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46章246胃疼,同桌共食!

    第246章 246胃疼,同桌共食

    侍卫说完,就觉得周遭的温度骤降,冷得人直哆嗦,侍卫想要将衣服拢紧,可刚一动,就听到萧九安冰冷的声音,在头顶响起:“萧少戎在不在军中?”

    “在,萧少主在军中,事后他也出来过,可诸葛大夫并不给他面子,并说他虚伪。”侍卫不敢隐瞒,如实禀报。

    “确实虚伪!”萧九安的声音越发得冷冽:“是谁给他们权利,私自检查解药的?是谁给他们权利,逼迫王妃和诸葛大夫交解药的?萧少主吗?”

    “贪心不足,得陇望蜀,不懂感恩,这就是本王带出来的燕北军?你们太让本王失望了。”不过是区区一个毒,就将他们心中阴暗的一面暴露了出来,真得让他很失望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件事,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,他的人居然是这么的自私与无耻,并把自私与无耻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不管是诸葛大夫还是纪云开,他们都没有义务帮燕北军配解药,燕北军上下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吗?

    “王爷恕罪,王爷恕罪。”侍卫可以肯定,他们家王爷不高兴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恕罪?”萧九安冷笑:“犯了错,就该受惩罚,而不是求本王恕罪。传本王令,今日参与此事的人,军医全家发配南疆,闹事的将领全部革去职务,打八十军棍,士兵打五十军棍,至于萧少主,打两百军棍,分三次执行,并让明日带人来给诸葛大夫道歉。”

    他萧九安虽然很难对人交付信任,但也不会一边用人,一边怀疑人,他把此事交给了纪云开和诸葛大夫,就会尊重诸葛大夫与纪云开的所有决定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侍卫一句话也不敢话,得了命令,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侍卫走后,萧九安维持同一个姿势,独自在书房坐了许久,直到夜幕降临这才起身,朝外走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书房,萧九安这次没有迟疑,直接朝纪云开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院内灯火通明,许是下人太少的原因,院内有些安静,也无人发现萧九安的到来。

    直到走入院子,入画和侍书才发现萧九安来了,忙不迭的上前行礼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在哪?”不管如何,发生那样的事,他总要来跟纪云开说一声,免得纪云开真不制解药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燕北王大人选择性的忘记了,他可以不用亲自来的,他只需要让管事说一声就好了,实在不行拿凤佩或者凤祁的事出来诱惑纪云开也行。

    毕竟,他很清楚纪云开的软肋不是?

    “王妃正在花厅用膳。”入画犹豫了一下,才开口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听,就知其中必有问题,可却没有问,而是直接朝花厅走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院子的布局,和萧九安住的寒水堂一样,根本……不需要下人带路,萧九安也能找到花厅在哪。

    一走近,就听到屋内低低的交谈声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个蛇汤好喝,鲜美无比,原来毒蛇这么好吃,以前在山上,我们可没少逮毒晕,可都是取它的牙和胆入药,蛇肉全丢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诸葛小大夫的声音,也是入画为何会犹豫的原因。

    纪云开正与诸葛小大夫一同用膳,虽说诸葛小大夫并不是与王妃单独相处,可终归是外男,这事要让王爷看到肯定不好,是以入画才会迟疑。

    “太浪费了,蛇肉多好吃,不仅炖汤好喝,就是红烧、煮粥都异常美味,直接洒点盐烤着吃也香呀。”

    这是纪云开的声音,声音有些虚弱,但听着精气神还不,怎么也不像太医说的体寒肺虚,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萧九安并没有在外停下,直接走了进来,暖冬和司棋第一时间发现了,两人脸色微变,暗暗责怪跟在萧九安身后的入画与侍书,并小声提醒纪云开:“王妃,王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入画与侍书委屈的不行,可又不敢开口解释,只能憋屈的在后面行礼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正好背对着门口,听罢,立刻放下筷子,起来,转身,屈膝行礼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还在赌气,坐着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才不要给虚伪的小人行礼!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萧九安脚步不停,直接在空下来的首位上坐下,自然的道:“加一副碗筷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还未用膳?”纪云开问了一句,不等萧九安回答,又对暖冬的道:“把王爷的份例都端来。”

    就算要一起吃,也求别吃她那份,本来诸葛小大夫来了,她的饭菜就不够吃,再加上萧九安来,她还能吃饱吗?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说不,老大爷似的坐在主位上,纪云开本身就坐在左侧,这会也只能坐在他的左下手。

    司棋很快就给萧九安添了一碗饭过来,萧九安端起,神情自然的吃了起来,并不需要人帮忙布菜。

    纪云开略迟疑了一下,端起未喝完的汤,继续喝。

    总不能萧九安吃,她看着吧?她才刚开始吃呢,汤还没有喝完呢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一直在吃,根本不受萧九安影响。

    三人默默地吃饭,此时没有一个人说话,很快就有新的饭茶端上来,暖冬轻手轻脚的放下饭菜,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。

    添了新菜,三人仍旧沉默地吃饭,气氛凝重且压抑,总有一种山雨欲来的趋势,完全不复之前的轻松。

    纪云开吃着吃着,胃都疼了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吃过,这么压抑的饭,哪怕是那十几年一直一个人吃饭,也不会像此刻这般沉闷压抑。

    默默地看了萧九安一眼,见萧九安丝毫不受影响,依旧不紧不慢的进食,默默地叹气:她果然比不上萧九安。

    比不上萧九安脸皮厚,比不上萧九安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再看诸葛小大夫一副气鼓鼓的样子,纪云开又开心了:和诸葛小大夫一比,她的表现绝对是成熟冷静。

    是的,军营发生的事她知道了,并且她还安慰了诸葛小大夫一通。

    是的,她并不生气,因为她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,一点也不意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