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62章762飞虫,没有资格!

    第762章 762飞虫,没有资格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小蛇摔在地上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而一条死蛇,再毒也惘然。

    “你,你居然摔死银蛇王。”纪馨瞪大眼睛看着纪云开,眼中满是愤怒,“你知不知道南疆千百年,才能出一条银蛇王,这可是南疆的圣物,你摔死了南疆的圣物,你怎么跟南疆交待?”

    “好笑。”纪云开没好气的笑了一声:“南疆的银蛇王是你偷出来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与其关心这种身外之物,不是应该关心,没有银蛇王傍身的你,该怎么办吗?”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,你是恶魔,你太可怕了。”纪馨踉跄后退两步,看纪云开的眼神透着恐惧。

    现在,她不仅仅是防备纪云开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纪馨似有失神,眼眸一闪,往前逼近一步,状视不经意地却有自信地问道:“多谢夸奖,现在……你是不是该告诉我,十方世界在哪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知道十方世界?”纪馨又退了两步,纪云开再次上前,不过仍与纪馨保持一臂的距离。

    她能控制百草生长,身上有各式各样的种子,纪馨这女人能控制百兽,谁知她身上还有什么毒物,她可不想再被纪馨的毒虫咬一次。

    听到纪馨的回答,纪云开心中一怔,面上却是满不在乎地道:“有什么奇怪的?这一切摆明了是十方世界的手笔,我会知道不是正常的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旁人听不懂,但纪云开相信纪馨一定能懂,纪馨一直认为,她也是重生来的,但事实上她真的不是,至少她就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……不对,你在诈我?”纪馨突然大叫一声,瞳孔再次放大,“纪云开,你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诈你吗?”纪云开的反应十分平静,叫人看不出真伪,哪怕是在宫里生活了十几年的纪馨,一时也分辨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“纪馨,你现在跑不掉,你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回答我的问题,十方世界在哪里?”纪云开承认,纪馨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,但再厉害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一个自从出生就生活在后宅,从来不曾走出来,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的女人,就算再聪明,再有手腕,也有限。

    聪明是一回事,但格局与见识又是另一回事。纪馨确实有手腕,有脑子,但她的心计都是女人间的争锋吃醋,她的聪明都用在后院之地,如果她选择上辈子的路,也许能成功,但明显的……

    纪馨选择了另外一条路,而现在的她还没有足够的格局与见识,来撑起她的野心。

    “我跑不掉,你也奈何不了我,不是吗?”诚如纪云开所说的那样,纪馨并不蠢,想要诈到她的话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耗着,我看你能耗几天。”纪云开承认,她确实奈何不了纪馨。

    “我耗多少天都无事……但是,你们能耗几天?莫问先生死了,祁家家主、少主死了,你们认为下一个会是谁?”纪馨眼眸一转,视线落在魔教教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魔教教主心中一怔,眼中闪过一抹不安。

    “教主的儿子叫谢雍对吗?”纪馨巧笑俏兮,不复先前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魔教教主勉强稳住心神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,你的儿子也别想活。”纪馨冷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”魔教教主大怒,以手为爪扑向纪馨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纪云开反应极快的拉住他,却仍旧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?你还不够格。”纪馨大笑一声,往后一退,只听见嗡的一声响,成千数万的飞虫,从她身后涌出,飞向魔教教主和萧九安几人。

    “快闪开。”纪云开第一时间发现异常,往一侧扑倒,身后的萧九安、凤祁几人反应迅速,第一时间避开了,只有魔教教主冲在最前方,一时闪避不急,被飞虫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。”纪云开低咒一声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他们奈何不了纪馨,就是不知纪馨身上还有多少毒虫,不敢轻易靠近她,结果他们防备了半天,魔教教主去冲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此刻,唯有纪馨还站在,她居高临下的看着纪云开,笑的妩媚而危险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飞虫正中魔教教主,魔教教主惨叫一声,痛苦的掩面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状,再次挥出手中的藤条,可却晚了一步……

    纪馨张狂的笑了一声,嗡嗡的声音再次响起,就见馨身后突然冒出一团漆黑阴影,这团影子飞速的散开,将纪馨团团包裹住,并带着她往后移动,纪云开挥出的藤条打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纪云开这一击落空,就是萧九安与凤祁前后攻击亦是落了空,阴影包裹住纪馨,便飞快地后退,不过眨眼间,就消失在山野间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想自插双目,跟这样的女人过招,简直是伤眼睛。”纪馨一走,萧少戎就站了起来,看到魔教教主脸上的飞虫,瞬间就明白了包裹纪馨的阴影是什么,恶心的直搓胳膊。

    “没有毒,万幸。”纪云开也在第一时间起身,为魔教教主检查,“得先把脸上的虫子弄下来。”

    魔教教主满脸都是虫子,密密麻麻,看得人头皮发麻,萧少戎第一时间退得远远的,王爷亦是看了一脸就退开了,墨七惜和他的手上更是直接不上前,退得远远的……

    凤祁稍好,朝纪云开笑了笑才退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力,只得求救黎远帮忙,却不想一直站得稳当当的黎远,突然跑到一旁狂吐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纪云开扫视一圈,却发现没有一个人能帮忙,顿时无力的抚额。

    这群大人,要不要这样?

    “啊……痛死我了,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帮我把脸上的虫子弄下来。”魔教教主想要伸手去抓,可不知怎么回事,他怎么抓也无法把虫子抓下来,只抓的满脸是血,虫子一咬就更痛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我……给你用火熏。”纪云开看着魔教教主满脸的虫子,亦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想到纪馨离去时,周身被飞虫围绕,顿时一个机灵……

    她突然发现,还是花花草草的好,要她跟纪馨一样,成天跟飞虫打交道,她肯定会恶心坏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