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68章768憋屈,王家太可怕了!

    第768章 768憋屈,王家太可怕了

    王爷和凤祁一行人并没有在琉璃坊多呆,呆了一天一夜,了解了京城的动向后,王爷果断带着纪云开和墨七惜出城了,把凤祁和萧少戎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家如今正拿萧少戎摔下来的事大闹,虽说别庄的人想办法传了消息出来,说萧少戎命大,挂在树上,没有生命危险,可萧家人仍旧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当时十庆郡主可是说好了,十五天挖开路,把别庄里的人救出来,结果皇上非要别庄的人,用天灯‘飞’出来。

    皇上明明看到,纪云开乘天灯出了事,还不顾里面人的安危,执意要他们乘坐天灯出来,这不是故意要人命吗?

    萧家人不干,执意要皇上给一个说法,哪怕萧少戎没有生命危险,这事也不能就此了结。

    皇上头痛不已,只能把这事推到十庆郡主身上,十庆郡主现在压力重大,哪里肯背这个锅,拒不承认她有提意,让别庄的人用天灯“飞”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不承认归不承认,十庆郡主却没有与皇上撕破脸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依现在的情况,要是她在十五天内,没有办法清出一条路来,不管是燕北还是萧家,都不会让她回去,她现在还不能得罪皇上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不想得罪皇上,又不愿意为皇上背黑锅,很快就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,皇上甚至把抽调给她的兵马,调了一半回去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手上本来就没有人,好不容易磨的皇上给了她五千人,来别庄清路,现在皇上调走一半,剩下两千五百人怎么也不可能,在半个月内把路清出来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心里憋屈,为了不被逐出萧家,只能低下头去求皇上,只是皇上那人是那么好求的吗?

    十庆郡主不付出代价是,皇上怎么可能会帮她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与皇上做了什么约定,外面的人不知晓,只知道磨了三天后,皇上给她派人五千人,还派了工部的官员协助她。

    “十庆郡主还是有几分本事的。”凤祁与萧少戎依旧呆在琉璃坊,并没有露面,两人收到消息,赞了十庆郡主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本事……不过是出卖燕北王,出卖燕北军罢了。”端王世子为人一向和气,但提起十庆郡主却没有一句好话。

    “能说动皇上,让皇上帮她,就是本事。”凤祁对十庆郡主没有好感,却也不小觑十庆郡主的本事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能走到这一步,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被皇上利用罢了,皇上想要和平拿下燕北军,她是最好的一颗棋子,她自己明明看明白了,却装糊涂为皇上办事,对得起她的姓吗?”端王世子对这种“吃里爬外”的女人,尤其是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萧少戎不由得失笑:“世子爷,你姓赵。”

    按端王世子的立场,他怎么也得站在皇上那边才是,怎么十庆郡主与皇上合谋,他这个赵家的世子爷,怎么比他和凤祁还要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跟你们家王爷合作,自然要站在我的合作方这边,王爷出事了,我首当其冲要倒霉。”一次次被皇上打压,却从来没有享受过,赵姓子弟的好处,端王世子对皇室彻底的失望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燕北王做皇帝,他得到的好处更多,至少他可以带兵,可以参政,不像现在这样,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经商以自保。

    他是挺喜欢经商的,在这一行上也有天赋,但喜欢和有天赋,并不表示他愿意以此为职业,做一辈子。

    他打小学文学武,可不是为了做一个商人,但当今圣上却逼的他,除了做商人外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,他就希望自己不是赵姓子弟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也在想,为什么他的父亲,当年就不努力一把争一争皇位?

    要是他父亲是皇上,他怎么样也有希望不是?

    结果同样是皇孙,他一出生就失去了争斗的希望,真是想想都可悲。

    “你这想也对。”萧少戎不知端王世子这话,是故意说给他听的,还是心里就怎么想的,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接话,含糊的应了一声,就不再提此事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一件,他们能提的事,哪怕这里是琉璃坊,哪怕这里的消息不会传出去。

    “凤祁,王家的事查的怎么样了?”萧少戎收起在王爷面前的嬉闹,一脸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虽是萧家少主,但这些一直为王爷办事,手中的人脉都在燕北军中,在京城他私人能动用的势力还真不多,要是王家的事,只能凤祁出马了。

    凤祁虽刚回凤家不久,但他是一个极有眼见,也极有魄力的人,别看他不显山不露水,他在京城的势力却不小。

    “王家是不是与十方世界有关,暂时还没有消息。不过王家那位少主,我让人仔细查了一下,他虽是王家嫡系血脉,但为人却是不学无术,私下更是荒唐,王家很多人都他都不满,只是他占了出身,便成为了王家少主。”凤祁缓缓开口,不见一丝急迫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王家这位少主的死,对王家不仅没有影响,反倒有好处?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王家死一位少主很有可能,就是为了迷惑大众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我猜测这步棋,王家或者说十方世界准备了很久。王家少主死了,他母亲私下却不曾有一丝悲伤,好似早就料到一样。”这是他安插在王家的人,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而且,王家家主与王家主母,对这位少主十分溺爱,或者说是纵容比较妥当。只要这位少主想做的事,不管是杀人还是放火,王家人都随他,从不指责也不劝阻。甚至,他不想读书就不读,对他没有一丝要求,完全不像是在培养继承人。”凤祁先前对王家不熟,这位王家少主也极少出现在人前,每次出现在人前都是人模狗样的,谁知他私下如何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王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?或者说这就是他们计划的?推一个无用的少主出来,混淆视听,摘除自己的嫌疑?”萧少戎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地看着凤祁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王家也太可怕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