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80章780欺骗,比如我喜欢你!

    第780章 780欺骗,比如我喜欢你

    药门门主一副老神在在,把握十足的样子,但是纪云开和王爷都知道,药门门主根本拿南疆的毒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南疆的毒草,一向需要南疆的草药来解,药门也没有南疆的药草,就算他有那个能耐开的出药方,也配不到药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不会说出来,药门门主想装,那就继续装吧,左右他们有时间。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了,先开药。”王爷没有拆穿药门门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,药门门主怎么做?

    “王爷,我直接让人把药熬好送来吧?”药门门主哪里敢开药方,要知道随燕北王一同前来的,还有天医谷的弟子,就是燕北王妃自己,也是天医谷的弟子。

    就算这两人学得再不好,看药方总是会看的吧?

    要让这两人看出药方上的问题,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放?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。”王爷不慎耐烦的开口,药门门主垂眸,掩去眼中的寒光,恭敬的退下。

    人一走,纪云开就不呼痛了,对墨七惜道:“跟着他,他必然要去找诸葛小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七惜朝王爷点了点头,便快步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一走,王爷的脸又阴沉了几分,纪云开一看就猜到王爷十有八九,要继续跟她算账了,顿时呻吟了一句,一副痛狠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又疼了?”王爷脸色一变,顾不得找纪云开算账,连忙坐在床旁,握着纪云开的手。

    “好疼!”纪云开脸色苍白,额头还有细汗冒出,配上她痛苦的表情,是个人都知道她确实疼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哪里痛?”王爷一手握着纪云开的手,一手拿着帕子给她擦拭,眼中的担忧似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纪云开这痛三分真,七分假,王爷仍旧心疼,心疼这个不相信他的姑娘。

    要不是纪云开服了毒药,他肯定要把人拖起来打一顿,真的是太不乖了!

    “肚子好疼。”纪云开低低地开口,心虚地移开眼,不敢看王爷。

    毒发后确实会疼,但并没有到这么夸张的地步,她不过是故意装出很疼的样子,好借此躲避王爷的追究罢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吗?”看纪云开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,王爷哪里还舍得怪罪纪云开,轻轻碰了碰纪云开的肚子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,额头上的汗珠更多了。

    她这是心虚的。

    “疼的厉害?这样有没有好些?”看纪云开脸色发白,王爷悄悄运起内力,一股暖流从着王爷的手心,穿过衣服,顺着肌肤流入体内。

    纪云开起先一怔,随即明白过来,眼眶微微泛红,不由得用力点头:“好些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肯定,这男人明明知道她是装的,可却愿意配合她,真的,真的……叫她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,怎么还一副要哭的样子。”王爷犹豫了一下,还是轻轻地在她的头顶拍了拍:“你安心的,你是本王的王妃,不管发生什么事,本王都会先护着你。”哪怕是你欺骗本王。

    当然,这话王爷绝对不会说出来,说出来了,这女人以后有恃无恐怎么办?

    “真的?哪怕我骗了你?”王爷不说,纪云开自己却问了出来,王爷顿时脸黑了:“你要骗本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比如……我骗你,我喜欢你呀。”源源不绝的热流涌入体内,不仅缓解了纪云开身体上的痛,也让她的心情变得好了起来,甚至兴起逗弄王爷的心思。

    王爷愣在当场,他没有想到纪云开会在这种情况下,说喜欢他,好半天才开口:“你,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一开口,却是不自信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这辈子都听不到纪云开说喜欢他。越是跟纪云开相处的久,王爷越发的明白,这个女人有多么固执,她认定的事,她划好的界线,他根本踏不过去……

    就好比,在纪云开眼中,他是她的夫君,却不是她心爱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把她当夫君,也做好了一个妻子该做的一切,但他知道纪云开虽接受了他,心底也可能有他,但更多的是因为他们两人绑在一起,永远脱不开,纪云开顺势为之罢了。

    若论喜欢,纪云开应该也是喜欢他的,只是那份喜欢太淡,太浅,他是一个贪心的人,纪云开的喜欢,比他想要的少太多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骗你的呀。”看着王爷呆傻的样子,纪云开面上笑的开心,心里涩涩的难受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王爷会因为她一句喜欢而高兴成这样,看样子王爷比她想象中的好满足,只是……

    她却做不到一直满足他。

    她和王爷之间很多事真的说不清楚,但过去的事也不可能完全不存在,至少她就做不到完全的忘掉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过去的她,就没有现在自己,过去亦是人生的一部分,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,至少她就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嗯,本王许你骗。”很多事情纪云开不说,王爷也明白。

    纪云开心里有心结,就如同他亦有心结一样。心结这种东西,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,纪云开能开口说喜欢他,哪怕冠着欺骗的名头,他也高兴。

    他知道,纪云开现在不是骗他,而是真的,真的喜欢他,并且愿意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以后,这种欺骗的话你可以多说一点,本王不介意你用这话欺骗我。”看纪云开像算计得逼的小狐狸样,王爷一个没有忍住,在纪云开头顶揉了一把,把纪云开的头发揉成一个鸟窝,纪云开却是半点不知,只往前侧挪了挪,离得王爷更近……

    当墨七惜带着送药的药僮进来,就发现这两人之间气氛不一样了。墨七惜看了看萧九安,又看看纪云开,再看向端着药汁的小药僮,终是没有问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的药。”小药僮胆子不大,端着药进屋后,在王爷的威压下,一直低着头不敢乱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爷接过药,看也不看小药僮一眼,就将药汁递到纪云开嘴边,轻声哄道:“张嘴,喝药……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立刻张嘴,而是看了墨七惜一眼,见到墨七惜点头,这才张嘴将灌了下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