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72章772圣裁,民意不可违!

    第772章 772圣裁,民意不可违

    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,一个只能被关在深宫里的女人,她就是有能天的本事,也掀不起一丝风浪,王爷压根就不把十庆郡主当回事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略一思索,便想明白了王爷的用意,笑着点头:“给她一点希望也好,免得她被逐出萧家后心生绝望,不顾一切,给她一点希望,才能让她有活下去的动力,才能继续折腾。”

    天启的皇后是谁都没有关系,只要能把凤卫队,把十方世界,把纪馨揪出来就好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那么一个不安分的人,坐上后位一定会把凤卫队折腾出来,她只要等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有十庆在宫里折腾,你只管看好戏即可。”王爷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之人,不管是十方世界,还是凤卫队,既然冒出头来,就别想再躲躲藏藏,不把他们逼出来,他就不是萧九安。

    至于十庆?

    他会信守承诺,不杀她,但也仅仅只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但愿……有好戏可看。”纪云开并没有萧九安那么乐观,但也没有先前那么担心了。

    左右,再艰难,也难不过她当初孤立无援的时候,现在她身边至少还有人护着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程,大多数是如此,纪云开醒来后就陪着王爷处理公务。

    京城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接过来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定下的十五天之约到了,而十五天到了,挡在别庄外的那堆石头,却连一半都没有清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十庆郡主当时立下的军立状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自逐出萧家。十庆郡主自是不愿,但留守在外的燕北军,怎么会容许十庆郡主反悔?

    留守在外的燕北军,看十庆郡主浪费了十五天的时间,还没有把他们家王爷救出来,生吃十庆郡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燕北军根本不给十庆郡主说不的机会,直接把消息传回燕北的萧家老宅,并将十庆郡主当日写的军令状呈到皇上面前,请圣裁。

    出于皇上的利益,十庆郡主不逐出萧家才是最好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皇上能煽动读书人,借莫问先生之死抹黑萧九安的名声,燕北军同样可以借这群读书人之口,将十庆郡主自逐出萧家的事,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当然,鉴于那群读书人对他们王爷的厌恶,燕北军并没有宣传什么好话,而是暗中散播萧家兄妹二人品性低下,兄长杀莫问先生,妹妹白纸黑字写下来的约定,也能反口否绝,半点诚信也没有。

    自莫问先生死后,那群读书人成天以骂王爷为快,凡是与王爷相关的人与事,都被那群读书人骂了个遍,哪怕是捕风捉影的事,他们也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更不胜十庆郡主这事妥妥的是铁案呀。

    暗中煽动此事的人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,就将十庆郡主立了军立状,却又出尔反尔之事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皇上不是王爷,王爷不想青史留名,学子文人爱不爱戴他,传不传他坏话,对王爷来说影响不大,但皇上不行,皇上不能不顾天下文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事情一闹大,皇上就是再想帮十庆郡主也不行,只能咬咬牙让十庆郡主,实践在军立状所写的条约。

    据闻十庆郡主收到消息,当场就吐了口血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这情景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一个自逐出萧家的郡主,一个没有任何依靠的郡主,根本不会有人管她的死活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被逐出萧家一事成了定局,由于王爷和纪云开都被“困”在别庄内,并没有人把此事往两人身上联系,自是不会有人将此事怪到王爷头上来。

    莫问先生之死一事,京中的读书人闹了十几天,仍旧还在闹,且有越闹越凶的趋势,但这些都与王爷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这会还“困”在别庄,外面的人怎么闹,他也管不着不是?

    初时,燕北军的人还担心、紧张,甚至一再解释,莫问先生死时,他们家王爷在别庄,不可能带人杀莫问先生。等到十庆郡主立下的军令状到期,燕北军就不再搭理这些闲得没事,天天在军营外静坐的读书人了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把挡在别庄前的石头搬走,把王爷救出来,至于这些闹事的读书人?

    这么多人天天坐在外面,总得要吃,总得要喝,总得要拉撒吧?

    这些都是要银子的,他们倒要看看,背后的人能支持这些人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背后的人能一直支持下去,他们也欢迎。这段时间,他们的人乔装在外面做茶水、小吃的买卖,可是赚了不少银子,这些人在外面坐的越久,他们就赚的越多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十分从容的,从容到让皇上心生不安。

    皇上总觉得这事不对,燕北军的反应不对,萧九安的反应不对,甚至连萧家和凤家的反应也不对。

    萧家前几天还因为萧少戎的事闹腾不休,这怎么突然就安静下来了?

    还有凤家,前几天凤家主不是出来了,要重新夺回凤家的权利吗?

    怎么还没有两天,人就病倒了?

    最最奇怪的当属燕北军。就算萧九安困在别庄有吃有喝,短时间内死不了,但燕北军也不至于如此冷静才是。

    “查,给朕查,萧九安和凤祁到底还在不在别庄?”皇上并不蠢,只是太多事情转移了他的注意力,让他一时没有想到这上面,现在想到了,他自是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而皇家暗探也不是吃素的,在萧九安、纪云开一行人抵达药门之际,他们也查到了萧九安、凤祁、纪云开、萧少戎早就不在别庄的事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的行踪?

    皇家暗探一时还未查到。

    皇上收到消息,气得险些将御书房给砸了:“欺君罔上,简直不知所谓。还有你们这群蠢货!他们十多天前就从别庄出来了,你们现在才发现,朕……养你们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皇家暗探低下头,一脸羞愧,半句也不敢为自己辩驳。

    “查,给朕查,查出证据了,朕要把这事办成铁案,你们明白吗?”皇上到底还知道什么事最重要,发泄一通后,就让暗探立刻查找萧九安一行人的行踪,最主要的是拿出萧九安一行人早早离开别庄的证据。

    他要借此事,加上莫问先生死之事,夺萧九安的兵权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