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69章169他们,相爱相杀!

    第169章 169他们,相爱相杀

    纪云开可以不去查端王妃为何非逼她献艺不可,萧九安却不能不查。

    他这人一向不喜欢活得不明不白,就如同他明知自己的身世有问题,知道会有麻烦,他仍旧坚持去查。

    他宁可直面惨烈的真相,也不愿意活在虚假的花团锦绣中。

    一回到王府,萧九安就让人去查此事,同时让人盯紧端王府,密切注意南泽宇的动向。

    说来南泽宇也确实是一个人才,他在躲藏方面十分有天赋,且警觉心极高,他的人才发现南泽宇藏身在端王府,南泽宇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带着那么重的伤,还能跑得这以快,可见这人确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而此时,被萧九安评价为不简单的南泽宇,正如同丧家之犬一般,躲在一处地宫根本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所谓的地宫并非地下宫殿,而是坟墓。

    南疆瘴气横生,沼泽地居多,环境以阴暗潮湿为主,气候极其恶劣,而地宫也是这样的环境。

    相比太阳光下,南泽宇更喜欢地宫的环境,而且躲在地宫里,他也不用担心会被萧九安的人找到。

    但是,喜欢地宫的环境,并不表示他愿意一直呆在地宫里,愿意一直不见天日,一直躲躲藏藏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南疆就是湿气再大,瘴气再重也有天日可见,周边也有族人,可地宫不同,若大的地宫里,除了死尸外,就只有他一个人活人,呆久了他都觉得自己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,我得想办法出去。”一连在地宫呆了四天,南泽宇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心理上的,还有身体上的。

    之前他中了纪云开的天医神针,而且还是三针,为了将这三枚针取出来,他在自己身上挖了三个口子。

    南疆有上好的药材,可再好的药材也无法在短时间内,修复他被金针钻的千仓百孔的身体,更不用说地宫的环境根本不适合养伤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的伤势不仅没有恢复,反倒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愤愤的将干硬的馒头吞下,又往伤口处耍了一些药粉,南泽于呈大字型躺在地上,看着头顶上唯一的光亮。

    这是地宫唯一的缺口,也是地宫唯一能见到光的地方,有这个小口子在,他才能一直生活在地宫。

    看着头顶的光亮,南泽宇的阴郁的脸平静了许多:“十庆,为了你,我才会这么狼狈,你要再敢骗我,我定会把你绑回南疆,永远不让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十庆,再等等,要不了多久萧九安就会死,到时候你执掌燕北军,我拿下南疆,我们一起称霸天下。”

    许是药起效了,说着说着南泽宇就闭上了眼,可刚一合眼,地宫上方就传来一阵声响,紧接着是三长两短的暗号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南泽宇立刻惊醒了,伸手按下机关,只见地宫的石门缓缓打开,一青衣男子逆着光,缓缓步入地宫内。

    光线太强,男子的脸被光线模糊,看不清他的脸,只觉得他气质极佳,气宇轩昂,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,可偏偏又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直到男子走进地宫,光线暗了下来,这才能看清他的长相,看清他那双浅色的眸子,以及眼眸中的暴戾、狂妄,以及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一个骄傲的男人,他的出身必然也十分尊贵,不然养不出这种唯我独尊的狂妄。

    而且这男人长得极好,五观如同刀削,眼眸深遂,每一处皆是完美,可不管何人看到他,第一眼看到的绝不是他的长相,而是他与生流露出来的高贵气质,以及不可一世的张狂。

    这男人便是由北辰皇帝亲手培养的,从一群狼崽中厮杀出来的,最有可能成为北辰继承人的北辰大皇子北辰天阙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,北辰皇后之子,他的嫡亲弟弟死在萧九安的剑下,而老燕北王则死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也是唯一能让萧九安视为对手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来?我都等你多少天了!”南泽宇虽然不高兴,但却不敢把话说得太重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有一种人天生就有强大气场,让人不自觉的气弱,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,比如面前的北辰天阙,又比如萧九安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气场极强的杀神,萧九安还要稍安一些,他更加沉稳内敛,北辰天阙却是毫不掩饰,南泽宇都觉得,他似乎能在北辰天阙身上看到一层血光杀气。

    “拿着,今晚就走,短时间内不要出现在天启。”北辰天阙看也不看南泽宇,随手将一个包裹丢给他。

    “今晚?怎么?萧九安这么快就有动作了?他不可能查到证据才是?”端王府中所有关于他的痕迹都抹除掉了,萧九安不可能找到证据才是。

    而没有证据,任凭萧九安如何怀疑,也不可能对亲王府下手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萧九安跟你一样吗?做事讲证据?我们这种人需要跟谁讲证据?”北辰天阙居高临下的看着南泽宇,毫不掩饰眼中的轻蔑与不屑。

    这种看低等生物的眼神,让南泽宇十分不爽,当即爆怒:“北辰天阙,你够了!”

    虽然他心里挺怵北辰天阙的,但他也是南疆的皇子,北辰天阙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?

    他和北辰天阙是合作,他不是北辰天阙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说错了吗?南泽宇,你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身上,我跟你说过多少回,女人不过是玩物,你喜欢,把人带走玩几年就好了,为了一个女人,你看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?”最主要,居然坏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十庆是不一样的,北辰天阙,我的事不用你管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南泽宇强撑着站了起来,一脸阴鸷的看着北辰天阙,不肯退缩。

    身为皇子,他有他的骄傲,他宁可站着死,也不跪着生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给我惹事,你当我愿意管你。”北辰天阙一脸不屑的收回视线,根本不把南泽宇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只有萧九安才配得到他的另眼相看,才配让他视为对手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