准备多少?有十天够不够吗?”纪云开不知道齐大少要准备什么,但他知道齐家这位大少优柔寡断,而正是他的优柔寡断,害了张慧和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齐大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一双眼慌乱无神,对上纪云开好似洞悉一切的眸子,狼狈地别开脸,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纪云开原本为张慧和有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表哥而高兴,可见到齐大少的表现,却只有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是懦夫!”留下这么句话,纪云开不再理会齐大少,转身上了马车,示意侍卫继续出城。

    “表妹……”齐大少见燕北王府的人要走,猛地扑上去,可纪云开却先一步下令: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有纪云开的命令,燕北王府的侍卫立刻将齐大少格开,而先前一股作死能突破侍卫包围的齐大少,这会早已气力竭,根本无力靠近棺木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装着张慧和尸骨的棺木,缓缓驶出城外。

    “表妹,表妹……”被侍卫按住齐大少撕心裂肺的大喊,可此刻却没有多少人同情他。

    “人死了才来装深情,演给谁看。”城楼一旁的茶楼,北辰天阙与凤宁坐在隐秘的雅间,将眼前的一幕尽收眼底,却是一副无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宁不曾开口,只是静静的喝着手中的茶,好像手中最普通不过的茶水,是什么仙水甘露一般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却是沉不住气,忍不住抱怨:“我当齐家少爷能有多大本事,却不想竟是个无能的,亏得我还帮了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不然,就凭齐家大少的本事,他根本无法从齐家逃出来。齐有自知晓张慧和的死迅,就立刻让人把齐大少看管了起来,就怕这位大少闹腾,丢了齐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听完北辰天阙的抱怨,凤宁才施施然的开口道:“不破不立,也许经此一事,这位齐家少年能立起来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立起来了,也与我无用,本想叫他把局搅乱,让纪云开难堪,给燕北王府树敌,却没有想到竟被纪云开三言两语打发了。”隔得远,再加上纪云开带了面具,北辰天阙并没有看清纪云开的长相,但观其形,就知不是一个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听到北辰天阙提起纪云开,凤宁不由得凝眉:“纪云开不简单,此女不除,定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百鸟袭人!有人愿意花这么大的代价除掉纪云开,却还没有除掉,可见纪云开绝不简单,先前是他们小觑纪云开了,现在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