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66章766打算,目中无人的!

    第766章 766打算,目中无人的

    十方世界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,王爷并不认为,端王世子有知道的必要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让凤祁拿出那块寒玉,而是问凤祁:“能画出来吗?”

    凤祁怔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个图很复杂,但他却牢牢将其记下,别说只画其中一个角,就是将整副图画出来,他也做到的。

    不需要王爷多言,凤祁起身走到摆了纸笔的桌子前,吸了口气,提笔将萧少戎所说的,疑似王家令牌的图案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祁画得不快,每落一笔都带着说不出来的严肃与认真,笔锋间隐隐有杀气,与他平时给 人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看着凤祁,莫名觉得有点陌生。不过,知趣如端王世子并没有开口寻问,他知道这五人有秘密,且没有告诉他的打算,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这世间,谁没有一点秘密,而且比起整天算计来算计去的生活,他更喜欢现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平淡却不简单,充实却不危险,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,但也是一个野心不大的人,他现在这样就很好,他可不希望和燕北王一样,成天风里来,雨里去,就算什么也不做,呆在家中也有人算计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凤祁就将图案画好了,端王世子看了一眼,肯定地道:“是王家令牌的图案,我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王家就好。”王爷语气冰冷,没有波澜,端王世子听不出喜怒,心中有几分好奇,但看众人严肃的表情,知道这事恐怕非同小可,端王世子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一向知趣,见王爷几人间的气氛不对,以给几人准备吃食和住处为由,先一步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住处和吃食这种东西,自有管事的人负责,哪里轮得到他这个世子爷出手,端王世子此举,不过是给他们留下谈话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聪明人。”自见到端王世子后,就一直不曾开口的墨七惜,开口赞了一句。可见,墨七惜对端王世子的评价有多高。

    “可惜命不好。”萧少戎知觉地走到门外,为众人放哨。

    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,就算是他们看着再好,再安全,也不得不防备。

    确定没有问题,萧少戎给了王爷一个手势,王爷点了点头,便对凤祁道:“四大世家的事,还需要你们自己去查。王家的事……就交给你和少戎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天医谷那里……你们最好自己去了一趟,我和费小柴知道的并不多,师父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们。”凤祁眉眼间仍存着一丝忧伤,但却不像先前那么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天医谷……有机会,本王会与云开会走一趟。”从凤祁与费小柴若有所指的话中,萧九安隐约猜到纪云开与天医谷的关系不一般,先前他不在意,但现在却不得不在意。

    凤祁愣了一下,看了纪云开一眼,点头道:“也是……你们去一趟也好,有些事总要面对,有些人总要去见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叹了口气,果然……有些事,还是躲不掉。

    “神医谷是不是,有与我相关的人?”纪云开承认,她从费小柴的话中猜出了一些什么,只是她一直在逃避,今天凤祁把话说到这份上,她要再逃避似乎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相信聪明如云开早就猜到了,要不然费小柴一开口,她也不至于立刻就备上大量的鲜果、果树,命人送到神医谷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纪云开露出一抹苦涩地笑,“谷主也就是我师父,新娶的夫人……是不是姓云?”

    她早有猜测,只是懒得去管,她毕竟不是原主,对原主的父母……实话,她没有什么期待,尤其是对母亲,她从来没有期待。

    母亲这个角色,带给她的只有伤害,血淋淋的伤害。

    先前,费小柴告诉她,他小娘有孕,她是狠狠松了口气。得知对方想要吃瓜果,她毫不吝啬一车车送过去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还对方的生育之恩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有些事,你还是亲自去问问比较好。”作为被遗弃,被丢下的那个,凤祁知道纪云开心里肯定不好受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世间很多事,有时候并不是自愿的选择,而是不得已。

    可惜,纪云开无法接受:“师兄,我已经大了,我有了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不管当初有多少情非得已,有多少不想的,原主被丢下都是事实,而且原主死了,再见又能如何?

    就算她能代原主原谅,可原谅之后呢?

    她已经长大了,大到不需要母亲,她有了自己的家,而她的家没有母亲的位置,更没有同母异父兄妹的位置。

    凤祁叹息了一声:“我不劝你什么,我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师娘不来找小师妹的原因,也是师娘不想小师妹知道她存在的原因。

    要不是十方世界的事牵扯到了天医谷,他也不会将此事戳破,他会任由小师妹装傻,就这样彼此心知肚明,却什么也不说的糊涂下去……

    偏偏十方世界的事,扯到了天医谷,他不得不把此事摆到台面上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沉默不语,显然并不想谈此事。

    王爷看了一眼,并没有劝说安慰的意思,就好像凤祁与纪云开不曾交谈一样,冷静而果断地对墨七惜道:“七惜……去查一查药门。”

    墨七惜迟疑了一下,却仍是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据点被人挑了不错,但只要他是墨七惜,这天下就没有他查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十方世界挑了他的据点,这个仇……他会报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各自休息吧。”王爷也不多言,起身道。

    凤祁却在这时开口:“老师的事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打算?本王需要什么打算?杀人的是本王吗?”实话,王爷还真没有把莫问先生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也许在十方世界的人眼中,杀死莫问先生栽赃陷害给他,借皇上和天下读书人的势力,能牵制他,压制他,但他知道他不会因此事向皇上、向读书人妥协。

    “皇上不会放过你,天下读书人也不会放过你,至道学宫更不会放过你。”凤祁相信,这些萧九安都知道,可他仍旧毫不在乎,可见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正是个目中无人的主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