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0章170荣幸,十步杀一人!

    第170章 170荣幸,十步杀一人

    南泽宇虽然不肯服输,但并不敢真的跟北辰天阙对着干,在北辰天阙移开视线后,南泽宇也讷讷的收回了视线,然后换上北辰天阙带来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把这里收拾干净,我不希望萧九安发现什么。”北辰天阙扫了一眼,下起命令毫不含糊,根本没有把南泽宇放在与他对等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泽宇自是不愿意,可北辰天阙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,直接道:“给你一刻钟的时间,我的人在外面等你,他们会把你安全送到南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对上北辰天阙杀人的眼神,想到他还需要北辰天阙的帮助,南泽宇只能闷闷的点头:“我会收拾干净,不会让萧九安的人找到。”

    似察觉到南泽宇的不满,北辰天阙临出前,特意说道:“南泽宇,我这么做是为你好,不然下次你连地宫都没得躲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是何等精明的人,要让萧九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,南泽宇就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南泽宇的脸色稍稍好看了几许,可明显还是不满北辰天阙的态度,可北辰天阙却不再理会他了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南泽宇心里虽气闷,但也不能否认北辰天阙说得对,即使再怎么不满,南泽宇也认命地拖着受伤的身体,抹掉有人呆过的痕迹,将其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处理好一切,正好一刻钟,可见北辰天阙把时间卡得有多么紧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走了。”南泽宇出来,看到站在树下等他的北辰天阙,阴冷冷的道,活像是北辰天阙欠了他的钱一样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并不理会他,上下打量一眼,确定他这番穿着与天启人无异后,视线落在他的脸上:“你的脸太白,眼睛太红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大的破绽,一旦混入人群,南泽宇就会显得十分异类,只一眼就能发现他。

    南泽宇没有说话,而是取出一瓶药,倒了两滴在手上,往脸上一抹,一瞬间南泽宇的脸就得腊黄,虽然仍是一副病态的样子,但却没那么显眼了,只是眼睛的颜色变不了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虽要求严格,但他并不是对所有人都严,至少南泽宇就没有这个待遇,见着差不多便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很快就走出这片小树林,来到一条小道上,北辰天阙站在路口,打了个响指,很快就有一群灰衣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灰衣人单膝跪在北辰天阙面前,神情恭敬,每个人的动作一样,表情也相同,如同训练有素的机器人,由此可见北辰天阙驭下之严。

    “护送三皇子回南疆,记住,一定要保证三皇子的安全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可耽误时间。”北辰天阙给了南泽宇面子,才说不能耽搁时间,不然他会直接说,一路不可停留。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,南泽宇的脸色也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这哪里是护送,这是监视,这是押送,可是他现在还要借北辰天阙的人,只能忍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交待完毕,北辰天阙吹了一声口哨,就见一匹通体乌黑的马,从不远处奔来,哒哒哒的马蹄声富有节奏感,且每一步的轻重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马停在北辰天阙身旁,前蹄屈下,半跪在北辰天阙身侧。

    南泽宇看了一眼,心里莫名的发寒,越发觉得北辰天阙这人可怕,心中暗道:以后一定要少与北辰天阙来往,这个男人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,就此拜别。”南泽宇收起心中的满,双手抱拳,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这种人能不得罪,最好还是不要得罪的好,他已经跟萧九安对上了,并不想再竖一个强敌。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,三皇子。”北辰天阙上马,居高临下的看着南泽宇,这一次南泽宇没有半丝不快,甚至还扯出一抹扭曲的笑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眼中闪过完一抹嘲讽,却没有说话,调转马头准备离去,可就在此时林中的树叶动了!

    沙沙的声音并不明显,可北辰天阙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出来!”北辰天阙立刻拉住缰绳,调头看向树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呃?”南泽宇愣了一下,顺着北辰天阙的视线看过去,只见一道朱红偏黑的身影,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!”南泽宇并没有看到来人的脸,只见这一身标志性的衣服,便猜到是谁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萧九安,一向只穿朱红色与黑色的外衣,不过他身上穿的朱红比平常人见到朱红要深一些,更接近黑色可又不像是黑色,就像是被鲜血染过的红色。

    这个颜色不是什么人都能穿得出来的,但萧九安穿在身上,就像是龙袍加身一般霸气十足!

    “大皇子,许久不见!”萧九安手持长剑,站在半丈外,视线落在北辰天阙身上。

    明显,他并不把南泽宇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南疆的三皇子虽然会躲,会下毒,可还不够让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来得很快。”北辰天阙适时下马,并不像对待南泽宇一样,居高临下的看着萧九安,而是下来,与萧九安平视。

    他的对手,值得他尊重。

    “本王招待不周,还请大皇子见谅。”北辰天阙都来了大半个月了,他要再找不到人,就显得他无能了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自然明白萧九安所指,笑了一声,问道:“你为解药而来?”

    这么多天了,也该把燕北王府掏空了,这一局他北辰天阙赢了。

    “不,本王为他而来。”萧九安的剑,指向南泽宇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怔了一下,否绝道:“恐怕不行,我答应过三皇子,要把他平安送到南疆,你这么做我很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动手罢!”萧九安上前一步了:“能劳动本王亲自动,南泽宇,你该感到荣幸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查到南泽宇跟北辰天阙在一块,他根本不会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非要来会会北辰天阙,而是北辰天阙的实力不亚于他,有北辰天阙在,他派再多人来也无用。

    与其做无用的牺牲,不如亲自动手!

    今天,他就会一会被十方世界,评为十步杀人一的杀神北辰天阙,有多么可怕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