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83章783成了,就这么无赖!

    第783章 783成了,就这么无赖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也许不是一个聪明的人,但他无疑是个固执的人,他认定的事十匹马也拉不回来,任凭药门门主威胁、诱惑,甚至拿诸葛小大夫的师父威逼,诸葛小大夫都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坚持,要他拿出真正的,能压制燕北王妃毒药的药方。就必须放他离开,带着他师父一起,要不然就让他和他师父,一起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威胁我?你真以为我不敢弄死你们师徒二人吗?你真当你能拿出压制燕北王妃毒药的药方,就很不了不起吗?这药门多的是比你强的大夫,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,都能开出比你更好的药方,我们只是没有时间罢了。”药门门主还真没有见过,像诸葛小大夫这样的硬骨头。

    怎么说都没用,怎么说都是都低着头,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,任你打骂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这不,听到他的威胁,也仍旧低着头,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连个眼神也不给他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也只有老七才教的出来,和老七一样是个硬骨头,要不是老七的骨头太硬,要不是老七死也不肯配合他们,现在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诸葛玉树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到底是拿还是不拿?你要不拿出来,我现在就让人将你师父活剐,一刀刀将他的肉片下来,煮熟了给你吃。我保证,当你吃饱了,你师父还没有死。”药门门主为了逼迫诸葛小大夫就范,真的是什么狠招都使得出。

    要是平时,诸葛小大夫肯定低头了,但想到昨晚师父再三“交待”,要他不可退让,哪怕是大师父当场杀了师父也不可退让,诸葛小大夫就死咬着牙不吭声。

    他要听师父的话,他不能让拖着残躯,也要护住他的师父失望。

    昨天青城师兄他们,把他带过来的时候,一直在说,师父是为了他才受这些苦的,不然依师父的本事,早就自我了断了,根本不用受这样的苦。

    是大师父他们,拿他的命威胁师父,说师父要是自杀死了,药门就会把他抓回来,让他代替师父受那些折磨。

    师父为了他,一直咬牙坚持,任凭大师父他们怎么折磨,都不肯寻死。当然师父更不愿意,与大师父他们同流合污,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方式学医。

    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,他怎么能叫师父失望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死死握拳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真的是被诸葛小大夫,这种油盐不进的人气疯了,也懒得跟这种不能世事的人说话,直接指着诸葛小大夫的师父,厉声道:“你们……把那个老不死的给我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父,你要动我师父一下,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。燕北王妃中的是南疆的毒,没有我,你解不了他的毒。”诸葛小大夫突然爆发了,挡在他师父面前,稚嫩的面容没有平日的懵懂与无知,只有坚决与狠厉,就像是护食的狼崽子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就连药门门主都吓到了,他还真没有想到,这个看上去和善,甚至有一些软绵的弟子,会有这么强硬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,你敢!”药门门主气得脸色发红。

    南疆的毒,他确实了解的不多,真要叫他去解毒,他不一定解得了,而且真要论医术,他并不是最好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敢,大师父应该明白我是什么人。”诸葛小大夫威胁完,想起昨晚师父的“交待”,红着眼睛道:“大师父,我现在还肯叫你一声大师父,就表示我还把自己当药门的人看。大师父,你放心……我知道药门的规矩,这里的事我绝不会告诉第二人,更不会让王爷和王妃他们看到我师父。大师父你要不放心,可以一直让人跟着我,我保证不单独接触别人,只要你让我医治我师父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你师父变成这个样子,你不恨我?不恨药门?你说你不说出去,我就会信吗?”药门门主嗤之以鼻,诸葛小大夫也不多说,只道:“大师父你只能赌了,不然你解不了燕北王妃的毒,砸了药门的招牌不说,还会惹怒燕北王,你应该知道惹怒燕北王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解不了燕北王妃的毒!”要是能解,就不会把人带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但至少我能抑制王妃毒发,而且我比你们都了解南疆的药草,我可以提供南疆药草的消息,有这些在,我相信大师父定能配出解药。”论医术,药门七位师父中,就属他师父的医术最好,因为只有他师父才愿意专心研习医术,而不会想着走这些邪门歪道。

    但为了他和师父的命,他只能说出违心的话了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没有立刻回答,也不像之前那么愤怒,而是审势的看着诸葛小大夫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我绝不会把这里的事说出去。”诸葛小大夫再不知事,也明白这座人间炼狱,是药门绝不能让外人知晓的存在,虽然他怀疑王爷和王妃肯定知道了,不然王妃不会那么巧毒发。

    他是和王妃一起来的,王妃昨天还好好的,王妃有没有中毒,他还不清楚吗?

    想到为了他,以身尝毒的王妃,诸葛小大夫眼眶红了。

    是他没用,要是他有一点本事,师父也不用为了保他而受尽折磨,王妃更不用再次受南疆毒药的折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诸葛小大夫便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看他这副懦弱的样子,眼中闪过一抹鄙夷,却也有了决定:“好,我放你们师徒二人出去,我会让人专门照看你师父,一旦你走露一点点风声,我就将你师父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!”诸葛小大夫急切的做出保证。

    这样换作旁人,药门门主还会认为对方是虚伪,但放在诸葛小大夫身上,药门门主就没有一丝怀疑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与老七这个徒弟接触不多,可也知这个少年是个简单到有些蠢的,和老七一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