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74章774伤口,不受重视的诸葛小大夫!

    第774章 774伤口,不受重视的诸葛小大夫

    要说这世间最了解王爷的人,墨七惜称第二,绝无人敢称第一,墨七惜要揭王爷的短,那绝对就是短。

    墨七惜一双银眸扫向纪云开,不怀好意地开口:“九安,我记得你以前说过,女人就是会哭泣的蝼蚁,如同垃圾一般半点价值也没有,根本不值得你花心思。不知,你的王妃是蝼蚁,还是不值得你费心的垃圾?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王爷有否认的机会,墨七惜果断又补了一句:“九安,你可千万别说你没有说过这话。你我都知道,这话,你不止说过一次。而且,你还说了,女人不过是传宗接代的玩物,天下女人都一个样,自私懦弱无能,只配当玩物。现在……你是要告诉我,你身旁这位就是你准备用来传宗接待的玩物?”

    玩物二字,墨七惜说得极轻,像是在刻意带过这两个字一样,但是……

    越是刻意带过,就显得这两个字越发的特别,纪云开知道墨七惜是在挑拨离间,但她更清楚,王爷绝对说过这话。

    甚至,王爷一直就是这样的人,压根就没有把女人当人看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这是墨七惜的计,但纪云开还是中计了。

    墨七惜这是阳谋,就算知道他在耍心机,也无法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好见识。”纪云开似笑非笑地看着萧九安,笑得越发温柔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王爷轻咳了一声,一派高冷之色,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要继续赶路了,诸葛大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才休息。” 纪云开不可思议地看向萧九安,这男人居然逃避了?

    王爷淡定地别过头,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,只催促诸葛小大夫带路。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好,我们走。”诸葛小大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知道听王爷的准没错。

    费小柴才被王爷收拾了一顿,现在也是乖乖的,王爷说走他就乖乖地起身,哪怕没有休息够也走。

    “九安,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”墨七惜刻意走到王爷身旁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生气,他面上甚至扬起了一抹笑,微微倾身,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七惜,你说……本王把你打包送去给零星宫的宫主,你猜会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找死!”墨七惜一怔,顿时就变脸了,毫不客气的对萧九安出招。

    这事是墨七惜心底的伤,谁提他跟谁翻脸,哪怕是王爷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零星宫的宫主零星,六年前与墨七惜结识,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晓,只知道一年后,零星对外放话,她看上了墨七惜的那双银眸,只要有人取得墨七惜的银眸,她将零星宫一半的资产送给那人。

    零星宫位于天武,是天武除了国家外最有钱的门派。零星宫一半的资产,差不多有天武半个国库的银子了,可想而知这是一笔多庞大的财产。

    不过,可惜的是……五年过去了,也没有人能取下墨七惜的银眸。

    “墨七惜,你不是本王的对手。”王爷似早有准备,避让了一招后,抬腿一踢,将墨七惜逼开了,之后……

    两人就打了起来!

    就这么打起来了!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纪云开、诸葛小大夫、费小柴三个围观群众,完全不知发生什么事了,就看到这两人打起来了,而且打得十分凶残,招招往要害处下手,两人周边的树木花草全部飞了,吓得纪云开三人不断后移,以免被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……在干什么?”纪云开初时以为两人只是过过招,越看越觉得不对,这两人打得就像是生死仇敌,就差没有动刀子了。

    “男人的事,你个女人少管!”呵斥纪云开的是墨七惜。

    战斗中的墨七惜十分可怕,那双银眸阴沉得吓人,银发随风扬起,如同刀子一样锋利无比,被发尾扫过,巨树应声倒地,树叶碎成渣……

    墨七惜明显是全力以赴了,王爷自然不可能有所保留。王爷气场全开,周围的花草树木瞬间失去精神,脚下的小草成片成片的枯死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间,便已是天地变色,风云变化,好不吓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、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吓得脸都白了:“这两人的战斗力,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费小柴是三人当中唯一一个懂武的,高手过招,每一招每一式都精彩万分,初时费小柴看得热血沸腾,可很快他就变脸了:“不好……小师妹,快,快叫他们停下来,墨七惜失控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控?”纪云开吓了一跳,想要去捕足墨七惜的身影,却发现两人交手的速度太快,她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停下,停下,快停下!”纪云开真得吓到了,连忙叫停,可打出火气的两人哪里听得到她的话。

    纪云开气急败坏的大吼:“我说你们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手!住手!你们快住手!这是药门,谁准你们在药门打架的!”就在此时,一道尖锐的声音,盖过了纪云开的声音,大声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不好,引来了巡山的师兄们。”诸葛小大夫小脸一白,整个人都吓坏了,连忙抓住纪云开的胳膊:“王妃,快,快叫王爷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毁了这么一大片地方,估计就是师父出面,也保不了他们了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,这下完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们……”药门的人已寻声而来,看到打斗中的两人,正欲呵斥,却不想眼神一转,就看到了诸葛小大夫,顿时大怒:“诸葛玉树,是你?谁准你回来的,还有……这两个人是你带来的?你好大的胆子,谁准你随便往药门带人的,你想死是吗?”

    “青山师兄,还有众位师兄好。”诸葛小大夫看清来人,瑟缩了一下,纪云开明显感觉到诸葛小大夫害怕此人。

    “诸葛玉树,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,立刻叫这两人停下,我还能为你求情,让门主对你从轻发落,不然你就等着……呵呵……”后面的话青山师兄没有说,但那一声冷笑,足已让人明白他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从这两人简短的对话中,纪云开明白诸葛小大夫在药门并没有多受重视,而这个青山师兄,更是不把诸葛小大夫当回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