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64章764关联,终于有了发现!

    第764章 764关联,终于有了发现

    莫问先生的住处,官府的人并没有翻动过,一应摆设仍旧是和原来一样,甚至连打倒的杯子,也没有扶起来。

    凤祁进来后,看了一眼,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莫问先生藏在书格后笔记,打开一看,赫然是十方风云录,看字迹应该是新写的,或者是重新眷写的。

    看到熟悉的笔记,凤祁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总之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凤祁草草翻了数页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便合上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节哀顺变。”纪云开不知道除了这句外,还有什么可以说的。

    实话,莫问先生的事,他们很意外。

    他们刚想从莫问先生身上下手,对方就拿莫问先生的命,栽赃陷害萧九安,他们也不知这是巧合,还是对方事先就安排好的……

    凤祁点了点头,吐了口气才道:“我们找找看,看看老师有没有给我们留些什么?我老师那人虽然性格孤僻,极少与人打交道,但最是通透不过,他应该是猜到了自己的下场。”所以,没有任何挣扎,就选择了死亡。

    “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。”王爷在屋内坐下,并没有翻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祁轻应了一声,招呼纪云开陪她一起找,纪云开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一通查找过后,凤祁与纪云开把莫问先生的住处翻了一个遍,却没有找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两人相视一眼,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本风云录,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”凤祁晃了晃手中的手,神色中带着一丝抑郁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估计错误?老师什么也没有留下?

    王爷点了点头,起身道:“时间到了,先出去再说。”他的人只能拖住半个时辰,再多就会引起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祁再次扫了一眼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终是踏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,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,还能看到院中那棵大树和大树下的石桌。

    不自觉地,凤祁走到石桌旁,摸着冰冷的石桌,叹息:“老师最喜欢在这里下棋,偶尔天气好,也爱在这里吃饭,说是在这里他就觉得自己还在父母身边。”

    凤祁又走了两步,来到树旁:“这棵树是老师移过来的,据说是从他家里移过来的,是他出生的那日,老师的父亲为他种下的一棵树,现在老师死了,这棵树……”

    凤祁一顿,还是看向萧九安:“王爷,能不能请你出手帮个忙,让这棵树陪老师一起走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这不是多麻烦的事,萧九安没有拒绝,上前碰触树干……

    天色太暗,众人看不到大树的变化,只知道一刻钟后,枯叶不断落下,不多时就洒下厚厚一层,而枯叶落完后,树枝也开始飘落。

    一棵树,从鲜活到枯死,只需要一刻钟。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,但此刻萧九安却让人看到,这么不可思议的事,也能发生……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,王爷这鬼见愁的杀气,只能办坏事,没想到还能办好事。”萧少戎看着枯死的大树,不由得摇头。

    王爷果然非凡人,也只有王妃这种人,才能克的住王妃。

    凤祁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地站在一旁,当树木完全枯死,他才上前跪在树下,郑重地叩头……

    他用这棵树,代替他的老师莫问先生。

    只是一叩下,凤祁就愣住了,然后不顾地面的脏污,伸手去扒开地上的枯叶,用将扒开地面上的土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他这样,就知他有发现,萧少戎立刻递上一把匕首,凤祁道了一声谢,接过匕首,三两下就挖出一块……寒玉。

    凤祁并没有取出来,只是挖开了一个口子,寒气却倾泄而出,周身的温度瞬间下降,让人不自觉地想要拢紧衣襟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萧少戎蹲在凤祁身旁,一脸不解地道,伸手碰了一下,发现这块冰冷的石头冻的吓人,徒手根本无法碰触。

    “寒玉,老师跟我说过,他年轻时误入了一个很美的地方,在那里发现了冰寒的玉石,这玉石能保人的尸首万年不腐。”凤祁用匕首割了一块衣袍,隔着衣袍将地里的寒玉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……莫问先生可有具体说什么?”萧九安猜测,莫问先生说的,十有八九就是十方世界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凤祁摇了摇头,将寒玉握在手上,突然他顿住了:“你们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九安、纪云开、墨七惜同时上前,四人看到凤祁所指,有片刻的怔仲,最后还是墨七惜开口:“这个图案……我记得药门的标志,有一点像这个图案的一角。”

    寒玉的另一面,雕刻着一副复杂而古朴九角形图案,这个图案他们从来没有见过,但细看又有部分认识。

    凤祁指着图案的一角,道:“这是天医谷令牌上的图案,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萧九安脸色一沉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,曾经天医谷的令牌一直由我保管。”正是因为看到了熟悉的东西,凤祁才会这么震惊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脸深思,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莫问先生是要告诉我,这就是十方世界吗?”

    先是十方风云录,现在又是这块刻有九角图案的寒玉,要说两者没有关系,她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老师他不会做无用的功,小师妹你说的应该没有错,这个图十有八九与十方世界有关。”凤祁站起来,将手上的寒玉举到墨七惜和萧九安面前:“你们看一看,还有没有熟悉的?”

    结果萧九安和墨七惜没有看到熟悉的地方,反倒是萧少戎指着其中一个角,道:“这个角落……和王家的令牌有点像,不过我也不敢肯定,我只在好几年前见过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连世家也渗透了吗?”凤祁想起野心勃勃的王家,似乎王家的行为,确实与他们这些世家不像。

    王家更加的激进,更加的汲汲营营,当然野心也更大……

    “先离开至道学宫再说。”萧九安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,示意众人先走。

    这地方并不适合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祁一怔,飞快地将寒玉包裹起来,在燕北王府暗卫的掩护下,悄悄地离开了至道学宫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