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77章777失踪,坏人好事!

    第777章 777失踪,坏人好事

    和青山师兄的跋扈不一样,药门门主对王爷很客气,甚至带着一丝殷勤的味道。

    王爷入药门后,虽不曾说出一句求医的话,药门门主也没有说什么送客的话,征求了王爷的意见后,药门门主将王爷、墨七惜一行人,安排在一个独立的小院。

    小院位于在药门边缘地带,四周种满了药草,还未走近就能闻到淡淡的药草香,那香气令人心旷神怡,不过闻了片刻,心中的不忿与烦躁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这药门倒是一个好地方。”墨七惜深吸了口气,一扫先前的阴郁与低落。

    自入药门到现在,他就没有开口说一句话,周身的散发出来的低下压,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药门门主也是在看到墨七惜的样子,才没有贸然寻问求医一事,而是假装什么都不知。

    “再好的地方,王爷进来后都会变得不好。”纪云开笑着打趣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一入药门就有药香扑鼻,只是先前王爷身上的煞气太重,药草不精神了,香气也就淡了。

    想来,药门门主是看到王爷与墨七惜之间的气氛不对,这才没有开口提求医一事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王爷与墨七惜打一架也不是没有好处的,至少两人凭着那一身煞气,把药门的人震住了。

    “犯蠢了,我不应该跟你们住一个院子的。”墨七惜嫌弃的看了王爷一眼。

    他还记恨着萧九安,现在还不想跟萧九安说话。

    “哼,你当本王乐意?”王爷高傲的斜了墨七惜一眼,拉着纪云开的手,朝正中间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于是,最大的、采光最好的屋子没有,墨七惜和费小柴只能住在两边的小屋子里。

    虽是小屋子,但药门的人布置的十分雅致,甚至还给四人安排了三个药僮来服侍他们。不过,都让王爷给拒了。

    药门的人也没有勉强,让王爷随意,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接话,也没有提求医的事,药门的人同样没有提,把人安排在小院,送来晚饭与热水后就自动消失了,没有讨人嫌的往前凑。

    是夜,王爷和纪云开躺了床上却没有睡意。纪云开是担心诸葛小大夫,而王爷则与墨七惜有约。

    虽然,他白天才跟墨七惜打了一架,打得天地变色、风云倒卷,但那是私事,涉有到正经事,不管是王爷还是墨七惜,都不会感情用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诸葛小大夫会有危险吗?我看药门的人对他一点也不友善,那个青山的话你也听到了,诸葛小大夫的师父肯定出事了,药门门主让诸葛小大夫去看他师父,也不知安的什么心。”纪云开是真担心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看来,诸葛小大夫就是个孩子,半点自保的本事也没有,这药门也不像诸葛小大夫说的那么平和,她真的挺不安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也真是的,平时提起药门就是一副引以为荣的样子,提起师父也是一脸孺慕,我还以为他在药门混得很开,早知道他在药门是这样的处境,我就不要他带我们来了。”想到白天诸葛小大夫吓得瑟瑟发抖,纪云开就不由得自责。

    要来药门有的是办法,不一定非要诸葛小大夫带他们来不可,他们可以想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纪云开趴在王爷了胸膛上,一晚上都在碎碎念,且说的全是诸葛小大夫的事,王爷越听脸越黑了……

    这女人,趴在他胸前想别的男人,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?

    “诸葛小……”终于,在纪云开又一次提到诸葛小大夫这个名字时,王爷忍不住了,一个翻身,把纪云开压在身下,重重的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:“纪云开,本王是男人,你在床上,在本王的怀里,一再提另一个男人的名字,你就不怕本王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王爷下口极重,纪云开吃痛,倒抽了口气:“咬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咬疼了就对,不咬疼你就不当回事。”王爷抬头,伸手撩开纪云开的肩膀上的衣服,看到上面的牙印,十分满意:“这次原谅你,没有下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王爷孩子气的动作,纪云开好气又好笑:“诸葛小大夫他……”还是个孩子!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纪云开的唇就被王爷给堵住了:“说了没有下一次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纪云开一窒,吓了一跳,王爷却不管,强硬的撬开纪云开的唇,吻了下去,带着薄茧的手指,隔着衣服摩挲着纪云开的肌肤,引得纪云开一阵战栗……

    “住,住手……”在纪云开快要憋死之际,王爷终于放开了纪云开的唇。

    纪云开大口大口喘气,同时还要阻止王爷作乱的手。

    王爷等会还要出去了,这个时候撩她,撩而不做,有意思吗?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久了,你还是这么蠢,连换气也不会。”看纪云开一张脸憋的通红,王爷不客气的嘲笑道。

    用力挡住王爷往下探的手,纪云开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道:“不会换气怎么了?难道你希望我什么都会,经验丰富?”

    她真要经验丰富,凭王爷的小心眼,肯定得气得吐三升血。

    “不会没有关系,有本王在,你一定会经验丰富。”王爷脸不红气不喘地道:“来,我们再来温习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纪云开侧过脸要避开,她还未动,就听到门外响起一阵嗦嗦声,声音不大却足够叫屋内的人听到。

    纪云开强忍着笑意道:“王爷,墨七惜来了……”这是墨七惜与王爷约定的暗号,纪云开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……”理会二字还没有吐出来,嗦嗦声又再次响起,且比之前更快更急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王爷气急败坏,重重地纪云开唇上啄了一下,便翻身下床:“安心睡觉,有本王在,诸葛小大夫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人便从窗子口飞了出去,反手又将窗户关上了,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?舍得出来了。”墨七惜站在窗户下,双手环抱,讥讽的看着王爷,可惜天太黑,王爷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王爷给了墨七惜一个冷刀子:“你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刻钟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出来的。”但他会一直在外面发出声响,提醒萧九安与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,有他这么一个不断发声的人在,这两人还能做什么亲密的事。

    “去找人,把诸葛小大夫带回来了。”王爷懒得与墨七惜多言,直接下令。

    墨七惜却没有动,语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:“我来找你前,在药门转了一圈,偌大的药门我都找了一圈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墨七惜顿了一下,才继续道:“没有诸葛小大夫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诸葛小大夫失踪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